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路上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个老年弟子,几乎没有文化。学了大法后,慈悲的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又给我智慧,使我能够静心学法,提高认识。在学法过程中认识了很多生字,还悟到了很多法理。修炼前我满身是病,九六年走上修炼之路,炼功半年百病不翼而飞,在我身上大法体现出许多奇迹。

有一次没带钥匙,无法進门。在门外等了半天,突然想起:“一指那个锁头就开了”(《转法轮》)。就用了一个旧钥匙,刚插進去锁就开了。又一次我看见街上挂了几条诬蔑大法的横幅,我们就发正念清除,过了几天就没了。只要正念正行,法就显神威。

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迫害中也没有动摇我坚定的信念,总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记的临出狱时邪恶威胁说:“不转化送你到‘法轮功基地’(洗脑班)去”,这时我只是默默的发正念,不答理它。她好象很没意思的说;“路在你脚下,你自己选择吧。”我说:“我知道该怎么去做。”邪恶哑口无言,过一会儿又问:“你回去怎么面对社会。”我马上说:“随其自然。”关键时刻只要心中有法,邪恶也无可奈何。这时的我心中没有执著和怕心,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突破困魔

当前有个最大的障碍——困魔,这个东西干扰我学法已有两个月了。总是突破不了这个关。白天忙家务、讲真相,学法时间少,晚上学法就发困。这是觉的环境好了,从而放松自己,求安逸之心作怪,被邪恶钻了空子。

那是在零五年三月,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高密度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为了顺利推《九评》,我们也高密度发正念,每天发十几个整点正念。除了忙家务一些事外,晚上就是发正念、学法,那时根本就不发困。近期一拿起书就瞌睡,书在手里拿着,眼瞅着书,姿势也没变,人已经睡熟了,睡的很香。等睁开眼学法时,都找不到地方,从头再学,又睡着,就这样三天也学不了一讲。干脆不学了,炼功吧!炼完前四套功,再去学法,不困了。

这时书上出现了很多小圆点,由白变成金黄色,闪着金光。起初我以为是灯光照的,于是好奇的仔细观察,满书都闪烁着金色的小星星。我不眨眼的看着,越看越多,都在字里行间。后来变成一簇簇的花朵,再看是梅花,花瓣非常清晰。如果有枝茎连上,就是一棵美丽的梅花树。“一院奇花春有主”,那不是大法弟子整体吗?为什么只是花瓣呢?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本地大法弟子互相联系、整体提高方面没做好。

放下执著

我这个人从表面上看,表现很善良,不占别人便宜也爱帮人。我用常人的标准衡量自己,总觉的比别人好,一直自我感觉不错。其它都能过去,就是在家庭中爱发脾气,形成一套自作主张,我说了算的习惯。把这颗心一直认为是自己。现在才发现满身都是毛病,私心、妒嫉心、虚荣心,人心一个一个的往外冒。

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们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在家里谁要惹着我,我就大发脾气,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时不时的埋怨别人。正象法上讲的“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洛杉矶市讲法》)这不是私心吗,这不是没向内找吗?当常人时做‘好人’是为了名,让别人说自己好。现在这些隐藏几十年的人心全翻出来了。

邪党经常喊“为人民服务”、“尊老爱幼”,可是谁要说实话,它就把谁整的头破血流。文革时学生打老师,子女打父母。邪党给我灌输了一套察言观色的坏东西,生怕别人伤害自己,从小就学会了保护自己,名利心很重。被党文化洗脑了的我曾经千方百计的给邪党助力,上学时,有一次老师出了一道作文,题目是‘我的志愿’,我就按照邪党的号召,在作文里写上“支援农业第一线”。后来被下放到农村,吃了不少苦,生活受到挫折,心灵受到伤害。折腾了一身的疾病,使我不能动弹,常常晕倒在地,久治无效,这就是给邪党助力的结果。还有邪党文化给我灌输了伪善、假面具,很能诱惑人,看起来对谁都没意见,矛盾来了也能应付过去。心里根本就不服气,从而造成了很大的妒嫉心,这不危险吗?能修圆满吗?

我在写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的思想业力干扰我。这点体会写了三年,写了十多次都没成功。经过这样反来复去,几年的磨蹭。终于悟到,每次都是自己心不纯,思想业力、旧势力的因素在干扰着我。当我明白了这个理,学法时也不打盹了。打坐时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

清除了邪恶,摆正了关系,冲破了人心的阻力。我就象脱了一个壳,轻松多了。最后以师父讲法共勉“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