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正念救度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尊敬的伟大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向伟大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和交流的题目是:放下自我,正念救度世人。

一.在火车、汽车、面的、板的、三轮车上讲真相

我出门的机会较多,我就尽量的利用好这机会讲真相劝“三退”。坐车时,只要有站着的,我就尽量的把座位让给别人,上下车有困难的,东西带的多的,我就尽量的去帮助他们,然后再给他们讲真相,一般效果都很好。

有时只针对一、二个人,三、五个人,更多或者全车厢的人。时间允许,我就多讲一些,时间短的,我就开门见山,哪怕只有一、二分钟我也不放弃。同时我会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切入点和不同的方式方法和他们讲好真相。使很多有缘人不但知道了大法好和九评真相,而且还做了“三退”,有的甚至表示想学法轮功

但有时也有一些顾虑心或者确实感觉很累,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想说,可是休息了一会,看看车厢里的人,想一想师父的慈悲苦度,谆谆教诲和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马上归正自己的心态,发一会儿正念就又讲了起来。有时正念足,场清理的好,讲的整个车厢象被功覆盖住了一样,有时我讲完半天,人们还没有回过神来,有时下车了司机还没有表态,我就利用付钱时和他说:我用化名帮你退了吧,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你曾经入过的党、团、队,祝您行车平安顺利,生命永远幸福美好。一般他们都能欣然同意。

一次上车前,我想今天有特殊情况,就不讲真相了,可是刚一上车,乘务员就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问了起来,他说:“法轮功,你还炼不炼哪?”我说:“不但我炼,现在已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不但炼的人身心受益,就是没炼的人,心里常念‘法轮大法好’的人,一身病都好了,甚至一些麻烦事,危险事都化险为夷”。

刚开始讲时心里有些摇摆,但他不断的问,我不断的回答,心里也不断的平稳,后来把心一放,站在机器盖子旁边,面对全车厢的人大声讲开了真相:从江泽民妒嫉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编造天安门自焚、傅怡彬杀人栽赃诬陷大法,到其在多国被起诉;从邪党理论的断言到东德、西德拆了柏林墙、苏联和东欧共产党一夜之间和平解体、中共高层到普通百姓已无人再信共产主义;从中共许诺民主共和、人民当家作主到运动不断、杀人不断、八千万冤魂惨死在中共的屠刀下;如今的中共已无官不贪,腐败透顶,如今的中国在共产党无神论的强力破坏下,黑社会横行,娼妓遍地,五湖四海全被污染;从二亿七千万年前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到圣经《启示录》的怪兽和人们被它打上的印记;从邢台、海城、唐山地震和吉林的陨石雨到共产党血债累累,天灭中共已在劫难逃的定数天理;让人们赶快用化名、小名抹去邪恶的印记,三退自救保平安。整个过程自然流畅,气氛祥和,全车上的人都静静听着,有的脸上还露着笑容,只有对面的那个人有些不安,乘务员说:“某书记,你也好好听听吧。”有位姑娘竟坐过了车站。司机说讲的真是太好了,听的太过瘾了。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安排和加持,让我放下自我,正念救度世人。师父《在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中告诫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因此我悟到某书记的不安是我有了分别心把他当成了特殊人。女孩的过站提示我应该珍惜机缘,时间有限,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转瞬即逝,没有及时帮助世人三退,我还是很遗憾。

二.在浴池里讲真相

我在浴室里、休息室里讲真相。有一位明白真相的搓澡工只要我一去,他就喊,“法轮大法好。”有人说,你干啥去了,好几天没来,再给我们讲讲吧。有一位明白真相做了“三退”的老干部在早市上看见我时大声说:法轮大法好!我为世人觉醒后的义举而欣慰,同时修炼的实践告诫自己:说好说坏都别动心,金刚不破才能解体邪恶,救度更多的世人。

来洗澡的人各个阶层的都有,每次洗澡我都尽量延长时间把真相讲好。经常有人说。“你是什么学校毕业,你讲的咋那么好。”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用别人的嘴点化我,鼓励我,让我“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洛杉矶市讲法》),抓紧时间讲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所以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好!我们的师父好!《九评共产党》这部天书好!法轮大法不但使我们身心受益,还给了我这样的智慧,我们的师父教诲我们时刻都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自己,做什么事都要首先想到别人。大法弟子人在俗中、念在方外,是不求世间得失的,更不会要世间的什么权力。大法弟子顶着这么大的迫害和压力,只是告诉大家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在天灭中共的大劫难中,如何给每个人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与永生,甚至包括那些曾经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大法弟子心中只有慈悲,没有敌人,只有救人的份。

某教养院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名警察,明白真相后非常激动,我用化名帮他做了退党声明。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形势虽然发生了很大变化,可是摆在大家面前的压力并没有小,救人现在是很紧迫的,而不明真相的人又大有人在。”说起来我和这名警察还真有缘份,那天我特意去一个陌生的理发店理发,刚理到一半正准备刮脸时,他走了進来,理发员问我忙不忙,让我先等一等,先给他理。我就利用给他理发的机会,继续讲真相,理完发他默不作声的走了。

我帮店里相继而来的两个人和店主三人分别退了党、团、队以后,我就来到了浴池,在浴池里看见他时,我们俩都很惊讶。他说他从来不到这里来洗澡,这是第一次。我们的缘份真是太大了。

我问他看过《九评》吗?他说看过,我和他讲迫害真相时,他说:我们那里也曾经关押过两名大法弟子,但是我们那里没有打人。他们回家后还都给我来了信。当我说出二个参与迫害人的姓名时,他说:我就是那个队的队长,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说你们教养院很多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都被详细的曝过光,全世界都知道,很多参与迫害的骨干还被上了恶人榜。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过是非常大的,有很多参与迫害的人,都遭到了不同的报应、麻烦、疾病、横祸、绝症、有的甚至没有了生命。因为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如果真的能在明白真相以后,发表严正声明,真心忏悔,加倍弥补,从此以后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退出共产邪恶组织,也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他说:我真的很佩服你们,你们真的很了不起。我和他讲的时间很长很透。同在休息室里还有一位是某局的退休书记,此人曾追随江氏集团在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某某某被非法关押期间,做过该大法弟子的洗脑工作和代写过不修炼保证书。另一个是此书记的儿子,也是一名政府官员,爷俩都听过我讲真相,但还都没有三退。记得以前有一次他做着手势恶狠狠的说:共产党还是手软,要把你们“脖齐”了,看你们还炼不炼。我说老百姓用血汗养活了共产党,而共产党宰杀起老百姓来,一点心都不软,手都不软,这样的党不危险吗?!我一边用眼睛直视着他,一边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他一头倒在床上,呼呼的喘着粗气。我知道我自己还有对迫害不公和对其党的恨、气,争斗心还很强,这是我救度众生中的最大障碍,我必须得把它修去。

以后见面我还是和他先打招呼,后来真相听的多了,他也变了样。一天和我说某某要找你炼法轮功呢。我想只要我有慈悲化钢铁的心,就一定能使他们得到救度。我曾去过好几个浴池,使很多各阶层的人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

三.在买菜、购物和来往行人中讲真相

我家离菜市场很近,早晚人很多,我就利用买菜、购物和来往行人讲真相。买菜时不计较,算帐时不抹钱,有困难需要我帮助的,我就尽量去做。不管是什么人,我都想办法和他们讲真相。劝退时用最大的慈悲心和耐心尽量的顺着常人的执著做,害怕的、拒绝的、说不好话反对的、我也尽量不放弃,有时一走一过就能劝退几个。有天早上一个多小时就劝退了十人。

一天下午,市场上一名六十多岁的男子搀着自己的老伴艰难的行走着,我返回身来问他们,老头说老伴是脑血栓已经几年了,我说我告诉你们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虔诚的默念九个大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说有次我遇着一位老熟人,今年六十一岁,脑血栓八年了,严重时右腿不好使,右胳膊弯着伸不直,右手指叉叉着。我遇到他时,他说他已经好了三年多了。我问他咋好的,他说他家大门外边的电柱杆上用红铅油写着“法轮大法好”,电视上演李老师给学员治病学员跺脚的事,他说电视上说不好,我偏试试。我天天跺脚,伸胳膊,动腿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一晃已经好了三年多了,手、胳膊、腿全都活动自如了。

还有位妇女得了一种怪病全身动不了,到哪也看不好,后来请来一位高人,高人告诉她:就是你们家挂的那张毛××象做的怪,你们赶快处理它,家人照办以后,第二天病全好了。现在马克思和毛泽东的书被评为全世界最坏的书里排名第一和第三。如果你们家里有他们的书、画象、照片、塑象赶快把它全都处理掉。

我问他们看过《九评》没有,他们说没有,我说那本书写的真好,有机会你们一定好好看看,共产党谎话说尽,坏事做绝,因为《九评》中说的都是事实,无法用语言回击。

去年的保鲜、重温党章党史、从新对血旗宣誓,皆因此而起。历史上很多预言都预示了天灭中共在即,并且要有大的自然灾害和瘟疫淘汰人,唯有知道“法轮大法好”和发表严正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才能在劫难中留下。他说他是党员,老伴是少先队员,我说那我就用化名帮你们退了吧,他们表示同意。老头说:“你说的话我们听明白了,回家照你说的办。谢谢你啊。”

四.向偶然相遇的人讲真相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教诲我们“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

农贸市场里有两个四、五十岁象是很有身份的中年男子,一边走一边唠着打不打台湾的问题,我顺势跟过去说:“其实台湾问题只是一种炒作,一种掩盖内部矛盾,煽动民众情绪,转移老百姓视线的一种手段。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份江泽民将黑龙江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三十多个台湾大小的大片土地拱手送给了前苏联,这片土地是俄国沙皇用战争抢夺的我国土地。国际法《尼布楚公约》规定靠战争和暴力强占的土地不予承认,清政府、列宁、斯大林、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都不承认,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一个象香港、澳门一样讨还的机会。江泽民不惜重金收买各国政府和出卖国土的目地,是掩盖其治国无方、迫害法轮功、充当苏俄特务、编造假出身和其淫乱的历史。历史上早有预言预示了台湾只有在中共解体以后,才能和平回归。因为物质运动是有规律的,中共在各种运动中迫害死八千万人,迫害了各种信仰和修炼真、善、忍的人,同时也打倒了自己,目前中共这挂列车已经开到了悬崖上,你不赶快跳下来就一定会和它一起车毁人亡。”我用化名帮助一个人做了退党声明,并大声对走在前边的另一个人说:“宁可信其有,也别信其无,我说的话你一定要好好的想一想,早日给自己的生命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通过那名还没退党的男子的教训,我悟到党文化的强制洗脑和历次运动、政治运动的恐怖训练,使中国人都太怕共产党了。大法弟子必须给他们壮胆,用强大的正念,慈悲心和智慧去救度他们才能不错失一个有缘人。

一天早市有两名白白净净的老年夫妇买葱时,我顺着他们的执著,启发他们的良知善念,很快使他们明白了一些真相,但是再往前走时,他们却突然间躲進了一个卖鱼人的身后,围着买鱼的人很多,我笑呵呵的冲着人群大声说:“言犹未尽哪,这么善良的老人,我不把我心里的美好祝愿告诉您,我真是太遗憾了。”二位老人被我强大的正念、真诚和善良所感动,双双退了党。

五.时刻保持强大正念,才能慈悲救度世人

一天有几个人在楼下聊天,其中有一位妇女已经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对她丈夫,我误以为以前我们认识过,从而放松了自己。我过去和他们讲真相。她丈夫说:“你不要讲了,我们不信,在监狱里他们把你打成那样,不让炼就别炼了,你还和人家对着干,要叫我也打你。”那边他外孙子大哭起来,他们急忙跑过去照顾孩子。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继续讲真相。

其中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子不但不听,还说些抵触和反对的话,然后转到我的身后,捧起我的衣服,把头钻進我衣服里,用鼻子在我后背上闻来闻去,我心态十分平和的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句话不说,我知道我任何一个不善不正的念头,一个过激的言行,都会被邪恶钻空子,使他不能得救。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加持着我,我想大法弟子正念正行谁也动不了,这一切一定能解体邪恶,打到他的微观上去。

第二天,我又和他在那里相遇,我主动上前和他们打招呼,善意的和他交谈了一些家庭和工作上的问题,他说他在县里的某个部门工作,他问我在哪个单位上班,我平静的做了回答,并且有意压低声音和他讲《九评》真相,劝“三退”的意义和方法。他说。“我是党员,你帮我退了吧。”临走他向我连连摆手,合十致谢,他说你的好意我知道了,谢谢你呀!后来我悟到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了我修炼中的很多不足,三件事没有同时做好,执著于做事,忽视了学法、炼功、发正念和自身的修炼。是自己的场不纯,讲出的话不在法上,被邪恶钻了空子,使那名男子和其他几个人失去了一次明白真相和选择未来的机会,关键时刻是师父加持和呵护了我,也让我本性的一面发挥了一点作用,并给了我从新做好的机会。

为了讲好《九评》真相,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我经常抽出一定的时间阅读《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或光盘。师父在二零零五年二月九日《新年问候》经文中教诲我们:“我们没有参与政治,我们没有与人类的这个真正邪教对着干,更不会要人类的什么政权。迫害中必须认清我们是在救度被党文化迷惑了的世人,因为这部份人对这个邪教相信到了连真相都不听了;同时也是叫在这方面不清醒的学员认清其邪恶的本质,这也是必须放下的人心与证实法中必须走的一步。”是伟大师尊把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溶在了一起,《九评》是大法弟子证实法中的法器。学好才能更好的在法中归正和纯净自己,学好学透才能运用自如,才能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切入点、不同的方式方法把大法的殊胜、美好,中共的独裁、残暴讲好讲透。才能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清除共产邪恶,烂鬼,唤回人们的本性良知,才能救度更多的被党文化迷惑了的世人与众生。

我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早已给我们铺好了回家的路。大法弟子只是圆容表面,在讲清真相,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把我们锻炼成熟,而师父却把这伟大的荣耀与威德给了我们。这就是我在讲《九评》,劝“三退”中的一点心得体会,意在互相交流,互相促進提高,不足之处望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