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我经常背诵师父这段讲法:“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就我而言,我比较擅长演讲、唱歌、写字,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我是这样做的。

一、用心去讲真相

我平时总是这样想:大法弟子无论走到哪,就要把真相讲到哪,走到哪就要正到哪。每当去集贸市场、早市、公交车、火车上、商店等公共场所,一定不放过该救度的人,通常是先给一二个人讲,一会就围上来很多人,主要先讲共产邪党的罪恶,讲三退,有时讲了很长时间,三退名单也写上了,人们很有兴致听,就抓紧讲法轮功是什么,让他们有机会,有缘份的时候学炼法轮功。

一次是在集市上(连去四次),这次印象很深,很多人围着我,我站在集市的中心,开始讲:“共产邪党的历史,就是杀人的历史,它执政这么多年来,多次搞运动,搞运动就杀人,它杀人的数量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它的残暴比法西斯更甚,它的邪恶、贪婪与欺骗令人神共愤。如今,神就要灭共产党了,我们善良民众快退出党、团、队组织吧,你们能得救度。”我当时给他们逐个编了名字,在场的人全退了。其中有一个人问我:“你为什么这么会讲,这么敢讲,你怎么不害怕呢?你不担心被抓吗?”我告诉他,同时也在告诉身边的人:“我会讲,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我师尊为我开启智慧,我敢讲,是因为我认为没什么不敢讲的,现在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我师父获得世界一千多项奖啊,我原来是一个多病缠身的人,你们看看我现在,都五十多岁了,这么好的身体,不是活生生的见证吗?”这时,他们几乎不约而同,脱口而出:“简直象个年青人。”

我常到外地去讲真相,每次出去都与当地同修约好,共同为我发正念加持。一直到回来为止。最近去北票也不例外,但干扰还是很大。当时,一名同修送我到公路等公交车,车来时那辆车服务员却不让我上车,我俩同时悟到这是干扰,我们齐发正念清理周围空间场。一会儿,我顺利的上了另一辆车,在车上我忽然头晕恶心抬不起头来,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坚持到下了车。下车之后,头晕的竟站不起来了,无奈只好求师父,心里在跟师父说:“师父,弟子头晕支撑不住,求师父帮助。”说话间,我就站起来了,身体马上恢复正常。此时,我激动的背诵着师父的法:“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我用近四个小时,在这里的大街小巷发资料、贴标语,然后来到街面上讲真相,很多人在听,有卖菜的、卖饭的、过往行人,当我讲到三退时,令我深受鼓舞的是好几个人说,你不用给我编名了,就用真名退。这次外地之行,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只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师父会帮助我们闯过任何艰难险阻。

我在单位上班,给同事讲真相,同事连同他们的家人全部退出团、队组织,零四年我在网上真名实姓退党,零五年在单位公开提出退党。这下可惊动了上层,单位领导找我谈话:“我实在顶不住上边的压力,咱们单位上下都知道你炼法轮功,你再看看这些信都贴到咱单位门口了,全是写你是炼法轮功的,党票你可以不要,你的公职还要吗?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我当时心静如水,心想找你讲真相还没找到机会呢,这下行了,我舍得时间,也不让她走,跟她足足讲了三个多小时。主要以讲《九评》为主,让她认清共产恶党的邪恶本质。之后,又讲了法轮功在世界的洪传盛况,让她回想我的工作情况,(因为我工作是非常努力的),又谈了我的身体情况,节省了多少医药费,之后她口服心服的退了党。还问我,她的党费不能不交,我告诉她,就当是强盗抢去了。后来,她当着我的面,把检举信全烧了,过了些日子,我把单位里其余的党员全劝退了。

二、用心去写真相

很多人认为我的字写的快又好,我何不利用这一优势救度众生呢?由此,我平时无论到哪里,兜里都带着彩笔、油色笔、蜡笔,把更多的不干胶留给其他同修。坚持四年多了,每年我都比较系统的把市里及我居住的周边的十几个村庄的公共场所、电线杆上写上真相标语。

当我第一次听到苏家屯事件时,和在场的同修交流一下,认为应尽快把这一消息告诉众生。于是我立即(下午五点)向同修要了一盒彩笔加上自带的,来到大街上,到街道上、楼群里写。主要写:中共天良丧尽,活摘大法弟子器官出售,众生快醒悟,三退保平安。记得当时是脱掉鞋子,光脚写至午夜二点,笔已用尽,我想回家吧,这时,自行车却找不到,找了几个来回也没有,鞋子还在车筐里,没办法只好求师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找不到车子了,求您!”这时,再一抬头,车子就在眼前。其实类似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每每遇到危险和困境都是师父帮我闯过来的,师父恩重如山,我无以言表,我更加抓紧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让师父多一份欣慰。

次日,太阳落山时,我又上路了,当时同修给我很多资料、不干胶,又带上笔,逐个村庄去写、去发、去揭露中共的暴行。当我做到第八个村庄时,跟过来一辆摩托车,车上坐一个很大个子的人,显然是蹲坑的。与我保持五米左右的距离,总跟着也不说话,此时已是后半夜了,我也不理他,我的心态是心静如水。当我上公路时,这人掉头回去了。我又接着往下个村去做,一直把所有备用品都用完,在回家的路上,不知是从哪里来了一辆幽灵般的警车向我迎面驶来,狼嚎似的吼着从我眼前闪过,我当时心里平静的想着师父的法,师父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真的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北美巡回讲法》)我再一次见证了师父法的威力。

平时,我抽时间写劝善信,写劝三退的信,邮往各地时,每个邮箱只放一封,如放两封就采用不同字体写封面,用八开纸,用笔名写三退声明,张贴在公共场所,经常在人民币上写“天灭中共,三退是福”、“法轮大法好”等。

三、用心去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

我去讲真相、劝三退时,有很多时候是众生听我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三退的、理发店、浴池、生日祝寿、开业、婚庆、同学聚会等,我绝不放过这救度众生的大好时机,歌曲《为你而来》、《法正乾坤》、《法轮大法好》等都是我必唱的。有一次我的同学小聚,聊了一会,我便把话题转入了法轮功,向他们诉说我修炼之后的身体状况。当讲到三退时,还没等我的话说完,在场的一人(我的同学的妻子,姓仁)站起来就说:“你说的法轮功我了解,要三退,我不退,我吃的党的饭,花的党的钱,当然拥护党了,法轮功好,你们师父咋跑美国去了,你说法轮功好,你在家炼吧,你别跟我们说。”这时,我平静的跟她说,你提了这些问题,我得跟你介绍真实的情况啊,我师父到美国去,是因为我师父传的是宇宙的法,当然要传到世界很多国家。我跟你们讲真相、劝三退,是救你们啊,接着我提出给大家唱支歌,我先唱了《为你而来》,又唱了《法正乾坤》,好象是唱着唱着就把他(她)们害怕邪党的那颗心给唱没了,完全沉浸在歌曲之中,包容在慈悲的场里,接着又唱了《祝愿》等。唱的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边唱边流泪,在场的人全都哭了,那个姓仁的朋友,流着眼泪不好意思的说:你这一讲一唱,我还真明白了,我代表我全家退队,我能做他们的工作。紧接着全屋的人都同意三退了,我也转悲为喜,也分别为他们编了名字。

有一次在理发店,我发现屋里有很多人,我觉的机不可失,就说,我给大家唱支歌吧,一个年青人说:快唱。我饱含着深情,为他们演唱了《为你而来》,根据歌词大意,略带一些动作,过往行人以为这里在开演唱会,也过来听着,这一唱全屋的人都高兴了,问这问那的,我都给以解答。有一个年岁大的人说,我听你唱歌怎么忽然非常舒服呢?我告诉他,那当然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是炼功人,我是有能量的,周围的人能受益啊,况且我唱的是大法弟子创作的歌。他们一个劲的让我再唱一支,再唱一支,不住的称赞,不断的鼓掌。我又唱了《你我有缘》、《古怪歌》。这时我不唱了,开始讲真相:大家听我说几句话:大法歌声留耳边,心生正念退党团,众生得救多美好,清清白白在世间。现在都有一千多万人三退了,你们也是众生的一员,你们也都退了吧。这全屋的人都高高兴兴同意三退了。

有时,亲朋好友、邻居见面时,他们并不叫我的名字,而是直呼法轮功来了,法轮功来了,给我们唱个歌吧,此时此刻,我的心中充满着甜蜜,我似乎看到了一张张得救的面孔,一双双醒悟的目光,多么幸运啊!我是主佛的弟子,在按着师父的要求救度着众生,师父给了我们世上最高的荣誉。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

我在这几年的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我所面对的多数是一群人,我想这样能救度更多的人,也是按着师父的要求在做,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讲清真相后有要学功的人,要尽快安排学法教功,他们是下一批修炼的弟子。”做的过程中,无论遇到任何危险情况,都能心态稳定,没有生死的概念。体会到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内涵。

以上是我在学法修炼、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所做、所悟的一部份,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