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过色欲关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九日】看了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在明慧网的交流文章,觉的同修越来越成熟,深感自己的差距越来越大,好象自己从来都没学过法一样,越来越觉得大法的内涵是无止尽的。看了很多同修关于向明慧网投稿的交流,觉得自己作为大法修炼的一员也应该写文章与同修比学比修。

这里我是想跟同修交流一下在过色欲关这一方面的体会,因为自己也曾经在这方面犯过很大过错,自己深深的感到难以启齿。但是,师父慈悲,没有因为我这一个大大的过错,而放弃我,而是一次一次点化我,让我认清楚,那不是我的真念,那不是真正的我,要彻底的和“人”的思想决裂,和旧势力决裂,是师父从肮脏的地狱把我从新拉上来。

我是一九九七年接触大法的,那时听我一个同学讲她学校里有一个女生学法轮功。因为她们是在学校食堂吃饭的,那天吃的粥,这个女同学的粥刚打出来就洒了,因为那粥很热,洒在她手臂上肯定会烫伤的,可是那位女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她跟我讲了这件事,我根本不相信有那么神奇。认为怎么可能呢?不知过了多久,姐姐的同事就向姐姐介绍大法,姐姐就拉着我到她的同事家看师父的录像。当时,也不是那么认真,有的时候还认为师父讲的法跟佛教的有点象,也没有认真听。后来,姐姐把书拿回来了。慢慢的就看书,越来越觉的书上讲的有道理。但是学法不是很精進,炼功也不是很积极。但内心深处觉得我是离不开大法的。就这样带修不修的,走上了工作岗位。

转眼到了七二零,铺天盖地的谎言充满人间,在邪恶的疯狂镇压下,自己一度沉沦,姐姐因为修炼大法失去了工作,领导找她谈话禁止法轮功学员上北京上访。因为学法少,当时根本没有悟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坚定的维护大法。我只是消极的在家里学法,炼功,抱着各种人的观念,一边学大法,一边消极度日。二零零三年在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个做建筑的人,他的家在外地,逐渐的和他熟悉了,于是就陷入到常人的情中,认为自己找到了感情寄托,这是我一生的选择。天天围着他转,根本没有时间看书。心离法越来越远,自己也认为这种状态不对,可是,每次都让情丝缠着,慢慢就流于常人的形式,而且做了修炼人不能做的事情。事后,自己感觉没脸见人。家里人都是那种很保守的人,根本没有想到我会做出这种未婚同居的事情,自己也象坠入了深渊。后来才知道,他是有家庭的,根本不会和我结婚,而且他还有其他的女人,但他对每个人都讲他是单身,骗了不少人。了解到这个事实,觉的象晴天霹雳一样。觉的我那样真心对他,他怎么还会骗我?

这时候我想起了大法,心里想,为什么师父不提醒我呢?师父为什么不点化我呢?心里还有些怨气,这种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来,经过学法,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有人想了,为什么这么多大觉者,这么多高功夫师父不管呢?我们这个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别人不愿干涉。我们这里教大家走正路,同时把法给你讲透,叫你自己去悟的,学不学还是你自己的问题。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没有人强迫你、逼着你修的,修不修是你个人的问题,也就是说,你要走哪条路,你想要什么,你想得什么,谁也不会干涉你,只能劝善。”

后来,又在网上看了很多同修关于过色欲关的交流体会,深深的感到,师父并没有抛弃我们这些犯了大戒的人,一次又一次给我们机会,让我们悟道。这里我想说的是,在这方面有大过错的人,不要因为我们犯了错误,就一直徘徊在消极、悔恨当中,要不断的学法,多学法,多看书,清除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后天观念,那不是我们的真念。只要我们正念足,主意识强,全力排除这个色欲的低级的物质,伟大的师父就在帮我们清除它。我要把已经逝去的时间补上来,做好三件大事。虽然机会不多了,可是只要正法進程没结束,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可是不能再浪费这个时间,机缘一过,我们就再难有机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