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年农妇在修炼中的感悟和天目中所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农历五月十日有缘喜得大法的。那天我到妹妹家探亲,吃过午饭,妹妹便拉着我上楼要教我炼法轮功。走时妹妹给了我一张五套功法的炼功图。回家后我就急速开始照着图炼功。就在当天晚上慈悲的师父就给我下上法轮,而且在睡觉时,法轮在我枕头边不停的转。我每天炼功时,法轮就在我的腰部给我调整身体,还有其它部位。这是我亲身的感受。

在得法之前,我是一个多病多愁的人,身患头晕(二十多年)、间断性支气管炎、肺炎、胆囊炎、肾炎、子宫炎、尿道炎、腰痛、腿关节炎、痔疮。八二年又患间断性心脏病(每分钟跳一百二十次)一年到头都与药打交道,真是苦不堪言。可从得法那天起到现在九年多不再需要上医院,上述的病状都不翼而飞。是慈悲恩师把我从病苦中解脱出来,恩师的恩情用人的语言难以表达。我只有做好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才对的起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是抱着治病的目地入大法门的。后来师尊借辅导员的嘴来点化我,要我“好好学法”,师父的经文《真修》、《再认识》、《警言》、《溶于法中》、《坚实》、《大法不可被利用》等及师父在各种讲法中都叫我们多看书、多看书。我在师父的点悟下,从九八年初到九九年“七二零”每天坚持炼五套功法,大法的书一遍一遍的学。每天到炼功点学法、炼功。我学了师父经文《警言》后,我就下决心背《精進要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背完了《精進要旨》和《洪吟》,想要把师尊讲的法溶入到自己脑海中。七二零邪恶的迫害中,我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了一道道难关。通过学法自己不仅悟到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师父给真修弟子调整身体是为了修炼,也悟到在关键时刻要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我在整个修炼过程中,从九七年农历五月十日起到现在(除了到北京上访在路上的几天没炼功)每天坚持五套功法炼完,哪怕是在监狱里、洗脑班里都坚持了炼功。在学法方面,自从师尊点悟我学好法起,我几乎每天都要学三个小时的法。在日常生活中,我做活、骑车都在背师父经文、《洪吟》。我悟到,脑子中多装進法,我们才能同化大法,才能做好大法的三件事。

自师尊的经文《正念的作用》发表后,自己明白了大法弟子,发正念除邪恶救众生的重要性。从二零零一年起我每天早晨三点半起床,炼功发正念,每天整点发正念在十二次以上。

二零零一年九月九日那天上午九点,我与我大媳妇拉机动打谷机去打谷子,刚出门,眼前一大片尽是弯弯曲曲的黄黑色与蛇一般大的许多怪物,当时我用手去打,打也打不开,忽然我一下想起是那些是邪恶的东西,我用师尊给予我们的正法口诀,从家门念到田里(有二百米远)又从田里念到家后,那些邪恶东西就被销毁了。

还有一次在二零零四年三月中旬,当时在洗脑班。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看见眼前象闪电一样闪一下,一群群邪恶黑手在空中飘着。我立即发正念清除邪恶,马上就没有了。

第三次是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下午,我正在放大法书,突然在我眼前飘着一条有一尺五寸长二寸宽的黑色象飘带一样的东西。我马上念正法口诀后,那条黑色飘带一下就被清除了。

上述三次所见是我亲身经历。正法现在到尾声了,同修们我们共同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早日除尽邪恶。

个人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