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个被绑在床上的人是你

告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

【明慧网2006年8月14日】看了“新唐人电视台”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同时我也不由的想到了自己一段的经历。

我本科时学的是动物生理,很接近医学,经常要用动物做活体实验。那时我们用的比较多的是蟾蜍和兔子。印象很深的是做兔子实验时,给兔子打上麻药,麻药要适量,太多的话,没等实验结束动物就死了,太少的话,实验过程中兔子突然醒来,会发出很痛苦的叫声(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兔子会叫),让人不寒而栗。等兔子失去知觉时,把其绑在实验床上,开始解剖试验,也是开膛破肚,实验结束后,剪开颈动脉,使其流血而死。我们实验中只有一次兔子醒来,赶紧补麻药,减少它的痛苦,但是它的叫声却让我们的手都发抖了。

当时有一位同学说:如果是我们被绑在这里,醒来时发现自己正在被开膛破肚做实验,那是什么感觉?她的一句玩笑,却让我们陷入了深思。虽然当时学生都不相信轮报的事情,也不相信在当今社会真的有人会把活人开膛破肚做实验,但是人性的良知让我们觉得这确实是很残忍的事情。毕业时,我们都惊恐地发现,我们已经对这种实验很习惯了,杀动物时毫不手软,不再有那种心颤的感觉,而且好象什么动物在我们眼里都一样,是试验品。如此发展下去,我们都担心自己会善良不再,变成“冷血杀手”,甚至有人说:我们最后这样会不会觉得杀人也不可怕了?我们不敢想。也有男同学说:决不娶学动物生理的女生!因为说不定哪天晚上她梦游起来,把自己当动物给做了实验!(我们班女生比男生在做实验时更麻利,主要是想尽快减轻动物的痛苦)当时同学都很善良,虽然只是一些玩笑,但是大多数同学毕业后还是纷纷转至分子、微生物或生化等专业。当然,我不是否定这个专业,只是谈我们这些当事人的心情。

当时在法理上我并不很清楚,通过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我终于想明白了:其实在做这种实验时,人的魔性就在增加。我们当时觉得奇怪自己怎么心硬了那么多,杀动物时不再心颤,其实就是有一些不好的东西已经在控制我们了。

那些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我只想问一问:如果那个被绑在那里任你们宰割的人是你,你是什么感觉?当你那一刀割下去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那一刀有一天也会割在你身上?也许你认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可是你知道了这么多秘密,如果中共有一天要彻底消灭不可靠的证据,认为你有可能泄密,把你也秘密关起来,以他们的丧心病狂,你也许也会成为“器官捐赠者”。

人心本善。我相信每个第一次作这种工作的人内心都会颤抖,可是做多了的时候,也许就真的把人当材料而不再颤抖,其实你不知道,这时的你已经和魔鬼一样了。你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哪一天晚上梦游,把自己的亲人也……

我不想诅咒那些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人,我只想劝你们扪心自问:如果你是那些被绑在床上的人,你该怎么办?如果你人性尚在,请帮助这些人,站出来揭露那些邪恶,为自己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