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震慑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我在九六年喜得大法,到现在已经修炼十年。十年的修炼,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得到了升华。对世间的人与事慢慢放淡。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公安机关和单位经常派人骚扰,几次强行抄家。但我对大法深信不疑,时刻牢记:“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就这样直到二零零四年。

由于自己个性内向,胆小怕事,一直不敢走出去证实法,加上学法不深,终于被邪恶钻了空子。一天我们几位同修一起被公安邪恶绑架。绑架前二天我刚得到师父经文:“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在看守所里,失去了自由,环境恐怖,生活艰苦,连电话都不准打,不准与家人联系。我几天几夜没合眼,静思自己在哪方面有大的执著。我知道,放不下“情”是我最大执著。我马上意识到目前正是去执著的时候了,脑子里马上想到师尊的《别哀》那首诗。我们已经被非法抓了,那就只能在反迫害中修炼,在反迫害中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看守所里的众生来自全国各地。

公安机关的恶警来提审我,我就用平和的心态向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大部份干警都明白,也承认“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承认法轮功的绝大多数人是善良的中国公民。有一次“六一零”的头头带了几个年青干警来听我讲。第二次两个干警提审我说,今天他们是代表公安部来调查,问我能如实反映吗?我说:“你们问吧!”他们就说,为什么你们在家中炼,还一定要去看经文?我坚定的回答他们说:“我们要用师父的经文指导我们修炼。”恶警不作声,只是按我说的照写上去。

看守所里没有大法的书,我只好背《论语》、《洪吟》;不准炼功,我们彼此掩护着炼。我们向牢房里的其他被关押人员讲什么是法轮大法,告诉他们我们修炼的是修真、善、忍,做好人。她们都愿意听,并叫我们教他们动作,说以后出去也要学大法,做好人,教育家人和小孩也学大法。当地“六一零”得知我们在看守所还要炼功,怕的要命,重判我们三年劳动教养。

看守所里的恶警怕我们反迫害,就送我们到省劳教所。劳教所的邪恶布控很严,场内人员更复杂。他们对付我们的办法阴险狡诈。刚進去我们就被两个吸毒人员轮流监控着,强制写“四书”,然后把我们分到劳动分队让我们一边看那些诽谤大法的乱七八糟的“资料”,一边参加劳动。吸毒人员值班看守。我摸清了底细,很快知道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团结一致,在用智慧对付恶警,每时每刻都是正与邪的较量。我们全身心把精力放在发正念,铲除邪恶上,不允许邪恶以任何借口再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坚持正点发正念,每逢所谓“上课”、劳动、做操、集会等,我们就对着他们发正念,铲除后再做事,弄的恶警晕头转向。我们无声的与恶警对抗。很多人在场内就声明:“四书”作废,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二零零五年四月,我们又進行了规模较大的集体反迫害。邪恶气的暴跳如雷,动用警棍、禁闭室对付我们。后来,该大队很能干的大队长,在所内很出名的,也受到相应的处分,调出此大队。这一次又给全国迫害法轮功的“先進单位”当头一棒。

二零零五年农历新年后,场内要“构建和谐社会”,每周一的早上七点举行所谓升旗仪式。我们从近期入所的学员中得知,恶党的党旗、国旗后面都有邪灵。我们便整体发正念铲除它。有一次在强大的正念下那国旗升到离顶端一米的地方停止了,升不上去;又接连几次升到半截,绳索就缠住,怎样弄都升不上去了,只好把它缠住。还有几次广播的邪恶音乐断断续续,好象磁带卡带,不听它使唤似的。轮到我们大队在旗杆下升旗时,恶警要我们举手宣誓。我们就发正念:我们来这里证实大法,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恶警不知道法的威严和正念的威力。

我的体会是:发正念时思想纯净,威力就强,效果就佳,一定能达到震慑邪恶的目地。我们要保持强大的正念,时刻对着邪恶,不让邪恶有喘息之机,不让邪恶钻我们正念不足的空子。

个人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