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正念过病业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二零零六年五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以前,我曾患咽炎、胆囊炎、阑尾炎,长期吃药打吊针,饮食稍不慎便发作;今年三月,我又患上高血脂、高血压、右半侧脑动脉血流过缓、视网膜动脉硬化等病变,头昏、眩晕、头痛、视物模糊;时隔不久心脏也不正常了。

在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我面对着诊断单和几大包药,生的希望在一点点破灭;坐在车内,我向车外的一切山川、河流及行人含泪道别,认为一切都是最后一次与我擦肩而过。我心灰意冷,为妻子、孩子选购了衣服、灶具等作为我最后的礼物。

然而在绝望中,我遇上了大法弟子。在他(她)们的帮助下,我得了大法。我开始读《转法轮》,我开始学师尊的讲法和《明慧周刊》。我从中明白了许多法理。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更明白了衡量好坏人的标准“真、善、忍”。我按大法的指导,开始了我心性的修炼。在回归的路上,我不断磨去以往的恶习、人心,身体上的几种病业在师尊的净化身体中不知不觉康复了。但头疼、头晕的症状持续了近三个月。

初期,我曾怀疑过大法,也曾偷吃过药。但神奇的是每次看大法书,随意翻开,便是师尊针对我心态的讲法或解答问题。我又把心放到法上,找同修切磋,明白了自己以前做的坏事都是大脑发出的意念造成的。大脑中黑色物质多,业力重,所以转化也就需要多承受。而且我自幼受邪党蒙骗,装了很多邪灵的东西,必须得全部清除。

于是我加强正念,全家退党、退团、退队,并清理了家里一切恶党的书籍、证件、头像。针对以前所做所写对大法和师尊不好的言词都发表了严正声明。开始讲真相、洪法、劝退。如今头晕也得到了转化。我融自己于大法中,心变善良了,脾气变得温顺了,执著的事也少了,紧随师尊走上回家的路。

前不久,儿子发高烧,满头大汗,出气很粗,我進门便问儿子:“你是感冒还是消业。”儿子说:“消业。”我知道儿子信师信法,便在床上发正念,待我打完莲花手印,儿子突然说:“好了。”我一摸真的好了。我对儿子说:“是师父帮你净化身体,以后要好好按法的要求去做。”他高兴的答应后便出去玩了。

更神奇的是我母亲的变化。我母亲今年七十岁,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经医院诊断为“窦房结快慢综合症”,无法药物治疗。自从我得法受益后,母亲也开始修炼大法,身体一天天好转。今年九月十四日,母亲早上起床,突然脸上发肿,呼吸困难,心率快到每分钟一百七十次,面色苍白。我一看病业严重,怕出危险,便劝母亲吃了几片药。没想到吃药后不但没减轻,反而病情加重,开始呕吐,整整吐了一天一夜,直到十五日早晨,母亲已无抬头之力,四肢冰凉,危在旦夕。

慌乱中我拨通了医生的急救电话。在医生还没到之前,我突然意识到母亲是修炼大法的,劝母亲吃药、请医生都是我错把业力当成病,用常人之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忘了“信师信法”。我连忙发正念,求师尊加持让医生别开药打针。奇怪的是等医生来之后一检查,母亲的血压、心率真的没事。可是医生刚走,母亲的心跳、呕吐又开始了。

我明白了一切,悟到了师尊“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法理。十点整,孩子配合我发正念,请师尊加持,然后以捣毁一切之气势说了声“灭”。当时就听到母亲说“好了许多”,等发完正念,她已能坐起来了。我开始念《转法轮》中“返修与借功”一段。十一点时,母亲已能自己发正念了,发完正念后她说感觉已经好了,并且说想吃东西。十一点半,母亲吃了一碗饭,到十二点发正念时,她已经能下炕打坐了。十二点半左右,母亲脸色恢复正常,又开始干活了。

这真实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大法的威德。

慈悲的师尊曾让多少人起死回生,曾让多少人弃恶从善。道德滑坡的今天,人们为被骗、被抢而怨天尤人。而对让人的道德回升的法轮大法却听信恶党的诽谤,在栽赃与陷害中信其谎言而违背良心的推波助澜,面对迫害麻木不仁,面对活体摘取器官而任其猖狂。大法圆容了无数的修炼者,而又有多少修炼者圆容着大法呢?每一个带有怕心的弟子该问问自己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