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上演“金蝉脱壳”的目地

评再次承认器官主要来自“死刑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中共卫生部副部长在2006年11月14日于中国广州举办的人体器官移植会议上公开宣称,中国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除少量交通事故死亡者之外,大部份来自于死刑犯”。该消息立即通过中共“喉舌”英文版“中国日报”在18日向全世界通告,其意图在于掩盖更惊人的罪恶。

国际社会谴责中共非人道的摘取死刑犯器官的卑劣行径,由来已久。由于中共长期的洗脑教育,很多同胞对这种在西方看来极不道德的行为,并不觉的难以接受,甚至按照中共的逻辑,把任意摘取死刑犯器官的非人性的行为,当作“做好事”。因为没有内在的压力,所以,即使国际社会一再谴责摘取死刑犯器官用于移植,中共始终不以为然,甚至早在2005年7月,就由这个副部长在国际肝脏移植学术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开承认,“绝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了。

对于一贯把国际社会谴责其迫害中国民众人权的行为说成“干预内政”的中共,这次居然重提国际社会早就清清楚楚的“丑事”,并且高调宣扬,或许能够让不明中共骗术的人以为它会“洗心革面”,但是对明眼人,其目地暴露无遗:施展“金蝉脱壳”之计,逃避“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更严重的指控。

在今年3月8日由证人向国际社会指证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用于器官移植、牟取暴利以来,国际社会要求进入中国大陆进行实地调查的呼声不断攀升,中共受到的压力远不是“摘取死刑犯器官”可比的,因为这是“活体摘取”,是为牟利而杀人,并借以从肉体上消灭坚定的信仰者。中共很明白,无论如何不能承认这项指控,因为这远远超出国际社会对人权迫害的心理极限,是任何有良知的人都绝对不能容忍的。

在这种极大的压力之下,中共立即乱了方寸。

在沉默了20天之后,中共首次在3月28日矢口否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声称所有器官都有捐献者的授权,都是合法的;同时更进一步宣称,绝大部份器官来自亲人捐献和交通事故死亡者。由于反应“过激”,中共忘记了,它在之前的八个月之前已经承认过了:“绝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

其次,在证人指控的35天之后,中共高调报道受控医院的自辩,以医院医疗设施有限、不能符合“器官移植”所需条件等说辞,回避、否定其在法轮功学员活体上“摘取器官”的指控。但是,了解中共摘取人体器官的人们都知道,“器官摘取”往往不在“器官移植”现场,有时就在死刑犯受刑的刑场上,可见所谓“条件有限”并不“妨碍”中共“摘取器官”。

中共显然知道这样并不能洗脱罪名,遂在之后又带领美国外交官参观受控医院的医疗设施。非专业人员在嫌犯的引导下,没能看出活体摘器官迹象,这本是一个常识,但是中共借此却大肆宣扬它经受了国际社会的调查,再次否定这项指控,却也从另一面反映了指控的真实性。

在中共看来,一方面死不认账,另一方面拒绝调查,就能够矢口否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指控。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加拿大两位独立调查员进行了无可辩驳的调查,用各种各样的实事和证据表明,这种大规模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非但没有因为国际社会的压力而停止,反而肆无忌惮的继续、公开的进行。这是2006年7月6日的事情。

面对这份长达46页证据确凿、论证精密的报告,中共指出了两处中国地名的拼写错误,另加上一些对调查员的人身攻击,算作正式的回应。但是,国际社会却普遍接受了报告列举的实事和结论。不仅加拿大政府表示高度重视这份报告并支持更进一步的调查,美国、澳大利亚、欧洲许多国家以及台湾等国会、媒体及社会大众,都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这种超出人性考量的邪恶行径。由于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直接进入中国大陆进行实地调查的呼声再次升高。

正是在这种道义的谴责越来越广泛、正义的压力越来越难以承受的情况下,中共超出一般人的预料,居然主动“旧话重提”、“自揭伤疤”,当众认控“摘取死刑犯器官”这种普遍认为已够卑劣但并非它最不敢暴露的罪行。

但是,人们不难看到,中共的这种做法,其目地很清楚,那就是:采用“金蝉脱壳”的伎俩,认下能够承受的了的“账”──摘取死刑犯的器官用于牟利,期待人们忽视它死也不敢认的“账”──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其实,了解中共邪恶本性的人们,不妨思考一下:在中共把法轮功当作最最危险的敌人的公开政策之下,在“610”统辖的“公、检、法”“对法轮功可以不讲法律”的情况下,在死刑犯的待遇高于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社会环境下,是不是可以理解:中共是不是把法轮功学员当作死刑犯对待?中共宣称的“大部份器官来自死刑犯”包括不包括法轮功学员?摘取他们的器官的时候,他们是被行刑之后还是在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