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十年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四日】我于96年底有幸得大法,已修炼整整十年了。回想坚定的走过这十年的修炼之路,感触良多,感谢师父的谆谆教诲,我才能走过来。

我得法最初的三年,修炼环境宽松,家庭和社会环境都很好,参与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单位提供场地,集体炼功学法,看录象、听录音,气氛祥和,身心愉悦。师父给我开了天目,使我看到了法轮的旋转和光环等,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使我容光焕发,走路轻快,浑身是劲。我认定自己要将“真、善、忍”铭刻在心中,这辈子修定了大法。在之后魔难的七年里,我就是坚定信念,努力反迫害。

迫害开始

记得99年7.20伊始,我们上了省城,想找省委反映我们的心声。去时风和日丽,车前祥云遍布,进了省委大门,为头的不见我们,命警察把我们拉去拘留所,途中突然狂风大雨,乌云黑暗,大白天看不清路面,汽车居然走错了路,多开了一些时间,最后开到了长途汽车站。当时我和一同修说,是师父在施法,保护我们。后来,当地警察来了把我们拉回当地公安局。我们平安到家后才听说当天省里动用了两百多名防暴警察对付法轮功学员。

99年7.20以后,恶党的一切宣传工具成天诋毁诬陷法轮功,单位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整治法轮功学员,施加重重压力,造成群众对法轮功的误解和反感,以迫使修炼者放弃修炼。

儿子天天看电视,我就跟他们分析解释,可他们宁肯听电视里讲的,也不相信我讲的,经常争吵不断,没有了往日对家长的尊重,简直颠倒了辈份。在邪党的洗脑下,子女可以名正言顺的骂家长;外面人视大法弟子为异类,背后指指点点;同修见了只能点点头,最多打声招呼。

当时精神压力非常大。但是我坚信大法,坚持学法炼功,从没间断。我想,修大法没错。你整你的,我炼我的,堂堂正正的做好自己该做的,堂堂正正的修炼,公道自在人心,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一定会还给我们公道的。

99年10月份的一天凌晨3点多,人还在睡梦中,两名警察敲开家门,来抓我上派出所,我没怕心。师父告诉我的“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我修“真、善、忍”没错。走时我当着警察的面对丈夫说:“如果连累你,我们离婚。”我讲这话其实是为了保护他,怕他受株连。当天我和两名同修被派出所拘留了一天。那天市公安总局也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后来才知道是怕我们上北京,他们说是上面的通知。我对警察说:“为什么抓我们?法轮功‘真、善、忍’有什么错?!我按真善忍做人,我还做的不够。你们想抓人就抓人,凭什么?”他们找单位来人接,我又从派出所讲到家。我不怕他们将我怎么样,因为我没错。

家庭魔难

当年年底征兵,儿子政审不过关,说是因为妈妈炼法轮功。以后警察找厂里,要厂里签字保证我不上访,厂里指定五人专门负责看管我,逼我签字,24小时守着,还要找丈夫陪着上晚班、零点班。他们不直接找我,给家人施压,造成夫妻反目、子女离心。找丈夫的次数多了,他也烦,跟他们发脾气,但每次回家都骂我一次,越骂越难听,我一次次流泪承受。

丈夫倒是从来不说大法不好,但就是要求我说不炼。儿子的反应是,电视里不讲他也安静,一听到电视里讲法轮功坏话,他就骂我。家庭的压力越来越大,时时刻刻在魔我、压我。外面人对我怎么样我不怕,不放在心上。然而家里人对我不好,特别是儿子对自己不敬,我就寒心、生气,认为付出的得不到回报。其实就是心性不高,“情”字在作怪,都是自己的问题。

我的另一个儿子不反对我修炼,他还跟别人讨论,为什么炼法轮功的人这样坚定。他在家里说:“妈妈认为好的,总有他的好处。”他还给我买来收录机。我说:“你不反对大法,会有你的好前程。”

不管怎么样,我照常炼功、学法,跟人讲真相,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上班把工作做好,在家把家务做好,一样的对他们好。丈夫回家总是骂,次数多了我也不流泪了,也不生气了。我跟丈夫说:“你这样对我,我要不是炼功人,我们早没夫妻做了。”

考验面前

“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同事们谈论此事,我告诉他们真相,我说那不是真的,动作都不对,我炼了我还不知道?!单位领导又告诉我丈夫。丈夫回来说我,你不躲风还跟他们争……
 
过了几天后,公安局和派出所来人,要大法学员一个个分开表态,人人过关。那天我刚刚下零点班,想回家睡觉。他们把我弄到退休办的一间房子内,我心里反感。“找我来干什么?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会做坏事。你们何不把这些时间精力用到抓真正的罪犯?”他们说你看了电视吗?“自焚”怎么怎么的,讲了一堆话。我说打坐不是那样打的。后来他们要我骂法轮功,我就是不骂,他们拍桌子、高声逼迫我骂,我还是默不作声。等他们不发脾气了,我又讲:“厂里几十万的工具盗窃案你们不去破案,尽找我们的麻烦。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讲出来。”他们来来回回吵了一上午。要吃中午饭了,警察电话联系上司,说发现了顽固份子。随后要我一个人下午到派出所去。
 
我想要调整一下思想,中午睡了一会儿。下午我做好了被他们关的准备,多穿点衣服,只带几十元钱在身上。一路上我想,人要跟神斗绝对斗不赢,有法在,有师在,我什么都不怕。到派出所后,他们在闲扯,我等了一阵子。另一名警察跟我讲了几句,我心态平和,跟他交谈。我说:“打坐不是那样打的。我炼功一没做坏事,又没犯错,要从我嘴里骂出来不就承认我做错了?我当然不骂。”他们也没说什么。没过多久,就让我回家了。

派出所后来通知厂里,说我顽固。厂里要部门领导找我谈话,谈话没有效果,我要讲的还是讲了,因为人熟,部门领导也没如实汇报。

后来邪恶又来了一个新花招。邪恶之徒在印好的一张纸上写上不炼功、不上访、不串联等,要人人签字过关,不签字就要自己交1400元去“洗脑班”。这次我犯了一个大错。我心想,炼功和我们修炼是两回事,上访也告不赢,炼功人打声招呼也算不上串联,钻字眼子,就签了名。同修说错了,当时我还没认识到。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是自己的执著铸成的大错,怕1400元家里拿不出钱且通不过,还怕下岗丢了工作,还怕去“洗脑班”扰乱了思想使自己顶不住。师父说了认识到了过错,就要弥补过失。过了一段时间,有四、五名派出所警察上门,还没等他们进门,我就声明以前签过的一切字作废,你们想怎么样随便。

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洗脑班

2003年,由于同修被抄家、被抓,牵扯到了我们几人先后被抄家、被抓。得知同修被抓的那天晚上,丈夫说我也逃不脱。我说:“不会。但如果我被抓,你一不要出钱、二不要认人。”然后我将大法书籍都收起来。

果然第二天十点左右来了十几名公安和610人员上门抄家、抓人。把我抓上车之前我就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做好人还被抓”,一直正念不断。一部份恶警先把人抓走,另一部份人同时抄家,他们把我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只抄到两份手抄经文,还有一份手抄“整体提高”的明慧文章。两份经文摆在桌上,轮番非法审问的警察都来看。我心想这也会起到震慑作用。

审到晚上12点,他们将我转送到看守所关押了九天。这九天里,我也不配合他们,告诉他们“大法弟子不吃牢饭”。我一直没吃饭,天天背《论语》、发正念。背书就全身发热,精神很好,也不感觉饿。我跟同监的人说:“我几天没吃饭精神一样好。你们做得到吗?”她们说:“我们一天不吃饭都不行。”

到第九天上,同修被叫出去了,我认为会先放她出去。一犯人被关久了,看过一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情况,对我说:“不签字就真的要送劳教。”我说:“我不怕。”心想:“我听师父的,师父要我出去就出去。”刚这样一想,外面叫我的名字,放我出去。

出了看守所又将我转到“洗脑班”。二十天敲诈1100元,单位没派陪人,由我丈夫白天上班晚上来陪。办班的610人员和公安,他们都不交一分钱,我们出钱给他们吃住来整我们。他们认为表现好的先出班,在班上表了态就回家。我是被滞留到最后的三人之一。我正念正行,随你办多久,我心不急。他们看了我的总结后,过不了他们的关,又找来单位领导做工作。单位来人说:“你总要写几句过他们的关。”我就避重就轻的写了几句。(其实不应该配合)

回来后,丈夫说公安也跟踪他,他费了好大劲把我的大法资料拿出去烧了,怕警察抓到证据。为此,我哭了几天。回来后我马上开始炼功,抄《转法轮》。丈夫没法,以后也不管我的事了。

跟随师父走好最后的路

出来后,丈夫问我为什么?意思是说修佛的有神保护为什么还被抓。我说是考验。其实这次魔难我是通过修炼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悟出原因来。我在讲真相时老怕邪恶当场抓住把柄来抄家、毁资料,还怕进“洗脑班”,所以做的不是很大胆积极。这次魔难是一齐来。邪恶的迫害就是自己的执著和怕心造成的。

这十年中,我天天坚持学法、炼功,做三件事,时时记住真善忍,经过了种种魔难,回头一看也没有什么。是大法给我坚定正念的力量,感谢师父使我身心得到净化和升华。现在我的环境也变好了,特别是家庭没有了阻力。通过这几年的来回拉锯,大锯已拉到了我这边,我要求他们做的,也先后做了。家庭中又恢复了原来轻松的修炼环境。周围的人也都认识到了法轮功好、大法弟子好。但是,邪恶还没有彻底清除,还要继续努力。我一定跟随师父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