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月四日】我是1995年7月得法的。修炼十一年来,我的心脏病、肩周炎不治自愈,就连从小就折磨我的气管炎、哮喘和萎缩性鼻炎也逐渐全好了。我由一个百病缠身的药篓子变成一个身强体壮的健康人,真得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恩德,早应该写出来与同修分享,让世人了解大法的美好,特别是让常人明白:为什么大法遭受七年多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依然坚信不移,而且修大法的人还越来越多,洪传世界近八十个国家和地区,就是因为“法轮大法好”!

信师信法闯过生死关

在修炼当中,我也出现过病业状态和魔难,通过学法,在师尊的教导下,都闯了过来。

2000年春夏之季,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感到食道不舒服,吃东西下咽不畅且疼痛,人也瘦了。我从学法中明白,一个人真正走進大法修炼之门时,师父就已经给净化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可能是消业,可能是心性考验,我一定要过好这一关。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转法轮》)我认识的一个人就是因为感觉咽东西食道不舒服,检查出食道癌,到处求医问药,最后还是死了。我当时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没踏進医院一步。有时吃饭噎住,孩子问怎么了,我就说吃的口大了。我怕家里人知道让我去医院做检查。我真正的放下常人心,不把它当成病,过了一多月,不舒服的感觉消失了。对我来说,闯过了一个放下生死的心性关。同年8月份,我哥哥出现跟我一样的感觉,去医院检查出食道癌,做了手术,到11月就去世了。后来我常跟孩子们说:“我现在的生命是大法给的。”

护身符的神奇 退党后的变化

我的一个同事,2003年脑出血,作了开颅手术,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可治疗到2004年冬天我去看她时,还是四肢瘫痪,坐不起来。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给了她一个护身符,教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向我表示,她心里非常相信,但说不清楚。我告诉她,不要着急,慢慢就好了。2005年冬天我又去看她,她正坐在床边跟正常人一样吃饺子,说话也非常清楚,她告诉我,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非常感谢法轮大法。

于是我又给她一家讲了“三退”的必要性。她说:“我入过队、入过团,您赶快给我退了,给我们全家都退了吧!”我又征求她丈夫(党员)、儿子(团员)、儿媳(队员)的意见,他们都同意退出。

我的一个表哥,当了四十多年村书记,直到前两年才因病退下来。他被恶党毒害了几十年,我以前给他讲大法真相,他不愿意听,2005年春天他得了严重的心脏病,花了许多钱,生活很困难,村里和乡镇一点都不管,由于生气,脑子受了刺激,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走路都得人扶着。我给他讲了恶党的邪恶本质,告诉他“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的道理。他同意退了党。我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不要听信电视上那些诬陷法轮功的谎言,每天真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一定会好,并给他讲了我修大法无病一身轻的体会,又告诉我表嫂每天督促他念。

今年春天我去看他,不但病好了,还经常帮我表嫂做饭、干家务,全家人都非常高兴。他的儿子、孙子、孙媳也分别退出了党、团、队。

正念的作用

2004年春天,我去资料点取经文,正赶上恶警查抄资料点,我被绑架了。在公安局坐了一天一夜铁椅子,他们两人一班轮流审问我,轮班休息,却不让我睡觉。我什么也不说,心里一直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一定要尽快堂堂正正闯出魔窟。我当时想,自己不怕劳教,但不能被他们迫害。因为如果我出不去,和我单线联系的同修就看不到大法资料了(我是负责取、发资料的)。为了大法不受损失,我一定要尽快出去。无论恶警使什么花招,我都不理他们,不停的发正念。就连他们问我姓名和家庭住址我都不说。他们说:“你连自己叫什么住在哪也不知道吗?”我说:“知道,但是我怕你们株连九族。”我就是不让他们去抄家,使家里的大法书和资料受损失。我一直发正念,让自己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说一句有损于大法的话,不写不修炼的保证,不许恶警去抄家,我要尽快堂堂正正的出去。绑架的第二天,家里人把我接了出来,结果既没让我写什么保证也没抄家。

表面上是家里人找了公安局,实际上是自己不停的发正念,师尊给予我的加持。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今年8月份,我去单位讲真相,劝三退,那天有6人(4党2团)退了,心里很高兴。从单位出来后,已是中午12点多了,急于回家吃饭,车骑得很快,在马路拐弯时,左边有两个骑自行车的,右边突然来了一辆汽车,我为躲他们,撞在电线杆上,摔得很重。我心里想没事,可是右腿和腰部都热乎乎的。过了一会儿,我就扶着电线杆慢慢站起来了。有一个好心人帮我把车子扶了起来,我想推着车回家,可是腰和右腿疼得不能吃劲,我又扶着自行车发正念:一边铲除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迫害,一边求师父加持。只过了10多分钟,我就推着自行车自己走回了家。

这次挨摔,我向内找,认识到这次去单位劝三退,只是抓紧时间讲真相,而忽略了发正念除恶。单位里有邪党党魁的大幅画像,邪灵很猖狂。因为有漏,让共产邪灵钻了空子,才遭此魔难。

我还找到了自己的欢喜心和争斗心。我虽然想做一名精進的大法弟子,但由于执著于家庭琐事,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有的同修《转法轮》都背下好几遍了,我以前每天只读一讲,最近才开始背。从春天的《明慧周刊》上就看出有的同修已劝退了一千多人,到现在我才劝退三、四百人;去农村发真相资料做的也不够好,只是在自己村和有亲戚、朋友晚上能住的村子发了一些,没做到广泛助师正法。

今后,我要按照师尊的教导“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洪吟(二)》)。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