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慈悲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弟子,在这里向同修们谈谈我这几年修炼中所走过的路。我虽然没念几年书,但我还是鼓起勇气,拿起笔和同修们交流我的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得法前我是一个性格特别内向的人,不擅言谈,胆子特别小,和别人说话时总是脸红,从不敢惹是生非。丈夫经常为了一点小事发脾气,把我吓的胆子越来越小,伤心的时候经常想:人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呢?人都那么自私恶毒,互相伤害,都想得到,不想失去。正当我悲观失望的时候,我有幸接触了大法。

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看到师父的像片,感觉特别面熟,好象在哪儿见过。我使劲的想啊想,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就接着往下看,感觉师父在法中讲的事情自己好象都经历过,怎么那么熟悉呀?我把书合起来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后来就不想了,就感觉这书太好了。看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就象看神话故事一样,但不知道这就是修炼。

紧接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本地区大法弟子一个个都去了北京,当时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他们去北京干什么,当时也没人和我切磋去北京的事。后来听说大法弟子在北京被抓了,都被遣送回了本地,我还是那么的麻木,没有任何反应。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把我弄的就象迷路的小孩一样,站在黑暗中不知如何是好。没几天镇政府的一伙人,半夜翻墙進了我家把我带走了,使我走了一段弯路,留下了在修炼中难以抹去的污点。师父啊,弟子给您丢脸了,无颜求得您的原谅,而您却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于二零零二年“七二零”那天又从新走進了大法修炼中。在此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谢谢你们叫醒了我,让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当我错过整整三年的修炼后,再次看《转法轮》时,师尊讲的一句句话点醒了我,伴着悔恨的泪水,我看了哭,哭了再看,终于明白了,这就是修炼啊!后来同修们把师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所有讲法全部送来了,我迫不及待的看呀看,遭到我丈夫的百般阻挠。他白天不让我看,我就晚上看,晚上不让我看,我就半夜起来钻到床底下打着手电看。同修们又给我送来了“自焚真相”,我看完后才知道自己被中共恶党欺骗了。我也为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伟大壮举,感动的泪流不止。后来我见到熟人就讲“自焚真相”,告诉他们大法好(当时抱着一种对迫害很气愤的心理去讲),有很多人明白了“自焚”是假的。那时我也没有真相资料,就自己写些标语,字写不好看,也顾不了那么多,一定要揭露这场迫害,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记得我一个人第一次晚上出去贴标语,当时提了一桶浆糊,我進到一条巷子里贴标语,突然巷子口的公路上有摩托车的灯光照了过来,把我吓的撒腿就跑,桶和刷子还有标语扔那儿就跑,腿哆嗦的都软了,心怦怦跳个不停。后来摩托车顺着公路走了,我才慢慢的镇定下来,过去把标语贴上。

在二零零二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在一个大队的大门旁贴标语,刚刷完浆糊往上贴的时候,这时一个男的双手插在裤兜里,缩着脖子(因那天天气很冷)急匆匆的朝我这边走来。当走到我身后时,他停住了,站在那儿看我贴什么。我双手还往上贴标语,浆糊冻了贴不住。我知道那人在看我,心有点慌。我把冻了的传单慢慢叠好,扭转头若无其事的看了他一眼,那人上下打量没问一句话。我想:如果他问我贴什么,我就说是法轮功传单,跟他讲真相,怕什么,有师父呢,豁出去了。我这样想着提起桶离开了,那人见我走了,他也离开了。等他走远了,我又返回去把标语贴上了。就这样我的怕心渐渐小了,胆子也慢慢大了。

从去年刚开始劝“三退”时,把我难住了很长时间。有一次我跟一位邻居讲“三退”,这人是一位干部,在这之前他看过《九评共产党》和《江泽民其人》,他参加恶党近三十年了。我说:“大哥,快退出共产党邪恶组织吧,共产党太腐败了,马上就要走向灭亡了。”他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说:“你说共产党腐败,我承认,谁也控制不了,可是现在这个社会,你不贪,你不争,就没有立足之地。你们参与政治,你们骂共产党,骂江××,骂毛××,我活这么大岁数了,我党龄都有你的年龄大了,我比你见识的多了,就你那点文化还想说服我,差远去了,就你那样迟早会被社会淘汰掉,你那套吃不开了,现实点吧。”见他那样,我心里真难过,心想:我以后再也不跟你说了,你还瞧不起我。真是从心眼里讨厌他。从那以后,很长时间没讲真相了,怕再遇到那种人伤了自己这颗不堪一击的心。后来我在家学了近二十天的法,看了几遍《九评》,对中共恶党有了比较深一点的了解,同时感到时间的紧迫和大法弟子的责任,还有自己这颗怕被人触及的心是必须要面对的。心想:我是助师的法徒,有什么好怕的呢。

那天我学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弟子的伟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等几篇经文后,顿时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的、坚不可摧的力量充实起来,身体里有一种不动摇的正念,我知道是师尊在加持我,顿时怕心没有了,我立即装上资料,很祥和、镇定的出门了。和两位同修来到一个村子劝“三退”。

大街上站了不少人,男女老少近三十人,我们走上前去,开门见山的自我介绍,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给你们送真相来了。有几个男的一起攻击我们,受他们的影响,别人也不听了,都抱着一种敌视的目光,不屑一顾的看着我们。有个人说:“我什么都不信,就信钱,没有钱啥也干不了,你们法轮功好,给我钱吗?××党不好,它修桥铺路,给我们免了农业税,给五保户粮食,你们法轮功给了吗?”那几个人七嘴八舌的都帮恶党说话了。

这时,我听到同修在发正念,正法口诀都念出声音来了。我稳稳心态,不慌不忙的上前两步提高了嗓门给他们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和《卖土的故事》,又给他们背了师父的经文《富而有德》、《做人》。背完后,我给他们讲我们是修炼佛法的好人,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讲祛病健身、道德回升的例子。在讲的过程中,有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都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感到自己好象是在另外空间讲,眼睛都看不到人了,仿佛是在一个广阔的空间中讲真相,那一刻感到身体巨大无比,脑子里全是法,心里装的是慈悲,智慧源源不断的流出。

这时我看到多数人开始露出笑脸了。甲同修接着讲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受迫害的事情和例子,另一位同修不停的发正念。甲同修不讲了,我开始讲共产党的腐败专制,历次运动都整死了不少人,讲好人受气,坏人嚣张,警匪一家。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一种祥和的心态,他们都默默的听着,我看到有位老人不停的点头,但那俩位还在冷言冷语。有个大姐凶巴巴的说:“我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没待说你们,少给我弄这个,滚一边去!”大多数人没有受他们影响,明白大法好了,我们就开始给资料,劝“三退”。有一位一直蹲在那儿听真相的人说:“我看法轮功怎么也比××党好,法轮功就不错,挺好。”这时,刚才那两位不接受的也不说话了,没人听他们说了,都笑容满面的看着。

我又背了师父的经文《悟》,背完后有个人带着敬佩的眼神大声问:“啊呀,你是什么文化?真行。”我说:“我背的是师父的经文,我是小学文化。”他怎么都不信,说我肯定是个大学生,他哪里知道这是无边大法在我身上的体现啊。他们的善心出来了,说:“你们真不容易,多辛苦呀。”我们说:“只要你们能明白真相,在天灾人祸到来时能保平安,我们就高兴。”

大家都進入了一种祥和的气氛中,后来同修说:“你适合在大街上讲,你留在这里,我们俩挨家挨户去讲行吗?”我答应了,她俩就走了。因为还有不断从家中刚出来看热闹的人,他们来一个我就讲一个,在欢快的气氛中,人们都以真名实姓“三退”了。我手里拿着他们的“三退”名单挨着个记名,他们也没有害怕,都很热情友好。有个人急匆匆的给我找个垫子,让我坐下休息一会儿。看到他们明白真相后这善的表现,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慈悲。因为刚才讲真相的时候声音有点高,嗓子有点发干变音了,我又给他们讲了很多故事,讲善恶有报和做人的道理。这时一个小女孩,抱着一个西瓜跑过来说:“姨,给你吃西瓜,这是我们家种的,我爸说你们太辛苦了,中午没饭吃,看你嗓子都哑了,快吃吧。”我感动的抱着女孩的头说:“谢谢你们全家,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姨不能白吃你的西瓜,给你十块钱。”女孩连连摇头,说了好几个“不要。”小女孩不停的让我接西瓜,我没接,小女孩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我只好接过来了。

女孩把西瓜塞到我怀里就跑,顺着她跑的方向望去,原来那女孩的爸爸就是刚才说“法轮大法好”的那位,正远远的朝这边笑呢。看到他憨厚的样子,我眼睛湿润了,为他们真正明白真相高兴,为他们这善的表现在心里祝福他们。我低头抱着西瓜,心情非常沉重,我知道,这是他们明白的那面在感谢我,是师父在鼓励我。看到身边的这些人明白真相后的那种热情,我心里难过极了,心想有多少不明白真相的善良百姓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不是他们不善不好,是他们被谎言欺骗了,这些被谎言欺骗的善良的人,需要大法弟子尽心尽力,把真善忍的种子播撒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他们才能得救呀。

我坐在垫子上又讲了好几个修炼故事,他们听的都不回家了,有个人着急的说:“法轮功真好,怎么炼,我也想炼,有人教吗?你炼炼我们看看行吗?”我知道他们佛性出来了,我说:“如果你想炼,我可以做一套给你看。”他们高兴的说:“太好了!”于是我非常认真的给他们演示了第五套功法,有几个人当时就坐土地上学我的样子盘腿,看到他们那样子,就象天真的孩子一样。他们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盘不上腿,还挺着急,把大家乐的哈哈大笑。这时两位同修挨各家各户都转完了,说该回去了,同修就先离开了。这时有个人对刚才那位态度不好的大姐说:“嫂子,你快要一个护身符吧,她们走了你就要不上了,你看我们都有,就你没有。”那位大姐说:“要什么呢?我也没脸跟她们要了。我对她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她也不给我了。”我赶紧过去拉着大姐的手说:“只要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我给你,一定要珍惜呀。”那群人乐了,她也笑了。

我向大家说了祝福的话后,挥手告别,追两位同修去了。我回头一看,那些人都站在那里目送着我,向我挥手呢,说下次再来啊!就这样我们离开了。同修们哪,让我们快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吧,把大法的福音和这万古不遇的机缘送到有缘人面前,看到芸芸的众生被谎言毒害,有多少众生需要咱们去救度,大法弟子真是“重任担在肩”呀。

还有一次印象比较深的劝“三退”经历。那是去年冬季的一天,我和几位同修一起到一所中学门口讲真相、劝“三退”,其中有一位老人在我讲真相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看,我走到他跟前说:“伯伯,你是党员吗?”他拉着脸说:“是党员又怎么了?”我说:“请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还没说完,他就气急败坏的伸手掐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敲我的鼻子,瞪着眼睛说:“你好大的胆,竟敢光天化日之下宣传法轮功,我看你是想坐监狱,小心我告你。”说话间,使劲掐我的脖子往后推我。

我说:“我叫你记住真善忍没错,我又不是叫你杀人放火,你都这么大岁数了,干吗这样?别生那么大的气,你松手,听我跟你说。”当时一下围了不少人,有位已经明白真相的老人走到我身边说:“孩子啊,回去吧,他不想听你就别跟他说了,走吧。”说话间把我拉到一边,又说:“回去吧,这么多人,你跟他僵持下去人会越来越多,你还是快走吧。”同修们也过来了,我问她们发正念了吗?她们说忘了,同修们都说回去吧,我回头看了一眼掐我的那位老人,正歪着脖子在骂我,然后我们就离开了。当我把这件事情和同修交流时,同修说:“那人是中学看大门的,之前,同修们贴标语被他追过,同修们在这所中学门口贴了不少标语,都被撕了。”看来这位老人被恶党的造谣蒙蔽的太深了。

隔了不长时间,听同修说因别的原因,那位老人被学校辞退了,回家种地了。也许这位老人是有缘人吧,我前些天买菜的时候又碰到了他,我当时正低头选菜,正好走到他的面前,一抬头看看是他。他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我就买了他的菜,给钱的时候我问:“伯伯,你还认识我吗?”他笑笑,不好意思。我微笑着,轻轻拍着他肩膀说:“这回你可别再掐我呀!”把他旁边两个卖菜的逗乐了,他们过来高兴的问:“他是不是以前骂过你?你还跟他买菜呀,别买他的。”我乐呵呵的说:“我以前跟他讲‘法轮大法好’,他气的就掐我。”那位老人低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我马上严肃而又诚恳的对他说:“以后如果再有炼功人给你资料,千万别再那样对待了,我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我们是佛法修炼的人,电视说的‘自焚’杀人都是栽赃法轮功的。”他默默的听着,后来有人买菜我就走了。隔了几天,我专门去市场找他买菜,劝他退党,后来他也退了,他给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在讲真相、劝“三退”的过程当中,就是在魔炼自己、净化自己的一个过程。面对形形色色不同的人心,自己要坦然面对,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自己首先应该冷静,不要慌不要急,稳住心态,保持一种祥和的心,把慈悲留给对方,就能把真相讲好。在这一年多的劝退过程中,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有人骂过我们,有打电话要举报的,有要拉我们去政府理论的,有骂师父的,有气急败坏轰我们出门的。当然有很多人从心里明白真相,喊“法轮大法好”,有要留我们吃饭的,有握手说谢谢的,还有竖大拇指夸好的。不管是哪一种人,一定要心怀救度众生的不可动摇的正念,那是光芒四射的,身体散射出慈悲的能量,邪恶是害怕的,没有了邪恶生命的操控,人也就自然能接受了。

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也有过显示心,劝“三退”很顺利时有过欢喜心,同修们做的好的时候也生出过妒嫉心。这些心隐藏的比较深,有时特意表现自己不显示、不妒嫉,实际心里早就有这些心了。随着修炼越来越成熟,当发现自己有这些不好心的时候,不让他们冒出来,尽量保持一颗祥和平稳的心态,去对待每一件事情。现在当同修们精進时,我默默的为他们高兴,和同修间发生矛盾,心里放不下时,我懂得了找自己,认识到自己哪做的不对或者做错了,主动和同修道歉,把这些使自己和同修发生矛盾的心曝光出来时,就会感到自己的世界又宽敞明亮了很多,同时身体也感觉轻松了很多,自己的容量也扩大了很多。

同修们,让我们随时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现有比较重的执著心,一定要排斥它,否则时间长了,就很难去掉。让我们在大法中不断洗净自己,修炼中的路就会走的越来越稳、越踏实。师父在《转法轮》中不是讲了一个瓶子里的脏东西倒出多少就会浮上来多少的法理吗?让我们在最后有限的修炼时间里,抓住每一次提高心性的机会,把自己瓶子里的脏东西倒完,倒空,我们要“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在人世中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同时修好自己。让我们无执无漏的迎接法正人间的那一天,满载众生,圆满随师还。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