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何处都不忘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尊敬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家中又开了一个小门店,丈夫也修炼,我就和丈夫一起利用这有利的环境和条件,救度所有与我们接触的有缘人,下面谈其中的几方面,与同修们切磋交流,不妥之处,望慈悲指正。

在学校救度所有的教师和孩子们

我们小学是一所中心小学,有三十多名教师,二百多名学生。我想要救度这些孩子们首先得使教师们先明白真相,把学校的环境开创出来、正过来,再给孩子们讲就畅通无阻了。开始时我先给我们同一办公室里的老师们讲,比较好讲的先讲,讲通了就退。不太好讲的就多讲几次,选择没人时单独讲,或下班后到家里去讲。

有一次我正在办公室看电子书,学校的一位副校长進来了,走到我跟前问:你看什么呢?我说看法,当时我刚买上电子书,也不太会用,我就随便一按键,可好给按出《九评共产党》来了,我马上说:快来,我给你念一段。念完后他说说的挺对,我说这上边说的都是真的,一点虚假都没有,你看共产党干的这么多坏事,天要灭它了,跟着他干什么,快退吧。他听后马上表态:退吧,当下趴在桌子上写了个“化名”。

在给老师们讲真相、劝三退中,开始也是很难的,刚开始时我想先给校长、书记退,领导都退了,下边老师们也就好退了(其实这是人的观念),结果给谁讲谁不退,这时我有点信心不足了,想起师父在《洪吟(二)》〈还吧〉中讲:“十年传法大门开 多少众生進不来 迷在世间忘了本 狂风起时随着坏”。现在这些当官的,大多数都被迷在名利当中了,要救度他们真是不容易。我和丈夫反复切磋还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师父《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丈夫说:我和你一起去讲。我们俩学法后,从新调整自己的心态,以真诚、善良、平和、慈悲的心态,到他们家里去讲,和同修切磋,让和他们熟悉的同修也去讲,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慢慢的他们都退了。

在和老师们讲真相、劝三退时,看到有的人怎么讲也不明白,想到如果他们不退出来,到劫难来时可怎么办时,我不由得泪流满面。有好几个老师看到我哭了时,就表态退了,还和其他的老师说:人家为了救我们急的都哭了,我们快退了吧。到今年夏天,我校的三十多名教师全部退出了邪恶组织。

在和老师们讲真相的同时,我先给我们班的孩子们讲,当时我担任三年级的班主任,有好多有利条件。我校给学生穿的校服上有少先队徽,我给孩子们讲明白真相后,孩子们就都不穿校服了。有一次学校全体师生在操场集中开会,全校各班都穿着校服,唯独我们班没穿,看上去特别显眼。老师们也在议论,散会后,校长找我谈话,我就给他讲为什么不穿校服,校长也就没再追究。

二零零五年“六•一”快到来了,往年惯例,要举行入队升旗仪式。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天天在给孩子们退队,不能让其毒害学生了。我发正念:清除学校另外空间和校长背后操控他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天天发,足足发了二十多天,到“六•一”那天,学校啥动静没有,什么活动也没有搞。校长和老师们说,今天入队活动不搞了。

我班的孩子们都给退完了,我就想办法找机会给其它班的孩子们退,放学后见了孩子们一个一个讲,到我商店买东西的孩子们我就一个也不放过的给他们讲。

今天我们学校合并后,教师多了,学校决定抽几个教师去食堂做饭,我想我担任班主任,给我们班的孩子们讲真相方便,其它班就不太方便了,如果我去食堂做饭,在开饭时会接触更多的孩子,有利于给他们讲真相劝退队。我就报了名,有的老师不理解,放着班主任不当,去干做饭的活儿?可我心里清楚,有更重要的使命在等着我。

在商店为前来买货的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

我们家开了一个商店,主要靠我丈夫经营,我下班后或过周日给帮帮忙。我和丈夫都悟到了这个商店是我们讲真相救度世人的好环境,要使所有来商店买东西的人都能听到真相,明白真理、退出邪党组织。刚开始时,我们俩都有怕心,不敢都讲,只是挑熟人,认为安全没问题的人讲。随着不断学法,怕心越来越少了,正念越来越足了,最后达到了:只要進来的人,都是有缘人,一个也不能放过,都让他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我办的商店在乡政府所在地,全乡十里八村的人都来买东西,农村人真诚、善良、纯朴,上年岁的老人们大都是党员,他们知道外面的事少,还是几十年前当时入党时的状态,认为邪党好,建立新中国,为人民谋利益,加上有时也给农民一点小利,如给袋白面啦、减点农业税啦、给困难户几十元钱啦等等,他们就认为共产党好。我们在给这些老年人、老党员讲真相时,首先把恶党的外衣扒光,例举恶党自己腐败、不顾老百姓死活的事实,如:大跃進、文革等。当他们明白真相时都很痛快的退了。三退后,还把真相传单、光盘“九评”等送给他们,告诉他们“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然后把“护身符”给他们带上,嘱咐他们回去让亲朋好友、村子里的人都看看,告诉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到神佛的保佑。好多人都非常感动,连声说谢谢。

在周日的时候,我和丈夫还和同修们一起到其它乡村去面对面讲真相,晚上出去散发资料。一年多来,我们夫妻俩三退数量每月都有一百多名或二百多名以上。

在看守所给犯人们讲真相劝三退

去年十一月份,我和同修们一起到某乡镇去讲真相时,被邪恶绑架后非法拘留十五天。在看守所时,一同修做一个梦,说还有一半人没有救度。我悟到在外边的那一半世人,我们都在救,可是在监狱这一半世人没人救度他们,是让我们救度关在看守所里的犯人呢。于是我和同修每天借出去“放风”、上便所的机会给人们讲真相。等到我出来时,里边关押的三十二名犯人全部退出了邪党组织。其中有一个小青年,不但自己退了,还把他的同学、朋友的名字写了好多,让我们回家后千万去找找他们,让他们也都退出邪党组织。回来后,我找到当地的同修,把名单给了他们,他们又找到这些人都给退了。

整体提高 共同精進

我丈夫还是我们那一片的协调人之一。我们那一片有三个乡、六七十个行政村,约五万多口人,最远的村约有近百里,而坚持修炼的同修只有三四十人,我和丈夫都悟到要想把三件事做好,把我们肩负的伟大使命和责任完成好,就得让所有的同修都提高上来,走出来做三件事。师父是要每一个弟子都圆满,不落下一个弟子,我们做弟子的就得听师父的话,把大家带动好。

几年来,我和丈夫经常把商店门一关,骑上摩托车到其它乡镇、村去和那里的同修一起学法切磋、建立学法点,帮助没有走出来或“七二零”前得了法现在已经不炼了的同修。为了使同修们尽快提高上来,我和丈夫经常邀请县城的同修到我们乡一起切磋交流,使大家提高很快。现在绝大部份同修基本都能走出来讲真相了,他们中最大的有七十六岁。有一位六十九岁的老同修,老伴去世了,孩子们不在眼前,他一人种十亩地,还要自己做饭,可是他每天集体学法都不误,无论晚上几十里出去散资料、白天走几十里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他都坚持参加,同修们称他为“阵阵有”。有位会木匠手艺的同修也六十多岁了,他利用自己走村串户给人家做木工活的有利条件,给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每月他劝退的人数多则二百多,少则一百多。

我和丈夫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慈悲帮助下,在修炼的道路上提高升华了一点,可是与做的好的同修相比还差的很远很远,我们会继续努力、不断精進,做师父的一名合格弟子。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