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问题不绕开走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日】我所在单位是中央直属企业,被恶党牢牢操控,对恶党邪恶政策言听计从。九九年“七·二零”后,追随恶党,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劳教就是他们参与绑架造成的。

闯出魔窟后,我去单位(县公司)上班,他们便以没有解教手续为由,不恢复我的工作,随着其他职工买断也不行(因为我所在县公司由于亏损,百分之八十的人下岗买断),几次与县、市公司交涉,他们态度不变。由于长期被关押,法学的少,法理不清,再加上长期与外面隔绝,好象话都不会说了,自己说的话,别人接受不了。一下子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不知如何去做,我问妻子(同修),她说:“这些都是旧势力的安排,办了手续就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了”。

我又反复学习《转法轮》,把师父的各地讲法也从头到尾的学了一遍,头脑逐渐清晰起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提到遇到问题不能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又告诉我们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我怎么不利用这一法宝呢?问题出现了不正是讲真相的机会吗?因此,我不在乎单位让不让上班,开不开工资,我每天照常去单位,与每位领导、员工讲真相,我觉的也有了语言智慧。我向他们讲我修大法带来的身心变化,自己平时的为人和工作中的表现,这些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然后接着讲我在恶党劳教所、看守所遭受的迫害,讲《九评》及国内外退党大潮,有机会就劝退。他们在听了我讲的真相和看了我身上的伤痕后,都十分惊讶,没想到××党劳教所会这样恶毒的对待我们这些好人。最后单位领导与我说:“其实当时没有上面命令我们也不会那样做,我们与那些警察不一样,你的工作问题我们实在没权解决,咱们是报帐制,一切权力归上边。”其他职工也说:你去找市公司,跟那里的领导谈,得让他们给你解决才行。

我看在县公司讲的差不多了,我又到县信访办、监察局、人大、工会等相关部门以反映问题的形式,有机会就讲真相,揭露迫害,其中县工会还派人去单位作调查,帮助协调我的工作问题。

我觉的应该把讲真相工作推向市公司,于是给市公司领导、人事部门负责人打电话、去信,我先提工作的事,然后接着讲真相,他们听不進去,一再喊:我们现在还是归××党领导,得按××党的规定办,你现在属于劳教人员,没有手续不能接收你。我一看自己在讲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就继续学法向内找,同时把市、县公司所有电话号码、邮编、部份个人手机号码上了网,请同修帮助,国内外同修纷纷给他们打来了电话讲真相,寄《九评》。一时间,市、县公司很震惊,慌了神,私下议论纷纷,市公司就给县公司加压,县公司经理见到我说:“你这不是干扰人家工作、生活吗?我们又咋迫害你了?”我说:“你们不让我上班,不给我开工资,就是在经济上迫害我,你们想在经济上压垮我,让我没法生活,从而向你们妥协,放弃修炼,这是在执行江××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国内外正义人士这样做,也是为你们着想,不让你们参与迫害好人,将来落个被清算的不好的下场,这不是在救你们吗?”听我这么说他态度缓和下来说:“别救我们了,还是考虑自己吧,把自己事处理好吧。”我知道这些人害怕恶党,心里明白也不敢说真话。

后来我觉的应该去市公司,看看他们症结在哪里。我先在家学法、发正念,然后乘车去三百里以外的市公司。人事部门负责人接待了我,他们按上访对待,找来两人作记录,我先谈工作的事,要求上班。那位负责人说:你不要信法轮功,国家已定为X教。我看讲真相的机会来了,就问他们为什么不能信仰法轮功,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我就讲我在单位的为人,工作的表现,取得的工作成绩,他们说这些都知道。接着我讲在劳教所、看守所遭受的迫害,并让他们看我因电击留下的伤痕。他们都表现出惊讶,除那个负责人外,其余两人都投来同情的目光,我知道他们嘴上没说,但心里已经明白了。在我的正念下,人事部门负责人不再强调信仰问题,只要我办解除劳教手续,就可复职。我给他们说明我是冤枉的,对我劳教是非法的,我是不承认的,所以我才不去办那个手续。

我又去市公司正职领导办公室,他受邪灵的控制还坚持原来的说法:“你给我写的信我都看了,但我们归××党领导,得听××党的,没有手续不能接收你。”又邪恶的说:“你们法轮功以后不要再往我这打电话,寄《九评》,讲退党的事,如果再这样,我们就向政府报告。”我看他中毒太深,就没再深入讲,其实当时是出现了怕心,把他当成领导而不是一般众生,从而错过讲真相的机会。我又去几位副职领导和工会主席处讲,他们普遍中毒较深,对大法不接受,听了真相后,个别人似乎好一些,但普遍还是不行。在回来的路上,我心情压抑,自己的问题没解决,讲真相效果不好,也没救了人。

回家学法。师父讲:“你觉得治好了病,别人叫你一声气功师,你高兴得沾沾自喜,美坏了。这不是执著心吗?治不好病时垂头丧气,这不是名利心在起作用吗?”(《转法轮》)我为啥不高兴,这不是求名的心吗?意识到后把这颗心去掉,然后根据每个人的症结给他们写信。后来与几位副职领导见面时,我感到他们对我的态度比以前好多了,但那个正职一直未变。由于一年来工作的问题没解决,来自家庭、亲属、社会方面的压力越来越大,都认为我这个大男人,不去工作,是炼功炼的,人家要个解除劳教的手续也不给,也太不尽情理了。妻子那边由于来自亲属、单位同事的不理解、说三道四,思想压力也较大,有时对我态度也不好。常人都说:要个手续就给吧,又不是办不来,监狱都呆了。有的同修也说:为了恢复工作,就答应它的条件吧,又不是“保证书”。可是我想:师父让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场迫害,那不得在实修中、在遇到的每一个问题中去做吗?如果满足他们的要求,那不是绕开走了吗?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邪恶生命操纵人干的,那我们不得讲清真相,清除邪恶吗?当人们明白真相后,自然就会去做他们应该做的。修炼到现在,我们还会执著于常人的利益不放吗?

为了缓解矛盾和压力,有的同修建议我先找个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写信,我想也有道理,就去几家企业找工作,但都没结果,有的让我在家听通知。我意识到找原单位解决工作问题是我修炼中要走的路,是不能回避的,因为这其中包含着讲真相,救度众生。于是在今年农历新年过后,我又一次到市公司,准备找那位正职领导谈谈,并向他讲《九评》,揭穿恶党邪恶面目,我准备这样做。可一進他的办公室,没想到他说:“我与你没什么好谈的,你拿来手续我就收你,没有手续说什么都没有用,你们法轮功与政府较劲,但我们得听政府的,以后你不要再找我了。”我说:“不是我们与政府较劲,是××党在迫害我们这些好人,我们反对它的迫害。”他邪恶的说:“你别跟我谈这些,我给你半年期限,你不拿手续来我就开除你。”然后说:“我还有事,我得走了。”我一个人呆在屋里,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多次讲真相,他还这样,难道他就是那种不可救的人吗?还是我心性上有问题。我又去机关书记处讲了一上午的真相,他劝我快办手续,时间长了怕出意外,实际就是怕开除我。

我回来后,回味两个人的谈话,他俩分明嫌我时间拖得太长,并以开除相威胁。肯定是我在这件事情上拖的时间太长了,心性有问题。我向内找:是啊!我从劳教所出来,工作问题拖的快一年了,讲真相时紧时松,上来劲就写信,其它事一耽搁就忘了,有时一封信写上半个月。同时心也不纯,一直以来,讲真相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工作,而没把心放在救度众生上,所以讲真相,就是针对掌管权力的那么几个人,好象把一切希望都放在他们几个特别是那个正职领导身上,而其他有关众生却没有去救度。而且还存在怨心,认为真相我也讲了,电话也打了,信也写了,办公室也去了,问题还没解决,是他们太邪恶了,不可救度?回想写信时,开始还能心平气和,写写不平和怨恨就上来了,言词也激烈起来,结果是不但问题没解决,市、县公司对我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化,言词越来越激烈,最后达到以开除相威胁的地步。

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样下去不但救不了众生,还要毁了众生。因此我从根本上调整了心态,首先把心放在救度众生上,彻底放下求工作,图安逸的心,其次要扩大救度面,通过这件事,给更多的相关人员讲真相,写信,救度一切可以救度的人。我不再局限市公司几个人,又开始给上一级省公司写信,从公司正、副职领导、工会主席、纪检书记,到各中层干部,只要知道有这个机构或有这个职务、人名的都写。开始时也有怕心,省公司的人我都不认识,我真名实姓写大法真相和揭露迫害,特别是揭露恶党邪恶本质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他们会不会不讲情面借机举报迫害我。我意识到这念不对,马上正念排斥:我做的是救度众生,最神圣的事,怕什么呢?害怕的是邪恶,人们都明白真相后,它就解体了;同修说他们的打印设备都是法器,那我写的每封信也都是法器,同样负有救度众生,铲除邪恶的使命。与此同时,我又给省内各市公司写呼吁信,介绍我得法受益情况和揭露恶党对我的迫害,并请他们帮助制止我所在公司对我经济上迫害。因为是本系统职工的事,又真名实姓,我相信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从而了解真相,同时他们与我所在的市公司属于同一层次,领导之间总有接触,也是给我所在市公司邪恶势力曝了光。果然,我去单位时,领导说我正在找你,你不但给省公司写信,还给其它市公司写信,信都转到我这来了,你这不是寒碜我们吗?我说,不是寒碜你们,是为了帮你们。

不久,省公司以工会名义给我来了封信,说什么经请示领导还是需要劳教所办解教手续,然后适当安排工作。针对来信,我不回避,我先给省公司工会回了封信说明不开解除证明的原因,然后又给省公司领导班子每人写了封信。首先告诉他们我为什么不办这手续,因为我是冤枉的,所谓罪名是栽赃陷害的,对我的迫害耍的都是土匪流氓手段,我是不能承认的。其次介绍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情况,揭露国内恶党发动的这场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国家民族带来的灾难,恶党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曝光中共秘密集中营、监狱、劳教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黑幕,还告诉他们目前国内外正义人士对这场迫害的反对,警告他们江氏一伙在国外已被起诉,继续追随将没有好下场。

写完后,我不再等他们是否给我解决问题的回音,理顺思路后,又抓紧给中央总公司写信。这时心里又乱想:总公司直接受恶党控制,毒害严重,我身份暴露会不会遭到不测。但马上意识到这是一种怕心和保护自己的私心。师父让我们放下人心,救度世人,别看他们在常人中职位较高,他们也是众生的一员,在救度面前是平等的,他们身居邪恶中心,受害严重,就更该去救度,也许他们都在等我们去讲真相呢?

我在大陆网站上搜集到了总公司行政管理人员、董事会成员、监事会成员及一些部门负责人的名字,共三十多名。我逐一给他们写信,同时我又给全国各省一级的公司写信(共七十多名),在写的过程中,心性在提高,正念在增强,执著心在去除。到最后感觉一切怕心和执著心都没了,只有一颗救度众生的心,与开始写信时的心态、境界完全不一样了,当初那种气愤、不平、求工作的心全没有了。这时我意识到写信也是修炼,同样可以去执著,提高心性,升华层次。由于我心性的转变,大法的威力展现出来 。

就在给我所掌握总公司名单最后一人写信时,事情发生奇妙的变化:这天上午,某一企业电话通知我明天去那里工作;当天晚上单位同事来我家通知,要我明天去单位,说市公司来人解决我的工作问题。次日去单位,市公司给我办理了买断手续。然后我到新的单位报到,继续我的修炼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