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恩 永不忘怀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在此借明慧一角,说一句埋藏了十二年的心里话:“师尊您好!您辛苦了,您辛苦了,盼望师尊再到贵州来给我们传功讲法,有好多有缘人等着您呢。”

一、师父在重庆讲法

一九九四年五月二十日~二十七日,有幸参加了师父在重庆为期八天的传功讲法。在五月二十七日的下午是师父和学员照象,那天下午我就在三钢礼堂门口走来走去,心里着急,因我是外地来的,独自一人,又没有照象机,那怎么办呢?就想去跟师父说句感谢话。等师父从照像人群中走出来时,我就赶紧走过去,还没等我张口说呢,师父又被请过去照像了。就这样在师父面前走了好几次,也没有说上一句话,真是遗憾哪,这一情景时刻在我脑海里浮现。

二、寻师多年

我是一个体弱多病者,二十多岁就有好几十种病,一病就是好几年都上不了班。到七十年代,为了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走上了养身之道。什么气功都学,什么拳、剑都学,健身操也学了几套,练了三十多年也没有达到目地,反而还增加了颈椎骨质增生,有点想不通。有人告诉说:要气功才能疏通经络,于是我就开始找正统功法。此时,我们单位有几个从秦皇岛学某种功回来的,说这功好,我翻了一下前言来看,要求做一个好人,正直的人,刚准备要去学的时候,农历新年回老家过年,在一个亲戚家吃饭时,外侄问我,现在练什么功呀,我说准备去学某某功,他说学什么某某功啊,我告诉你,所有的气功我都学过,没有哪一种功法有法轮功好。接着他把师父九三年到重庆办班的事说了一遍:第一天师父讲课之前去了十几个人,都抬着、扶着、一一上去的,只见师父一挥手,一抓呀,一会儿那些人就站了起来……。我说,啊!还没有听说过法轮功,这么神奇呀!那么你把有关资料或书给我看看。他说书没有了,你想学就到我家来一趟。过几天我就找人领我去了他家,他找了一本气功杂志给我看,第一页就是介绍法轮功的。当时只介绍了法轮功的三个特点:(一)性命双修功法;(二)炼法轮,而不炼丹;(三)人不炼功,法轮却在炼人。啊!法轮功这么神啦!一下子就深深的吸引着我修炼法轮功去了。当晚就教给我五套功法,真是师父说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可是我自己没有记住,男生教我,我就按男生的动作炼了,因为这个原因,在炼第三、五套时,摆动的很。后来看到书才知道纠正过来。

从这一天起(二月十九日)把我以前练的全部扔掉,专炼大法了。激动的心无法形容,终于找到了我要找的大法,真是师父在《洪吟(二)》〈神路难〉中说:“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三、永不忘记

在八天的传功讲法班里,第一天坐在后头看不清师父。第二天,听说重庆学员欢迎外地学员到前三排去坐,想看的清楚点师父,我也跑到前面二排去坐,刚坐下有人递给一张照片,也没注意看就放兜里了,只注意听师父讲课。晚上回去已是十点钟了(每天是下午六~八点上课),拿出照片一看不对头,第三天去礼堂准备去找给照片的人,没找到。拿给老学员看看,老学员说不能要,我赶快就扔了。正在这时慈悲的师父走上讲台就说了那个不好的法门的事,当时我正准备写纸条给师父问一下的,还没写呢,师父已经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有一天学员递给师父一张条子,条子说,有个气功师要见你。师父把条子往桌子上一放,说:“他敢见我吗?”当时我想,可能就是那个宗教头头,他认为他了不起,他是带附体(后来才知道的)的。当时只觉的师父真了不起,什么都知道,天上的,地上的,科学家说不清的,师父全能说清楚。那么更促使我专心聆听师父讲课,可遗憾的是四、五堂课是连上的,那是星期天,这天就是要睡觉,怎么也排不掉,中间休息时跑到自来水管去,使劲用冷水擦脸,也没有用,再上课时还是要睡。心里多着急呀,师父在给我们讲课,自己却睡觉,怎能对得起师父呢?既不尊重又不礼貌,而且又是外地赶来的,带着许多新功友提的问题,没听到多遗憾啦。师父在《转法轮法解》〈在广州讲法答疑〉中讲:“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机缘难得呀!师父又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啊!原来是这样,师父讲的我都听進去了,八天课下来,我带去的问题一个也没有提出来。师父还不怪我,是这样的宽容理解。

在八天的学习班里,每天都看到师父那慈悲、祥和、微笑的走上讲台,师父的形像弟子牢记在心里,热泪在满面,永不忘怀。

四、弟子紧跟师尊走到底,决不违约

在这几年来,弟子没有走正师尊安排的路,被旧势力、邪恶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加紧迫害。我是左一跤,右一跤摔过来的,慈悲宽容的师尊叫弟子摔倒了别趴着,爬起来从新做好就是了。可是我内心惭愧、内疚,真是无地自容,无脸见师尊,有一段时间都不敢看师尊的像,眼泪没少流。看明慧上同修文章和学习师尊新经文,总感到是指我讲的,也非常的难过而流泪。师尊说“大法徒 抹去泪”(《洪吟》〈清醒〉)

师尊不记弟子过,这几年还一直呵护着弟子走到今天。何止是这几年,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我连来到这个世界的机缘都没有(是学大法后悟到的,那时只知道奇怪),妈妈给我讲过,真奇怪,刚出生的婴儿,拳头大的头,四尺多长的大枕头,放在头上捂了一天,结果没有捂死。原因是孩子多了养不起,一生下来就要扔掉。我父亲提半桶水放在妈跟前,要我妈把我扔進水里,我妈不忍心看着我在水里啪啦啪啦的淹死。就把我放在床上用枕头捂死,可是捂了一天都没闷死,我妈说把她捡起喂着吧,她将来生病不给她吃药就是了。可是我小时候还不生病,几岁就给家里干活,记得八岁时煮晚饭,去打水,摔到水缸里,水缸有大半个人深,头在下脚在上面边上挂着,一动也动不得了。那又是来取命的。因家里没有人,是对门二娘妈看到了才把我救起来的。通过学法后悟到,那时候师父就在管我了,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和大法是有缘份的。根据这段回忆,可能我和师父有什么约,如果是有约转生来到大法洪传之时,成为大法弟子,助师世间行。就一定要做的更好,千万别违约啊!所以用尽人间的千言万语也难以表达师尊救度之佛恩啊!只有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弥补自己的过失。

师尊那慈悲、祥和、微笑的走上讲台的情景和讲课时的形像,时刻在我脑海里浮现,激励着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紧跟师尊走到底。不让恩师和期盼我的众生失望。(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