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磕磕绊绊中我走过的八年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前两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我都没有参与,因为我觉的修的不好,愧对师父,没有什么证实法的好经验可供同修借鉴的。可这次看到通知,我想如果再错过了,就更对不起师父。因为不管我修的如何,师父都没有放弃我,这些年在师父的精心呵护、谆谆教导下我才走到了今天,所以我想向师尊汇报一下我这些年来的修炼体会。

一、 对修炼的不严肃,使我陷入家庭的牢笼

母亲在九七年就想让我得法,我对修炼也很向往,可是因为常人心太重又浪费了二年时间,直到九九年三月的一天,在我脑中突然有个声音说“再不修炼就晚了”。我感到时间紧迫不能再拖了,就请来了所有大法书,并且每天到母亲家的炼功点学法炼功。

那时的我对待修炼很不严肃,虽然同修之间也经常交流,切磋,可我就象是师父说的:““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转法轮》

此外,我那追求功能的心也很强,甚至还盼过哪个过路的师父也管管我,给我开天目呢。因为母亲是辅导员,我经常陪她到各个炼功点组织一些洪法的事。本应该以一颗纯净的心来做那么伟大而神圣的事情,可我却带着很强的显示心和虚荣心,表面上却给人感觉很热心,修的很好的样子。带着这么多肮脏的心来学法又怎么能看到法的内涵呢,更谈不上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不移了。这样的我在“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就掉了下来。

“四二五”和“七二零”,邪恶开始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迫害时,我由于学法时间短,对法理解的不深,虽然也去了北京,却因为怕心太重,根本没有达到证实法的效果。从北京回到家,我的魔难就开始了。

母亲于九九年十月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公安局非法抓捕,从此派出所、街道、单位的人经常到我母亲家去骚扰,并抄走了绝大部份大法书和磁带,没过多久母亲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劳教三年,父亲也由原来支持我们学大法到破口大骂,极力反对。公婆丈夫也开始阻止我修炼。

二零零零年新年我也因为传法轮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進看守所,那时候真象天塌了一样,我们家在当地成了焦点人物还上了电视,一时间来自社会、家庭、亲朋好友的指指点点、嘲讽象大山一样压向我,本来胆小怕事的我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再加上对母亲的思念,我开始整天整夜的失眠,痛苦不堪。丈夫托关系送礼,我被放回家,可没想到家里的迫害让我更痛苦,公婆丈夫逼我亲口说不炼了,还规定我不许一个人外出,在家里不许关门呆着,不许……不然的话就和我离婚,看着年幼的女儿,我哭着答应了。那时电视一播放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节目,家人就强迫我看,并开始批判我和母亲,我心如刀绞却无力反驳,那种背叛师父、背离大法后的深深痛悔更加重了我的失眠,我开始吃大量的安眠药来维持睡眠和镇静自己,经常流泪,忧郁使我患上了抑郁症,一到夜晚来临就非常紧张,害怕。我陷入了没有自由,生不如死的困境中。

二、重获新生,突破自身和家庭的束缚

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忘记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二零零一年一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弟弟、弟媳(同修)要我入股开个商店,我终于躲开了公婆的监视,白天可以有自由的时间了。我找出了收藏起来的大法书在生意不忙时看,经常和弟弟、弟媳一起切磋﹑交流﹑反思过去一年里我们为什么掉队,到底怎样修炼,怎么向内找,怎么修心性、去执著,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

以前对学法是一种非常肤浅的认识,也知道大法好,却不能把自己真正溶于法中,不知道怎样站在法上认识法。现在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知道了怎么结合生活中碰到的人和事,真正做到实修。可是每当魔难来时,真正达到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做起来却非常艰难。

首先,从新走入大法,我遇到的头一大关就是严重的失眠抑郁症。通过学法我知道只有作为一个真正修炼的人,师父才能给我们净化身体。而我必须去掉这个对失眠的恐惧心。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

明白了这些法理,我不再把自己当成一个病人,扔掉了所有的药物,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每天除了静心学好法外,生活中碰到的不如意的事,我都把它看成过关、还业,尽量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性去包容、理解别人,这样一来心胸开阔了,心情也一天天愉快起来,不知不觉中我完全成了一个健康的人,我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对恩师的感激,只有更加坚信师父,坚修大法才能回报恩师的慈悲苦度。

我可能就象师父讲的,是那种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溶在一起的弟子。因为在我身上简直没有三天好日子过,魔难﹑干扰一天都没有停止过。公婆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在他们思想里媳妇就是外人,更别说我進过看守所,他们随时都可以找个话茬儿说说我,甚至骂我母亲把我带“坏”了。丈夫脾气暴躁,受现在社会大染缸的污染,整天吃喝玩乐赌钱,三更半夜回家,输了钱或喝醉了酒就找我的不是,大吵大骂摔东西,甚至动手,公婆宠儿子,还是说我不对。伤心欲绝的我经常流泪,但是又知道炼功人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所以虽然也能忍住不和他吵架,却是那种带着气恨、委屈、含泪而忍。

婆家是个大家庭,儿女众多,每到节假日老人生日,都聚在一起,吃饭时二十多人要坐三桌,却没有一个人到厨房来帮我的,我总是最后一个上桌吃饭,洗完碗筷我经常累的腰酸背痛,胳膊都抬不起来,晚上躺在床上,我努力去想师父的法:“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说不定有一天他一下开功了。”( 《转法轮》)“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不会觉的委屈,抱怨。如果是我业力大,欠他们的,我一定要赶快偿还。可是我这种包容在他们眼里变成了怕他们、怕离婚,这也不怪他们,因为我一直没敢告诉他们我又开始学大法了。我决心一定要把家庭环境圆容好,把这些不正的因素扭转过来,这样我才能有更充沛的时间去做好师父嘱咐的“三件事”。

一天我故意把大法书拿回家当着丈夫面看,丈夫生气的问:“怎么又炼上了?”我就耐心的跟他讲:“现在社会上男男女女吃喝嫖赌什么坏事都干,而我从早到晚做的都是正经事,对老人、孩子体贴照顾,不用你操心,而你脾气不好不关心家里,只知道吃喝玩乐,我不记恨你这些,反而用最大的善心对待你,真善忍有什么不好?社会上要都是学大法的就不用警察管了……。”丈夫终于被我说服不再反对了。

没过多久,婆婆趁我不在家翻走了我的大法书,晚上我回家怎么也找不到,急的我直冒汗,看到公婆不自然的表情,我一下明白了是他们拿走的。于是我鼓起勇气向他们要书,这下儿公公暴跳如雷,说:“好啊,你又学上了,国家这么打压你还执迷不悟,你要再進看守所可别牵扯我儿子的前程,离婚!”我就跟他们讲我又从新学大法后身体好了,心灵的巨大变化,可公公更气愤了,拿起笤帚向我打来,我也没躲,婆婆连忙拉开公公并打电话叫来了家里人和我父亲,公公当着大家的面叫我说不炼了,要不然就打电话报警送我去公安局。那一刻我心里非常坦然,我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因为那些在非法关押期间走过弯路留下污点的弟子都在写严正声明一切作废,而我在家人面前曾经答应大家不炼了,这不同样是污点吗?我一定要把这个污点洗刷掉。于是我郑重告诉大家:“从今天起,不论是被送進看守所,还是离婚,我都决不放弃修炼。因为我有一个伟大的师父,教我怎样做个好人,怎样遇事先考虑别人,怎样用善念去对待周围的一切人,所以公公今天打我,我也不会记恨你……。”

看到我身上的几条红紫印,大家谁也不说话了,只有公公一个人还在叫骂要等我丈夫回来商量与我离婚。丈夫打麻将一夜未回,大家散了。经过几天正与邪的较量,丈夫终于被我说服对公婆说:“她要炼就让她炼吧,法轮功也没什么不好,你们也别管了,我不离婚。”公婆一下泄气了,从那以后他们不再监视我了。

而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要用善去感化他们,不论他们说什么刺耳的话,我都尽量不放在心上,不怨恨他们,谨记师父的教诲作为大法弟子就得能听那些不好听的。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讲法 》中说:“人说神什么,神是根本不理会的,你动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觉你做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理会,因为你动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这样吗?你不得放下那些执著吗?能够被人带动的心不都得放下吗?”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愿意和老人在一起生活的,嫌受约束,而我要让大家看到大法弟子和常人就是不一样。在老人生病的时候,我也不攀其他儿女,只是默默的照顾他们,这样一来也感动了亲朋好友 ,并且我吸取以前的教训,不再一味的忍耐承受,而是告诉他们,我之所以这样任劳任怨是因为学大法的缘故,并且经常给他们讲真相,这样一来家里的亲朋好友都明白了大法好,不再相信邪恶政府的谎言和造谣,绝大多数都写了三退声明,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光明的路 。

我在丈夫身上操心最多,掉的眼泪也最多。我一直向往那种男耕女织,恩恩爱爱的生活,可偏偏丈夫不爱回家,很自私只顾自己开心就行。所以没修炼前我们经常吵架,夫妻间感情也不是很好。我也就是因为他才走入修炼的,总想修炼得道后不再跟他和他家人结缘六道轮回就行,有一种用修炼改变命运的想法。

修炼中丈夫带给我的魔难往往剜心透骨,很不好过。例如:丈夫受社会道德败坏的影响,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一起打牌,去歌厅酒店按摩房。输了钱回到家就发脾气,向我要钱,我也很生气,向自己内心找又找不到错在哪,就这样反反复复的陷在这一魔难中。和同修交流,认为第一是旧势力利用丈夫对我進行干扰迫害。第二还是把钱看的太重。于是我先改变了自己的态度和他讲道理,并针对此事加强了发正念,丈夫收敛了许多。

有一个时期丈夫迷恋上一个女人,经常很晚才回家,对我更是不理不睬,商店家里我累成什么样他也不管,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有,我真是伤心到极点了,哭着问同修:“大法弟子真的不能离婚吗?我在这个家再也不想呆下去了。”同修没有回答我,只是把这方面的师父讲法找出来,叫我好好学学法。通过学法,我彻底明白了大法弟子在人世间做什么事,都是在给未来人做榜样,所以路一定要走正。

师父在《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讲法》中说:“你们是跟着我挽救众生来了,同时,我们挽救众生的意义中也包含着挽救人类的道德与被挽救下来的人将怎么样在未来存在、怎么样生活、在什么状态下生活。也就是说,大法弟子不但在挽救众生,也给未来的众生开辟着一条真正的人的生存之路。这都是大法弟子证实法中正在做的。”

于是我下决心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一方面善心跟丈夫交谈这么多年我在支撑这个家的艰辛,而他在干什么,讲这样做带来的后果和应该怎样做人等等。另一方面我也经常找那个女人聊天,体谅她离婚多年的苦处,在她有难的时候帮助她,和她讲大法的美好,和我学大法后为人处世的一些观点、态度。终于她流着眼泪说从未见过象我这么好的人,都不忍心再伤害我。她明白真相并且写了三退声明。又有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真高兴。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

这件事再一次验证了只要我们坚信师父,用心学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丈夫在我一次次的感召下也有了很大变化,现在他也非常相信大法,敬佩师父。他曾经多次在公开场合纠正别人对大法的误解,告诉公安局的朋友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感谢恩师,现在我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宽松的修炼环境。

为了能够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及时得到大法的消息,我们于二零零一年成立了一个资料点,因受家庭限制我不能完全参与進去。可是能为资料点做点小事我也万分高兴。因为我经常出差進货,这样我便有方便条件和同修一起去购买耗材,有几次经历让我非常难忘。记的有一次车上装满耗材,走到半路被恶警拦住盘查,我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随后我立即稳住心神和同修齐发正念,结果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到家。在发放真相资料时也经常有被恶人跟踪的危险事,可总能化险为夷,平安无事 。

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中我走过了八年的修炼路。这其中有多少辛酸和苦难,又有多少幸福和喜悦。恩师为我操尽了心,才使我今天能够遇事比较沉着,冷静,头脑清晰,渐渐成熟了。本应该更加珍惜这短暂的修炼时间,可往往环境一宽松就容易生起安逸之心,没写这篇体会时,我正处在懈怠状态中。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我感慨万千,觉的再不精進,不但辜负师尊的期望,更对不起自己和期盼我们救度的众生。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