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加持正念出,一路闯关走正途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老弟子,刚炼功不长时间,有病的状态就消失了。随着不断的炼功学法,逐渐认识到气功不只是祛病健身、做好人,而是修炼。于是我就下决心在这一门中修。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认识到修炼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必须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才能提高。因为自己悟性差,法也学了不少,就是认识肤浅。大法被迫害已七年了,大法弟子在反迫害、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做的可歌可泣,可回想起自己来,却时常感到自愧。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突然遭到邪恶的迫害,师父受到了无端的伤害,一时乌云压顶透不过气来,我心里很难过。师父说:“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是在考验大法弟子心性吗?什么是修?你说好、我说好,大家都说好,那能看出人心吗?就是要在关键时刻看人心怎么样,有些心不去连佛都敢出卖的,这是小问题吗?”“有的弟子讲‘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得怎样一目了然。”(《大曝光》)通过深入学法,弟子们互相切磋认识到,邪恶的迫害不是偶然的。作为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时不能默不吱声,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九九年十二月十日,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强行送進洗脑班迫害,期间被罚款一万元。在洗脑班上,我们遭受了各种姿势的罚站。当时我已是六十三岁的人了,还被迫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春天的后半夜很凉,可邪党人员只准我们穿着单衣服,躺在冰凉的地板砖上。有时只能背靠着背的蹲着打个盹儿,冻醒了就炼功取暖。后来邪党人员又采取多种不同手段折磨我们。在那段度日如年的日子里,我们没有多想,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用慈悲心向不法人员讲真相、讲大法好。我们七个同修互相鼓励,有空我们就集体背《洪吟》。三十二天后被放回家。

回家后,邪党人员还是纠缠,要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在人心的驱使下,敷衍过关。后来学了师父一系列讲法,认识到这是对邪恶的妥协。随即我又写了严正声明抹去这个污点,并暗下决心,走好以后的路。二零零一年正是邪恶迫害最为疯狂的时期。大法弟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抓,真修弟子没有被吓倒,依然在正法的道路上勇猛精進。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又被劫持到洗脑班。我悟到表面的因素不是迫害的理由,得找自己那颗心。被劫持去的当天晚上一夜未睡,深刻的反思自己。在上次被迫害中,虽然吃了不少苦,最后还是妥协了,就觉得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后来师父发表了《强制改变不了人心》,给了大法弟子找回自己的机会。

第二天饭后,大夫量血压,一量高压一百九十,低压一百二十。我与大夫说:“我炼法轮功这么多年,血压正常,把我弄这里来,一夜就犯病了,大法无条件的给人祛病,它们‘六一零’却叫人犯病,还得挨整,这是什么道理?大夫走了,我心里想,修炼人哪来的病?是师父点化,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切都听从师父的安排,决不走旧势力的路,我要尽快离开这里,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把自己的思想都放在法上,常人的事一概不想,就是背法、发正念、炼功,有机会就讲真相。

开始的时候,邪党不法人员不让炼功,把我铐起来,我就发正念。半小时、有时一个小时就放开了。我盘腿打手势发正念。邪恶人员大声恐吓我:“你再炼就对你不客气!”当时听了有点心慌,就静下心来背法。吃饭的时候,我说血压高不能吃,头晕想吐。白天的时间几乎都是在发正念、背法中度过,晚上炼功。虽然蚊子围着我嗡嗡叫,但就是不咬我。

第四天早上天还未亮,不法人员打开门一看,说:“你这么早就炼功,你出去炼去。”我没理他们,照样炼。他们一伙说:“把他抬出去!”三个人把我抬到露天,可能想凉凉我,把我铐在水泥棒上。这时师父的教诲在我脑海里回旋:“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坚定了我的正念,我睁开双眼直视恶人,心想:我眼睛发出的都是法轮,打碎你背后的邪恶烂鬼。这时值班的恶人左右四周看,但就是不敢正面看我。不一会又换了一个人,大概换了三个人,就把我放回到屋内。

晚上,县“六一零”头目与我谈话,用灌食来恐吓、用亲情来动摇,要找书给我看,我一概拒绝。我对他说:“灌食是有生命危险的,你能那样做吗?那不太残忍了吗?自古至今,善恶有报……。”在对话中,我遵照师父教导:“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正法与修炼》)

第六天,他们专门到医院请来了大夫,血压还是居高不下。按生理解释,六天不吃饭,营养不足,血压应该降。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师父在保护我。下午六点左右,孩子就把我接回了家。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堂堂正正的回到了自己家中,溶入了正法洪流之中……。

层次所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