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做师父的好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出生的,正在读小学二年级。由于我的妈妈是一位老大法弟子,我生下来就非常荣幸的成了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

在我还不大会说话的时候,我经常看见妈妈除了忙碌的上班和家务外,就是看大法的书和炼功。因此,我就能经常看见师父和法轮,一看见《转法轮》书上师父的照片和封面上的法轮图形我就高兴的手舞足蹈,嘴里念着“师父,师父”,“法轮转,法轮转”,对着师父的照片就跪下磕头。

爸爸虽然支持我们,但因为他自己不修炼,不懂得法轮大法的修炼要求,经常强行带我去打预防针、吃糖丸;一遇到我发烧、咳嗽就让我打针吃药,但这些方法对我都不起作用。每当这时,妈妈便会给我念法轮大法书、发正念、并让我也发正念,教我要听师父的话,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切困难都能过去。当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时,以上症状就会全部消失。

我上幼儿园大班的一天下午,在爸爸接我回家的路上,一辆摩托车从我们侧面快速的冲过来。刹那间,爸爸为了保护我,一把将我推到与摩托车相反的一边,他却被狠狠的撞倒在地。当时,爸爸的状况使我非常害怕,车主也吓坏了,急忙将爸爸扶起来送進了医院。检查结果:只是脸和手受了一点皮外伤。事后,在我和妈妈的解释中,爸爸也明白了:我们之所以有惊无险,是因为我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们有伟大的师父在保护着我们。

二零零五年,我刚上小学时,网上全球退党、退团、退出“少先队”的消息我也知道了。我们学校要求新生都要入队。我将学校的要求讲给妈妈,希望能和妈妈商量出对策。我同意妈妈的决定:听师父的话,做师父的好弟子,坚决不入“少先队”!因此在我们班進行登记时,我没有交钱。下午,我的班主任打电话问妈妈:“你们孩子没交钱是你的意思吗?”妈妈说:“是我和孩子商量的决定。入队是自愿的,还是必须的?”老师回答说:“是自愿的。” 妈妈说:“既然是自愿的,我的孩子就不入了。”老师说:“如果不入队,学校和班级有些活动就不让参加了,孩子自己能不能接受?”妈妈说:“孩子是自愿的,没有问题。”

当时正赶上“三退”大潮,我悟到,别人都在“三退”,我决不入邪党的组织。每天上学進校门时,都有值周生检查谁没戴红领巾,问我时,我自豪的说:“我没入队。”在学校的升降旗仪式上、班队会上,学校要求所有的学生戴红领巾、行队礼、唱国歌。我是大法小弟子,又没入队,应该不行队礼,当他们唱国歌时,我就在心里默唱“法轮大法好”。后来,老师还问我是否补入,我和妈妈一直发正念铲除班主任老师空间场中的邪恶,让她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事。这样,我成了全校唯一没入队的小学生。

不久,学校又要求所有的学生都要入保(也就是参加保险公司的人身保险),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有师父的法身看护着,还用入保吗?!所以我们班上就我一个人没入保。

一年级第二学期的一天晚上,我正要写作业,就看见一个长白胡子和一个长黑胡子的老年人,他们对我说:“你就别写作业,你就闹,你就欺负你妈妈,你就骂你妈妈。”于是,我就莫名其妙的哭闹,甚至歇斯底里的跟妈妈对着干。妈妈就和我一起从师父的法中找答案,通过学法,我们认为这都是邪魔的干扰和迫害,它们在钻我不好好修炼的空子。我决定和妈妈一起发正念,随着一声“灭”字,我明显感到邪恶纷纷解体。随后我就高高兴兴的去写作业了。这样的干扰后来也出现过,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用正念彻底铲除了邪魔的干扰。在以后写作业时,再没遇到过类似的干扰。

我要感谢我的师父,给了我这样一个可以修炼的环境。在今后的学习和修炼中,我要听师父的话,做师父的好弟子!我还要感谢写体会的同修,是他们的修炼故事让我发现了自己的贪玩和不足。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