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信法,师必呵护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得法后,师父给我太多太多,我为大法的付出太少太少。说实话,自99年7.20以来,要是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明慧周刊全球同修整体的交流,靠我自己是走不到今天的。

我几十年前用常人手段治好的胃病、肝炎、痢疾师父全给我翻出来了,而且从根上清理了。我不到50岁就戴200度的老花镜,开始看《转法轮》时都是戴着老花镜看的,炼功不到一年可以不戴老花镜了。我现已63岁了,现在看报纸都不戴老花镜了。我很喜欢看《明慧周刊》,虽然字很小,但那上面的字一笔一画都看得清楚,全世界的医院哪个能治老花眼?师父说了,“气功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

我自九九年初得法至今,无不感到师父佛恩的时时呵护。二零零二年,我因在散发真相资料中有漏,被恶党的恶警绑架,并遭非法抄了家,后被关押在重庆井口恶党洗脑班八十四天才放回家。因为当时恶警说了,因你数量不够,只有几十份,才没判刑。恶警说如果上了一百份就会判刑。其实,当时抄家我也搞不清楚有多少资料,当我从洗脑班回来听家里人说还有好大一摞,我估计有一千多份资料。就十来平方的屋子,几个恶警到处都抄遍了,明明在大柜子下的,他们没看到。后来我才悟到是师父保护了我,没让恶警看到,否则少不了被非法判刑。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凌晨,在川东一城市火车站候车,当时我们是两个人,因头两天在城里我给了他一本九评。当时给他时,我忽略了安全,没有给他交待叫他不要在公共场合看和被警恶抓到的利害关系。因离检票还有几十分钟,候车室的椅子也长,我就躺在椅子上睡觉,睡了一会儿,我坐起来时,我发现与我同行的朋友在看九评,而且在他旁边多了两个陌生人。这两个陌生人一直两眼一直盯着看起来九评,这两人配有手机,夹着公文包,我当时判断可能是便衣特务。我立即想到:怎么办?但我那朋友还不知道,因他是常人。这一次我很快镇定下来,我也没怕。我起身到厕所去了一趟,在厕所我想:请师父加持,不能让恶警干坏事,如果他们干了坏事,是造了破坏大法救度世人的大业。同时想了一个“定”字,把那两个恶警定在那里。

不一会,候车室的喇叭就开始喊上车了,于是我和朋友一起随着很多候车的人排队检票上车。候车室的人都动起来了,就是那两个人不动,当我们進了检票口的门,我站了一会儿,回头看候车室的人都走光了,已经没有人了,但是那两人仍然在那里一点不动。这时我证实了我的判断是对的:那两人不管是乘车的还是送客的,都会起来,但他们就坐在那不起来。同时我亲身感受到佛法神通的威力,把那两个便衣特务定在那里了。我们安全上了火车后,我才给朋友说:这些资料不要在公共场所看,回家去看,如果被恶警抓住了要判刑的。

这样,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安全到了目地地各自回了家。后来我问了朋友看了以后有什么看法,他说:写的很好,共产党就是坏。经打听,朋友不沾党,不沾团,就不存在三退。我说,这本“九评”我送给你,可以给你亲戚、朋友看。

还有一次是今年七月底的一天,我去一同修家送《明慧周刊》,平时我都是白天去,这一次是晚上去的。到同修家门口,铁门紧锁,推、拉都不开,我按了楼层与密码,想叫同修开,按几次都没有动静。这时我想到了师父帮忙,我要進去给同修送明慧周刊。因我每次送周刊的目地想到的都是为了同修的提高。不一会,铁门就自己开了。于是我就進去把资料送到了同修家。到同修家后,我问他:你听到门铃响没有?同修说:没听到。我问:你们开门没有?他说没开。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帮了我。当时我心里很是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