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全家都受益 讲真相不落有缘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三日】

一、修大法全家都受益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得法前,患有心脏间歇、心血管硬化、心绞痛、高血脂、低血糖、腰椎间盘突出、肾溃疡等多种疾病,虽四处求医,也没治好,特别是肾溃疡病,尿血痛苦至极。得法后,几个月的时间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我老伴二十八岁开始患有脉管炎,大儿子一九九六年患精神病,两次住院,花了两万多元钱也未治愈,儿媳和儿子离了婚。自从我得大法后,老伴的脉管炎不治自愈,大儿子的病也好了,一九九九年再婚,且婚后得子。真可谓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转法轮》)。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才使我拥有一个充满快乐的家庭和一个健康的身体,才使我能够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路上走到今天,人间的千言万语也难以赞颂师恩浩荡。

因为我不识字,只能听师父的讲法,晚上参加集体学法,每天坚持炼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得法十五天后,我的天目就开了:看到慈悲伟大的师父身着红色袈裟,教我炼功。师父还告诉我说:“心性多高,功多高”。

就在我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沐浴在大法修炼中的时候,江氏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铺天盖地的迫害。由于学法时间不长,我以为从此失去了大法,就大哭起来,以致后来休克了都全然不知。当地镇政府、派出所、村委会的各种人员跟踪、威胁、恐吓,各种骚扰纷纷而来,家里人害怕了,我只好偷着学法炼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打坐中我悟到应该站起来,走出去到北京证实大法。打坐中看到法轮旋转:第一次看到法轮象飞机一样飞到村北边;第二次飞到村西边,第三次飞到院内(北京位于我住地西北边)。我下决心到北京证实大法。当时心中只有:“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

二、去北京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十点多,我来到了天安门,看到师父家乡长春的大法弟子正打真相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我正要上前帮忙,一名警察拽住我问:“你是干什么的”?我说:“证实大法来的”。警察说:“你用什么证实大法”?我说:“用我这颗心证实大法”。警察连拉带拽把我推上警车,我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们被拉到一个大院里,已经是该吃晚饭时间了,警察让我们八个大法弟子靠墙站着,然后非法审讯,一个人一间屋。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心中全然不惧(当时学法尚浅,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证实大法)。只是讲: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走到天边也没错。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现在和睦的家庭、健康的身体。最后,警察都被说笑了。检查完身体之后,警察告诉我:回家吧。

出了门,正不知道怎么回家,有八位同修也走了出来。我们九个大法弟子边走边切磋,一天没吃没喝,正觉的有些口渴,抬头一看,马路旁正有一个自来水龙头,我们几位同修非常感动,这都是师父在慈悲的呵护着我们。

第二天(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我便顺利的回到家中。回来后,告诉当地的同修,全国各地的好多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了。我地区又有多名大法弟子去了北京证实大法。我作了一些充分的准备,带着两条四米长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和一些真相资料,和另外三名大法弟子准备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日上午 ,我们一行四人刚到天安门,有三个警察就围过来,问干什么的。我们告诉他们“证实大法来的”。警车过来就把我们推了上去,我们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在车上翻了我们好多次也没找到横幅和真相资料。

我们一行被拉到一所大院内,被关進了铁笼子。我们几个同修把横幅打开,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把同修的手腕都打折了。然后,我们四十名同修被送到另一个地方。警察非法审讯,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两个警察拽着我的手按手印,揪着我的头发往写字台上撞了七八下。又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检查身体,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检查出“心脏病、糖尿病”,糖尿病五个加号,随时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公安给几个地方打电话让他们收留我和一名东北同修,对方都是不收,怕担责任。他们一看没办法,就骗我们说:“你们回家吧,坐往哪里的车?”我没有识破他们的诡计,顺口就说:“去天津的车”。随后两名警察把我们“送”到北京火车站。

当时已是晚上十二点,不售票,得到早晨五点才开始售票。警察让我俩在售票处押一百元钱,随后就走了。我回头一看,售票处的电脑突然坏了,售票员说:“这一百元钱给你们,到别处坐车吧。要是等到明天,这两名警察押送你们回天津。”这都是师父在时时刻刻的保护我们这些弟子啊。

我俩迅速赶往北京汽车站,刚一到车站,一名司机三次叫我们坐他的小轿车,只比坐大客车多壹圆钱,到了天津车站,只见警察在站口把守。因为我们坐的是小轿车,没有進站。下车后,正不知到哪里坐回家的车,一车站服务员告诉我说,你一直往前走,坐十八路车。刚到了十八路车站,车就到了。之后顺利的登上了回家的汽车,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平安回到家中。另外三位同修也陆续的回家了。

我真心感受到:只要每件事情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信师信法,在修炼的路上我们就无所不能。

三、讲真相 劝三退 救度众生

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我在本镇贴真相标语,挂真相条幅,遭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绑架。我不配合邪恶,四五个警察把我连拉带拽扔到车上。当时我想: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

邪恶表面在疯狂,它什么也不是,它们根本动不了我。我就这么一想,警车怎么也开不走。一个警察说:“我的车刚刚大修过,怎么回事,真邪门了。”最后雇了一辆农用四轮车拉到派出所。第二天,我被转到区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和所有接触到的人讲真相,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四天就回到家中。

平时赶集串村卖一些小商品,都是逢人就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和××党的邪恶。每次都是先发真相资料,贴大法真相标语,然后再卖东西。坚持在家整点发正念,外出时边走边发正念,把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卡片放在包内,决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多次在叫卖东西的时候都喊成了“法轮大法好”。在自己心性高的时候,每天能讲退五六十人。

师父的经文《再转轮》和《向世间转轮》发表以后,我们村里的十几位同修互相配合,形成整体,挨家挨户劝“三退”,遇到不退的人,加强整体配合,由一位同修讲,另外几位同修发正念,效果很好。当然,也有讲多次的,我们也不灰心,师父讲了“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现在我村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退了恶党及其团队组织。同时还找回了昔日没有走出来的同修。

当我明白如今世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的生命的时候,倍感责任的重大和时间的紧迫,丝毫不敢懈怠。我逢人就讲真相:遇到问路的讲、到村里做生意的讲、走亲访友的讲、赶集的讲,并送上真相资料、真相光盘、《九评》等。谁家有红白喜事,提前发正念,前两天就把周围写好“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等标语,把真相资料和《九评》等普遍发过来。效果很好,每次都能劝退几十人。

二零零五年的一个集日,碰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穿着一件红色毛衣,我伸手摸摸毛衣,说:“这毛衣真漂亮”,妇女笑着说:“自己织的。”我随即转入正题,笑着说:“你知道当今的形势吗?”她说:“不知道。”我说:“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共产邪党从四九年开始,斗地主、斗资本家,‘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到发动‘文化大革命’一系列运动,杀了八千多万人。到现在又继续迫害按‘真、善、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两千多人被迫害致死,神佛要清算共产恶党,只有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抹去兽的印记,才能保平安。不然的话,神佛清算共产党的时候,谁也逃脱不了这场劫难。”妇女说:“那您就给我退了吧。把我的丈夫和孩子都退了,我丈夫是镇税务所所长,还是党员呢。”我说:“你得告诉他们,他们也得同意,不然的话不起作用,神佛就看人心。”她说:“我一定告诉他们。”临走时她连声道谢。

二零零五年春天,表妹的公公去世了,我提前发正念,清除阻碍我救人的一切邪恶因素。到去葬礼的那天,从坐车开始就讲真相,到了表妹家,坐在床上,盘上双腿,接着讲。亲戚、朋友、帮忙的人都很多。开始还有人不相信,我默默的求师父加持,从四九年讲起,一直到“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 亲友们都听入了神儿。最后我送上真相资料、光盘等,渐渐的,当场有二十六人退出邪党及其组织,都是自己亲手写的名字,并索要真相资料。带去一书包资料都没够用,第二天又托人带了一书包。同时找到了一位一直没有走出来的同修,给了他师父的新经文。现在,这位同修通过学法交流,迅速的走了出来,“三件事”做的都很好,而且带动了这一地区的同修整体升华。

没修炼的时候,我在穿戴上特别讲究。修炼之后,把省吃俭用的钱和儿女们给的零用钱都拿出来做真相资料。

二零零六年正月,利用农历新年拜年的机会,走访看望了多年不来往的亲友,善解了多年的恩恩怨怨。我们自身做好了,亲友自然看到大法的美好,都相信大法好,通过我们讲真相, 看清了恶党的邪恶本质,纷纷退出了恶党的各种组织,从而为自己的美好未来奠定了基础。

一次我去姑妈家去拜年,就是抱着一颗救人的心,既然师父告诉我们只有救人的份,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去做。表哥今年六十四岁了,从十八岁开始就当干部,过去不明白真相,通过这次接触不但接受了大法,在他的带动下,姑妈家五十余口人全部三退,我带去的真相资料全部留下。而且还留下《转法轮》说要学法。在我老伴接我回家时,饭桌上,表哥还说要替我讲真相。我们临行前,表哥拍着我老伴的肩膀说:“妹夫,你要支持我表妹,表妹做的是正事,是正义的。”

我们和妯娌大嫂已有二十多年不来往了,利用新年期间我前去拜年。因大嫂家住城区,我带去了许多农村土特产品, 大嫂看到我特别高兴。大嫂今年七十多岁了,身染多种疾病,谁去看她都不能住在一起。晚上,大嫂儿媳要到外面去住,要我住她的房间。大嫂说:“不用,让你老婶(指我)和我一起住。”大嫂有失眠的毛病,我和她住了两夜,她都说睡的特别好。我和他们讲真相,她们全家非常乐意接受。共退了七个党员,十二个团员,三个少先队员。因为听别人讲,我逢人就讲大法好,劝三退,说我不正常。通过这次接触,大嫂对全家人说:“你老婶非常正常,特别正常。”最后大嫂也留下《转法轮》开始学法。

今年正月,我的亲友有一百多人退出了邪党的各种组织,至今为止,我的亲友几乎全部三退了。从开始三退到现在,已经使两千多人退出了邪党的各种组织。

我悟到:只要我们的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能做什么呢?师父就看我们这颗心,师父要的就是我们这颗向善的心。

“讲清真相驱烂鬼 广传九评邪党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学了师父《济世》这篇新经文,更增强了我讲真相救度世人的信心。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意识到:只有遵照慈悲伟大的师尊的教诲,努力做好三件事,才能解体一切邪恶,救度更多的世人,唤醒麻木的良知,兑现自己伟大而庄严的誓约!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