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抓住历史机遇退党保平安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中国有着长达五千年文化承传,从炎帝到后来的历朝历代都是以敬畏天地为根本的,成了有礼仪之邦的大国之称。道家提倡的“天人合一”的思想,佛教的因果报应,天堂地狱之说教;儒家孔子所倡导的仁、义、礼、智、信做人的理;三者在中国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道德体系。加之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出现了很多文人、将士及修炼人以自己高尚的品格,将中国的文化进行了具体的展现,使其文化内涵变得更加大。由于有这样的文化,中国在历史上才出现了不少真正的盛世时期,不管文化还是经济都影响到整个亚洲,乃至世界。这是值得每一个中国人为之骄傲的。然而自从共产党的出现,给中国的民族文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摧残。众所周知的文化大革命,从实质上讲就是在残杀中华民族的文化,在革掉中国传统文化的命。这十几年的所谓改革开放又使中国的道德观念下滑到了极其低下的程度,使中国人变成了现在的从上到下都是唯利是图,出口就是谎言,为中国的未来埋下了巨大的灾难。

也许有人不同意这种结论,特别是中国的农民认为现在农业税都免了,种田国家还有补贴。现在是盛世时期,还是××党好。其实在中国历史上的绝大部份时期,普通的农民并不交税,交税的只是富有的地主。从另外一方面看,一、现在与历史上任何一个个时期都不一样,过去是农业时代,自从西方的工业革命开始,世界就进入了工业时代。特别是到了近代,工业对每一个国家来讲都是国民经济收入的主体,形象的讲机械在替人劳动,而效率却是人力劳动的上十倍、百倍、千倍而不等。这是现在社会发展快,物资供应丰富的根本原因。换句话说进入工业时代的国家,农业是要靠工业来扶持的。西方国家从五十年代起就实行了减免农业税并向农民补贴。二、中国的农民是国家建设的主力军,已为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而农民的回报又是最少的,农民一直就是二等公民,户口制一直是农民身上的枷锁。中国共产党的起家就是所谓的“农村包围城市”,农民不论从那个方面都起到了决定作用,在共产党统治最困难的时期,又是农民作出的牺牲最大。三年大饥荒被饿死的几千万人中,绝大部份是农民。中国在实行统购、统收的时期,农民的粮食,家畜又是以最低的价格奉献给国家。改革开放后,农民所承受政府的各种税费年年加码,与自己的收入极不相称。在国民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又是农民付出的最大,在企业中劳动时间长的是农民,在国家的每一个工程建设项目中都离不开农民,那些苦、重、脏活都是农民工在干。而工资却最低、生活条件最苦,顶着烈日,住工棚。在这个过程中农民为国家创造的直接或间接的税收,也已经远远超过了全国农业税总额五百多亿元。三、减免农业税和国家进行补贴,已是牵扯到国家粮食的安全问题,作为农民谁都知道:种一亩田除去成本会有多少收入,由于种田的高投入,低收入,农村出现了大量的田被荒,有的地方大片荒在那里。有很多地方从原来的双季改为一季,国家每年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粮食。无粮不稳,国家为增加粮食,必须实行这一政策。四、减免全国的农业税,总共只要五百多个亿,厦门走私案一年偷税就是五百多个亿,国家机关一年的公车费招待费一年就是五千多个亿,还有官一年不知还要贪掉多少个亿。从这些数据来看也就知道了。五、农民的走投无路迫使政府进行这项政策。近几年,农村问题越来越尖锐,由于政府收费远远超过农民的承受能力,已有不少地方出现砸政府的牌子,每到收割季节全国一骂声,政府干部与农民的冲突事件到处可见,国家实行的这项政策已是逼出来的。

总结起来还有很多,说出这些根本的东西,并不是要农民与政府对立,作为一个公民为国家奉献,支援国家建设也是应尽的义务;也是中华民族的一种美德;之所以说出来是要大家知道,共产党并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那样伟大,要能正确看待这一问题。中国人的最大悲哀就是被共产党把中国文化的命革掉了,使中国人的良知被共产党的流氓理念所取代,使国民丧失了对国家的关爱,从根本上讲共产党就是反对国民关心国家,因为你一关心起来,它就会面临着灭亡。

由于中国人爱国的观念被共产党变异了,也就变得更加自私和疯狂。致使现在从上到下都在用各种手段抓钱;以为能搞到钱就是自保。那些贪官尽管知道贪了会失去民心;会招来民怨;可是他们认为共产党暂时不会垮;共产党不垮,贪了就没问题;只要上层不抓你,法律又有什么用。他们更清楚一点,现在要真正反腐败就是反党了,因为现在共产党的官是无官不贪啊!共产党的狠,共产党的恶,已把中国人吓怕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共产党把人抓”这是普遍中国人的心态。所以共产党是中国贪官的最大保护伞和幕后黑手,它在逼着中国人贪,逼着中国人变坏。你不贪就没钱跑官,上面就无人理你,你不贪就上不去。换句话讲,你不先学会嫖、赌、贪,说假话,官场上就没有你的份,你官越大,就越能贪,法律就越制裁不了你。你不变坏,送钱,送色,就包不到工程,拿不到项目,甚至找不到工作,这就是现在官场上的理念和现实。有一个因贪了几百万而被判刑的高级共产党干部,说自己是清官,引起了众人的讽刺大笑,他却正儿八经的说:“真正的贪官,还在台上作报告,我就是太正直了点,他们就把我害成这样……”

由于中国官场理念的堕落,不论是哪一个行业都已走到了腐败的顶端,社会尽管现在看起来是歌舞升平,似乎很繁荣,也只不过是以最大的资源消耗为代价,最大的环境污染为代价,和最大的道德沦丧为代价所换来的一时繁荣。现在的政府官员哪有想老百姓的,大的贪了把钱上亿存到外国,把自己的子女安顿到国外,因为自己都不相信共产党了,小的贪了办个企业来洗钱,更小的贪不了大钱就来玩国家的钱,没钱贪就借。有一个人曾问一个镇长,你们镇上欠了多少钱,镇长说:一千多万。这人说一千多万怎么办啊!镇长说一千多万算什么,有的镇已欠到了四千多万,要我们镇欠到这个数字,也够我花的。

在道德观念变异的中国人,被钱和女色所充满了头脑的时候,可也得想一想中国的古训,善恶有报之天理,历朝历代的灭亡都是发生在官场道德败坏的时候。天灭中共,已在告诫世人,退党,退团,退队,为自保的退党大潮在中国大地已潮水一般在展开,共产党的末日,只是时间问题。

中共统治的几十年,已创造了许多古今中外的邪恶之最:“讲假之最”,现在干部出口就是假话,党报党刊没有几句是真的,无假不能做,在五十年代谁都知道亩产最高只有五百多斤,共产党的报上却说能产万斤,最后饿死了几千万人;“讲贪之最”,历史上和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贪官,可却不可能有中国现在那样多而普遍的程度;“讲淫之最”,历史上及世界上都有妓院,可都是下流社会的人去的。而中国的高级宾馆,休闲中民,都是干部去的,那些花天酒地的淫乱之地,却用公款养起来的;“讲狠之最”,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进行屠杀,中共却可在全世界都聚集的天安门广场大开杀戒;“讲无知之最”,古今中外都是敬畏天地,讲顺从天意,敬神,敬佛的,可共产党就以无神论教育国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并大肆毁神谤佛;江泽民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并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弟子的器官去牟取暴利,挖掉了无数颗良心。总结起来还有很多,不防都可以先算一算,还能算出多少个邪恶之最。

人类社会的变化,随着一定的规律在变,人类社会的兴衰,可以说随着其道德的回升与堕落相对应。人类有邪恶的一面存在,但人类社会决不是恶人逞凶的乐园。共产党的存在,也许是让其表现一部邪恶之最的教材以教育后人,否则也就不会有它存在的必要。人类社会的存在是上天安排的,现在已到了淘汰中国共产邪党的时候了。

作为中国人,入党、入团、入队是一个不得不为之的普通事情,在中共统治的时候,还以此来衡量其是否上进,是否表现好,以此为荣,所以确实有很多的党员都是不错的人,这也就是上天要给其机会的根本原因。有人认为讲退团退队是搞政治,可站在高一层的理来讲就没有这个概念了。其实在高一点的理来看,只有善恶好坏之分的理。你要行恶就该淘汰;你能走正,上天就选择你,人民就拥护你。

“政治”的涵义,在共产党的宣传中也变了味,作为一个有志义士,能有好的办法来把国家搞好,向国家提一些好的建议,或一些好的主张,怎么就认为是“搞政治”,认为不好呢?共产党整天高喊“政治”,逼迫人民“讲政治”,每次政治运动都搞成“群众斗群众”,使千百万无辜的老百姓遭殃,却都不敢出来说一句话。共产党对中国人民“搞政治”就象一个暴徒强奸了一个纯洁的少女后反而诬蔑少女不贞并继续蹂躏她。作为一个党员,一个团员,一个少先队,你本身又是不是在“搞政治”呢?从根本上讲,就是属于“搞政治”,并且还在维护着一个邪恶的政治集团。中国有六千多万所谓的党员,这些党员除给中共壮胆之外,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呢?你们能挡住中共砍向中华民族的屠刀吗?你们能阻止中共将中华民族推向道德彻底沦丧的深渊吗?其实每次中共屠杀民族的同胞时,你们除表态,拥护邪党之外,还做过一些什么呢?又能做什么呢?

要能真正觉悟,请找一本大纪元编辑部写的《九评共产党》静心的看一遍,也许有很多问题就明白了,其实退出中共是上策,最起码能体现出自己的良知与正义还存在,能认清好坏,能不助纣为虐,在中共真正被淘汰的时候给自己留条退路以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