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的我也要写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满身是病,得法后身轻体健,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发起无端迫害,我们村也难逃厄运。村支书在村里办起了洗脑班,把全村大法弟子关進去,白天黑夜不让回家,由家人送饭吃。后来逼每人交两千元钱才许回家,但每天还得到大队报到两次,证明我们人没有外出。那时他们主要是怕去北京上访。

第二年开春,邪恶还不放过我。“六一零”办公室的人到村后,把我叫到大队,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大法使我有了个好身体,我锻练身体不影响谁。他们说:爬山、跑步都可以锻练,就是不能炼功。就这样把我送到看守所,对我洗脑82天,逼迫我在“三书”上签字、同时又迫使家人交了一千两百元,才让我回了家。

回家后,心里很难受。我学法,向内找自己:自己之所以向邪恶妥协,是自己没有修好,执著利益造成的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它想以这种方式让我脱离大法。这怎么能行呢?我是修炼人,我不能离开大法和师父,我不能走邪恶安排的路。找到问题后我立即写了“严正声明”,并下决心走师父领我们走的路。

之后,我无论走到哪,就把邪恶迫害我的事讲到哪,并告诉人们大法弟子都是在做好人,没有任何犯法行为。当权者们迫害老实人是不是犯法呀?!有一段时间,我想去给“六一零”和镇上的那个王书记讲真相,使他们停止迫害。我锁定目标发正念后,就直接找到他们讲开了。我说,炼功人通过炼功有了好身体,能减轻家人和国家负担,这对你们当官的有啥不好,你们不让我们炼功,我们老俩口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有病了躺在床上谁管我们呀?你们这不是往死路上逼我们吗?那个王书记听后还说,你先回家吧,我给找找民政局,看看能不能照顾照顾你。就这样由原来被动受迫害走上了主动找他们讲真相的路。

二00二年的一天,有个人突然闯進我家来,自称是公安局的,说要挨家挨户的问一问,谁还炼法轮功,看家里都有什么东西。我没有一点怕的感觉,和他说:你来一趟也不容易,你就上四邻街坊打听一下,我没炼功之前身体是个啥样,脑血栓、皮肤病、心脏病,花了好多钱也没治好,还有那个部队医生,骗了俺二百元钱,啥事没顶。这次你来了,也替俺给你的上级捎个话儿,在看守所关俺的时候扣留的生活费,按你们的非法标准还有余钱呢,为啥不退还?你们是干部,这样对待老百姓对不对?头上可有天呀,你也得行点善才对呀!这个人听后,就用手打自己的脸,随后就往外走,我边送边追问他,你可记住给俺问问俺托你的事哟!他一边答应着:行,行……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打这儿以后,他们再也没来。我悟到:以前做的不好,都是被后天的观念所左右,学好法就能有正念,就能变被动受迫害为主动驱除邪恶。

作为修炼人,多学法,学好法,一切尽在其中,不用求,也不用担心,都能做好。一天,我到地里去摘棉花,摘完一块地要换另一块地。我背着一大包棉花上一个地堰,这地堰有一房多高,上到半截一下滚下来了,下边都是小枣树,那可都是刺啊,可我一点儿也没被扎着,哪也没碰破,过后有点后怕。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今年六月的一天,房顶上掉下来一只毒蝎子扎了我一下,也没一点儿感觉就过去了。前几年蝎子也扎过我,疼得我不行,找医生打了两次针也没止住疼,我哭了一上午,我知道这次是师父替我承受了,我要更加精進才是。

初次提笔,写的不好,望同修包涵和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