不断修正自己 走正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

苦苦寻求终得法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早在一九七四年,我因体弱多病,开始接触了气功,但是尽管练了二十多年也没有弄清炼功的真正目地是什么?更不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只觉的气功很神、很玄奥,冥冥之中仿佛觉的有高深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不得而之。因此总想探个究竟,所以到处寻找高德大法、寻找明师高人。

几年后,气功出现高潮。我参加了许多从市到省到全国甚至国际气功会,一心想找高德大法。可是开来开去发现都是祛病健身那一层次的东西,讲的多是功法呀,什么功能呀,什么气功治病等等。而真正高层次上的东西却没有人讲;我感到失望。只好想从书中去寻找答案,于是看了不少儒、释、道的书:“易经”、“道德经”、“心经”等等。现代的气功书、气功杂志能找到的几乎都看过;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以后又山南海北走了一圈拜访了一些和尚道士,费了不少周折可是什么也没得到。

一九九六年,我在书摊上买到一本《转法轮》。看后,我发现想要找的东西全在书里,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了。我知道了:气功就是修炼,生命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从此走上一条真正修炼的路,一条返本归真的路。

我不会说我不炼功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洪吟(二)》〈心自明〉)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邪党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了。面对各种宣传工具的污蔑、诽谤,面对邪恶一次一次的骚扰,我认定了就走修真善忍这条路。管你狂风与恶浪,我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洪吟(二—)》〈心自明〉)”。

二零零零年夏天,我和同修在街上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在哪里都要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刚踏進舍房的门,里面一个声音问道: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堂堂正正的说:“是”。她们说:“一看就象。”接着我就给她们讲真相。

第二天,又有一个大法弟子被绑架進来,我就和她一起讲真相,白天我们一边做工一边讲真相;晚上熄灯后躺在“床上”,我和同修一起背《洪吟》给大家听。我们轻轻的读,大家静静的听,整个监房一片祥和。全监房的人都明白了大法真相,知道大法好,有的人要我们教她炼功,有的人表示回家后就炼。

几天后,我突然发“高烧”,牢头看我烧的厉害就说:你去炼功我给你放哨。全监房的人对我们都很好。火辣辣的夏天,牢房里到处晒的滚烫,我已接连高烧七、八天,心里暗暗想:“这么恶劣的环境不知我能承受多少?”转念又一想:“管它的,放下生死就是神。”突然,我看见师父的法身显现在眼前,金光灿灿的。我顿时精神振奋,是师父在看护着我、鼓励我。我知道师父时时都在我身边,深深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天我和同修切磋说:“我们是好人,不应该呆在这地方。”第二天管教查房时,我对她说:“我想和你谈谈。”她让我到她办公室去。我对她说:“我发高烧好几天了,我要回家去。”她问道:“你是哪儿送来的。”我说:“区公安局。”她说:“我跟他们打电话联系,但是你要向他们保证不炼功才能出去。”我心里想:“我才不会说我不炼功。”我的思想就非常坚定的定在这一念上。第二天,区公安来了,谁也没有要我保证什么,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曾举报我的人现在也念法轮大法好了

从看守所回家后,邪恶又非法对我判刑,监外执行三年。把我作为重点监控对像。平时由护院的人监视我的行动。过年过节或所谓的敏感时期,六一零、派出所、居委会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将我软禁在家里。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谁来我就给谁讲。那个护院的人很邪恶,常常到邪恶那儿诬告我。为此她遭了三次恶报:一次摔断了鼻梁,两次手臂被摔断了。

由于她的诬告,邪恶加重了对我的迫害,抄了我的家,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到深夜。我觉的这人真可恨,摔了活该。随着不断的学法,心性不断的提高。我认识到:我是修炼的人,我不是修善的吗?

“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我悟到,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更不应该有怨恨之心。尽管她干了坏事,也是被邪恶宣传毒害,被邪恶利用着干的。毕竟她也是大法洪传时的生命,应该慈悲对待她。于是我主动的去给她讲真相,劝她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开始她态度很不好。不管她怎样,我是真心为她好。我一次又一次的给她讲,并常常告诫自己要以熔化钢铁般的善心对待她。慢慢的她的态度变好了,也不知讲了多少,十次、八次她终于醒悟了,一天她对我说:“你炼了(法轮功)好,你就炼嘛。”我又教她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就一遍一遍的跟着我念。大法唤回了她的良知,一个生命觉醒了,我发自内心的为她高兴。

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制止了邪恶

二零零三年,我市一大型企业迫害大法弟子非常严重。厂里的法制科积极配合六一零绑架大法弟子到劳教所,扣大法弟子的工资,还经常在厂内办洗脑班,转化大法弟子。每天晚上治安巡逻在家属区用喇叭喊诬蔑大法的话,害人害己。最近厂里又准备办洗脑班,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洗脑。

我们几位同修知道情况后,反复读了“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和师父对此文的评语。我们决定整体配合,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制止迫害,从而救度众生。我们做真相资料、写劝善信做成不干胶。又分头通知其它地区的同修发正念、寄信、打电话配合厂内的同修讲真相。

一时间厂里的同修在家属区的主要路口都贴上劝善信,还把不干胶贴在法制科头头的家门边,还送到他办公桌上了。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厂内外同修整体配合高密度发正念。没过几天就听法制科那头头说:传单都发到办公桌上来了,他不整了。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制止了邪恶。从此单位不再办洗脑班了。晚上,治安巡逻也不喊诬蔑大法的话了。这件事充分体现了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

清除邪灵烂鬼的干扰

一段时间我们地区做资料的同修之间发生了矛盾。遇事大家互相埋怨、责怪,有时甚至象常人一样一说就炸,说的不好一甩手就不干了,互相不配合,做好的资料有时也送不出去。影响了讲真相、救度众生。怎么出现这种情况呢?我觉的很烦恼,面对同修的指责,我感到委屈、难受。我们是修炼的人,遇到矛盾应该静下心来学法,查找自己的不足。

我平心静气的想,啊!原来我思想深处对同修有那么一股怨气,平时看到我们地区一些年轻同修自己有电脑,技术也很好,经济条件不错可就是不愿做资料,等着我们这些一点不懂电脑的老年人一点一点的学着做,遇到困难时常常在心里埋怨他们,不知不觉形成了执著心。再有自己也不想过多的付出,想多给自己留点时间学法,有一颗为私为我的心。有时思想里会出现着这样的念头:我讲了多少真相,我劝了多少三退,或者我做了多少资料,我教多少人电脑。原来我还有这么多自我,这么多私心。平时忙于做事忽视修自己,那段时间也很少静下心来找自己的不足。

大法成就的是新宇宙的生命,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旧宇宙的生命是为私为我的,新宇宙的生命是为他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私心是修炼人根本的执著,是所有执著的根。要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必须修去为私心。一个生命要返回纯真的本性必须从根本上去掉私心,哪怕一思一念都必须去掉。我喜欢同修的一句话:放下自我把众生装在心里。

我认识到旧势力的因素在干扰破坏资料点,邪灵烂鬼看到我们的执著加强它,放大它,在同修之间制造间隔、制造矛盾。从而干扰破坏同修做资料。以此考验大法弟子。思想清楚了,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因素和邪灵烂鬼的干扰破坏。几天后,资料点的同修主动向我道歉,我们互相都找到自己的不足,矛盾化解了,大家的心性提高了,互相配合默契,共同溶入到正法之中。

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体悟道,在矛盾中,无论觉的怎么委屈、无论觉的怎么痛苦,首先要找一找自己的原因,自己在法上吗?自己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自己达到法在这一层对你的要求吗?也就是说在矛盾中无条件的向内找,这就是修炼,这样就会提高,就会升华。

在巨难中,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七年。七年中有过关、过难时剜心透骨的痛苦,也有心性升华后的喜悦,更多的是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赋予我们的一切。

七年来我和其他同修一样努力的做着三件事,无论是发资料或是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随意而做。这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份。我深知修炼的严肃性,越到最后,法对我们的要求越高,越应该精進。正法已到最后,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走正走好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众生的期盼。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