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心修炼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日】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个得法十年的老学员,摔摔打打、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有过因得法而使生命提升的无比喜悦,也有过在魔难中走弯路的深深痛悔。我们走正的每一步,都溶入了师尊的无量付出和洪恩;每当我们没走好哪一步时,师尊都为我们痛心。师尊在《排除干扰》中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 回顾十年的修炼历程,我更感受到师尊的慈悲、法的洪大、佛恩的浩荡。我的修炼感悟甚多,每当想写出来时,却又无从表达。现借“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就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向师尊汇报并和同修交流。

一、学法是走过魔难的根本保证

在监狱里,当我第一次拿到师尊的新经文《导航》,兴奋的大半夜没有睡觉,生命的微观细胞都感到兴奋,师尊没有丢下我(我曾在残酷迫害中神志不清的所谓“转化”过,清醒后立即向监狱当局声明坚修大法,但这很长时间都是我的一个巨大心理包袱),我一定要把每篇法都背下来,于是开始了我在“狱中”的背法历程。

我一篇一篇的背,抓住一切时间背,连睡梦中都在背法,整个身心溶在法中;在不知不觉中,身体改变着,看守所、监狱近两年对我的迫害,人已经被折磨脱了形,背法过程中脸色越来越好,白里透红,身体也丰满起来,警察和犯人都感到惊讶,这哪像五十多岁的人,都叫我“老美人”。不仅如此,我感到身体中每个细胞都在同化法,正念越来越强,对邪恶的种种迫害,有了更清醒的认识和坚决抵制了。如邪恶强迫我们上课学“马列”还要考试,如邪恶强迫背“监规”、“唱邪党歌”,如邪恶强迫看佛教的经和诬蔑大法的光碟,如邪恶把省“六一零”控制下的犹大和劳教所的犹大弄到监狱里来加重迫害,我都一一正念抵制,决不配合。

他们看我不“转化”,就把我关進小号子。那时我正在背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每天利用一切机会背法,越背正念越足,无论他们采用什么邪恶方法对待我,我都视而不见,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谁也动不了我。五个包夹我的犯人最后垂头丧气,使尽招数也没转化我,我又从小号子搬了出来,一直到我出狱,再也没人跟我谈“转化”的事了。最可笑的是,我出狱那天,他们想让我在“释放证”上签名,两个队长嘀咕了一番,谁都不敢向我开口让签字,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监狱,从新走入正法洪流中来。

这几年我按照师尊要求做好三件事。首先是学好法,通背了三遍《转法轮》,感到心性在提高,层次在升华,大法的法理溶入到了我的一思一念中。双盘打坐一直是我很难过的关〔我大腿受过伤〕,七二零前,刚刚双盘上,打坐半个小时都痛的死去活来,被非法关押了三年也没好好炼功;没想到,在第一次背《转法轮》过程中从半个小时一下突破到一个小时;救度众生的事也做的比较顺利。

学法松懈就容易被邪恶干扰。今年上半年,我曾有一段时间忙于做事,这时在外地工作的女儿〔不修炼〕在婚姻问题上随波逐流,闹出许多事来让我烦心。我一向认为自己对情看的很淡,此时却怎么也放不下。我不断的打电话跟女儿讲道理,她就是不听,最后干脆不接电话。搞的我发正念时也想她的事,干什么事都想着这件事,书也看不進去了,感到很痛苦。这时我站在师尊法像前,请师尊帮我,请师尊加持,然后我静下心来读《转法轮》。开始读一讲时满脑子还是胡思乱想,我继续往下读,读着读着心越来越静,两讲快读完时心中豁然开朗,一阵热流通透全身,身心都感到无比的轻松……。过了两天,女儿主动打电话来,让我别为她操心,她会把问题处理好,让我放心。通过这件事我再一次体悟到了大法弟子沐浴在佛恩浩荡中的幸福。

在学法中,我体悟到,只要我们学法,法就在归正我们自己空间场内那些不正的因素;不只是我们表面身体在学法,我们层层空间的生命体和我们周围的生命也都在跟着学法、同化法;所以,我们学法就是在救度着一个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

二、去怕心,走出死关

师尊开示:“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修炼是严肃的,这样怕下去,什么时候能不再被怕心牵制?”(《走出死关》)

共产邪灵迫害以来,在大陆险恶的环境中,没有怕心是修出来的境界。一些学员或多或少都有怕心。有了怕心,有时表现的就象惊弓之鸟,常人中还有句话,叫“疑心生暗鬼”。对怕心,要正视它,在法理上有清醒的认识,不能借口安全问题而放纵怕心(当然,去怕心不等于不讲安全,关键是要找到自己有漏的那颗心)。去除怕心,源于对师、对法坚定不移、金刚不动的信,和向内找,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或存在的严重的漏。

我曾把自己在监狱里所经历和所接触到的邪恶迫害事例,有五六个人,用真名真姓,写成揭露文章,在明慧网上曝光了。曝光不久,有个揭露文章中提到的同修,被“六一零”的人找到家里去了,就离开了家。而我自己住家楼下(当时我没住在自己家里),布满了警察和居委会的人。我妹妹(炼功人〕特意来告诉我:有同修认为曝光文章不该用真实姓名(因为有的同修住在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就是冲那篇文章来的,并嘱咐我在家里不要出去,关好门窗,不要开灯,要让人觉的这房子没住人。当时,我压力很大。揭露文章我之所以用真名真姓,是觉的这样更有震慑力;现在出现这个情况是不是我做错了呢?如果因为我没考虑周详而招致同修受迫害,我岂不是……那时我才从监狱出来不久,也怕再被抓。有的同修建议我不要再想抓不抓的事,否则就是求迫害了。在难中,学法一时也学不進去,发正念也不静心。这样不行!最后,我心一横,正念起来了,要把这个问题想透了。我到底怕什么?我用真实姓名曝光邪恶,在法上做的是正的。即使这次是因为那篇文章被邪恶抓進去了,我死,也决不再被“转化”。就这一念,我突然觉的自己轻松了。就在当天,警察都撤走了。后来据我妹妹打听来的消息:是因为我住家附近有一家,没住人,房子被赌博的人撬了,警察是为这件事情来的。而被“六一零”找的那位同修,也并不是因为揭露文章。

现在想来,当时就是因为有怕心,所以就幻化出来了这一切,一切事情都让你觉的这是真的,来扩大你的怕心。而你心一横,真的放下执著,这一切就烟消云散了。表面看来,这是个误会。可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情呢?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情。真真假假,其实都是冲着这颗人心来的,是变化的;大法的原则在制约一切,去掉人心,所遇到的才是真实的,人心不去,假相可能就被旧势力演变成常人中的真实。

类似怕心贯穿在其中的事情后来又有几起。我们在救度众生中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包含着我们修炼的因素在里面,遇到的问题跟我们的心性都是息息相关的。这是修炼中的常识。怕心作为一个死关,是必须要过的。严格的讲,怕心是修炼人的耻辱。去怕心没有捷径。溶入法中,自有法的威力。

三、梦中点化,劝退救人

由于我修炼后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我的亲属、朋友、同事等对大法都有一定的正面认识,对于我做好人坚守信仰所遭受的迫害,也都很同情。《九评》发表后,劝退成了当今大法弟子救人的一个重要途径。对大法有了一定的正面认识、却不退出邪党组织的人,是危险的。我的交往圈子中,有一些是××党社会的所谓“受益者”,有较高的地位,是“混的不错”的人,我几乎人手一册的送《九评》,可劝退并不是很容易。我这里想说的是,只要我们有救人的这颗心,师尊法身就会给我们安排。

我认识的朋友中,有一对夫妇在外地工作,都是高干子弟〔老红军〕,男方本人是部队副师级干部转业,我从梦中知道他们回家乡了,就给他们送去《九评》,男方当时就看了起来,当他看到“绑活票”一段说:“这本书写的太真实了,我父亲就是在李先念手下专门‘筹集军饷’的,很早就去世了,一次他部下来我家,谈起我父亲时说,你父亲太狠了,当年筹军饷,到地主家弄银元,杀地主一家一家的杀……,后来我常想:我们儿女之所以都混的不太好,就是因为我父亲杀人杀的太多了。”紧接着我劝他们退党,他们马上同意了。

一个朋友是副厅级干部,事业上比较顺,青云直上,有“拿××党的钱,给××党干事”的思想。劝他退党很难,我有时都想放弃了。我一天做了个梦,梦中他二十多岁,穿着中山装,一句话也没讲,就是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我当时一惊,醒后悟到是他明白的一面求我救他。我打电话约他,他说很忙,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在电话中说:我梦到了你,你很危险。让我救你。他一听,马上就来见我。这些年他家里并不是很顺,他妻子和孩子都有病。我说:你虽然还没信神,但神是存在的。你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肯定做了一些违心的事情,所以家里有不顺。你现在腰是不是不舒服(他惊讶的点头承认),那就是共产邪灵附体在那。他同意退党,拿了装有九评录音的MP3去听了。

还有一个朋友,出了国,我们失去了直接联系。一次我在梦中,看到她从一个高坡直往下颠,我着急的喊:危险!我就找人要她的电话,她知道后,从国外给我打电话。她在不久前也梦到我了,她对神还有些相信。我给她讲退党的事情,她当时就退了。前不久她回国探亲,帮她女儿退了团,并劝她在银行当主任〔处级〕的姐姐退了党。

在师尊的安排和加持下,我陆续劝退了一些人,他们大多是常人社会中比较有影响的人,如党委书记、大学副校长、一定级别的官员包括高干。这类人同样是有缘人,虽然受××党毒害比较严重,但只要我们有心,佛法无边,他们还是有可能得救的,这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   ※  ※

一个生命能在大法中修炼是无比幸运的,“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要珍惜这万古修炼的机缘,珍惜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做一名勇猛精進的真修弟子!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