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定不移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日】获知“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通知”后,心情很激动,觉的这个证实法的机会很难得,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给予我们的荣耀。虽然自己与修的好的同修相比差的很远,但也想把自己修炼的点滴真实体会讲出来与同修分享,共同提高。

一、身心受益 尽显神奇

在九七年我有缘得到宝书《转法轮》后,就非常喜欢看,不久就感到小腹部位有法轮旋转。原来所患多种顽固疾病都不翼而飞,身心受益巨大,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从而对师对法坚定不移,从未动摇。修炼一段时间后,师尊给我的天目打开了,让我看到了法轮的旋转和一些美妙的景象。我如同重获新生。亲朋好友也都说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心态平和宽容也更年轻了(因原来病痛折磨总是烦躁发脾气,愁眉苦脸的)。当然在修炼中也遇到许多心性的考验,正如师父《转法轮》中讲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从中也感到大法的神奇超常。

总之得法后,由于精進实修,以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心性提高很快,许多“关”都过的比较好,但有时也过的不够好。每当“关”过的好时,师父就会鼓励我,有一次我天目看到三朵美丽的鲜花在自动旋转,非常漂亮。当我有几天忙于挣钱而放松了学法炼功时,一天清晨天目看到张果老倒骑驴走在林间小路上,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追求人中的物质利益,过所谓的幸福生活就是在向后退,离人生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越来越远。这些充分体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这一千真万确的真理。

二、正念闯关 师父呵护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时,我伤心的痛哭了好几回。在邪恶的压力面前,家人害怕,都劝我不要炼了,我坚定的表示是师父给了我新生,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得到了大法,我信仰大法的心坚如磐石。当每次在重大事件发生时,我都能坚定正念。当“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许多常人以及家人甚至有的同修都被欺骗了,面对他们说的对师对法不敬的话,我心里难过极了,我说:“这决不是大法弟子所为,这是陷害大法,所有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是对大法的迫害。”我用现身说法证实大法的美好,我坚信师父和大法是最正最好的。在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中我都这样说,坚定的维护着大法和师父。同时给他们一些真相资料,使他们大多数都能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和理解。

在修炼路上我也遇到了很大的魔难。二零零四年初,我家所住片区的大法弟子,由于整体有漏,许多同修遭到非法绑架,其中我也在家里被非法抄家并被骗到了拘留所。在拘留所期间,我不断向内找,找到了许多执著心和有漏的地方。但我想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不管在哪里都要证实法。

我每天不断的背法、发正念、讲真相,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等,这样我的正念越来越强,没有了怕心,在警察和提审人逼我写“三书”时,他们说不写就劳教,我坚定的说:“我决不会写的,我修大法受益巨大,常人还讲: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我要写了,连人字一撇都不够了。法轮大法是千古奇冤,我们祛病健身做好人有什么错?我坚决要求无罪释放。”当时我发出很强的正念,感到师父就在身边加持我。他们见我很坚决也无言以对。

即将出来的前几天,我与几位同修切磋共同有针对性持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操控本案的六一零和国保大队等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结果在一次发正念时,我感到一股强大的能量流在头顶上一炸,非常神奇,而后,另一同修也说有同感。我们悟到是另外空间那些邪恶因素被解体了,体现了同修整体配合的正念威力。第二天早晨我天目看到了神奇的景象:我在空中坐在莲花上,随着空中喷涌而下的云烟向下望去,地上有一片人在跪着向我磕头。我想这是要我救度的众生啊。后来又看到:一个绿色的苹果在眼前旋转。我的心情很激动。与同修交流,他们说是好兆头,你一定会平安出去的。第二天家里人来接我回家了,我堂堂正正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在这二十八天的经历中我天目看到了许多无法形容的美妙景象,深知师尊无时无刻不在身边呵护加持我,深刻体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无量慈悲,师恩是弟子永远都无法报答的。

三、家庭环境不断圆容

从拘留所回到母亲家以后,因家人也承受了许多,他们把怨气一下子都撒到了我身上,简直象炸了锅,父母(原来也修大法)、丈夫、姐妹都冲我大喊大叫,让我必须放弃修炼。开始我心里还算平静,因我觉的他们为这事着急上火,也付出了很多辛苦,特别是母亲在身体和精神上都承受了很多痛苦。因是母亲先得法后,给我们姐妹五人都请了《转法轮》,从此我有缘得法修炼。所以我丈夫总怨我母亲说是她支持的。对此,我觉的他们发泄一下,我也得忍着,这是动了人的情。可后来他们越说越来劲,尤其是令我痛心的是父母本应知道大法是最正最好的,可也说出一些对师对法不敬的话。我忍不住与他们争辩起来,我含着眼泪说:“如果我个人哪儿做的不好你们可以说我,但决不允许对我师父和大法不敬,这样对你们不好,我师父是最慈悲伟大的,我的命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我要一修到底决不放弃。我和你们都是受江魔头一伙迫害的,都是邪恶迫害造成的。”说完我就到另一房间打坐立掌发正念:清除背后操控他们的黑手烂鬼及迫害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不一会他们都消停了。我母亲说:“准备吃饭吧,今天谁也别提这事了”。

过了一些日子,我母亲修炼前的老毛病:哮喘性咳嗽、高血压、心脏病及支原体感染(修炼后均好了)等症状都出现了,而且有传染性,我父亲和四妹也都咳嗽起来了,其他家人怕传染都不敢到父母家去了。可我母亲双目失明、又是七十三岁的人了,症状很厉害,一咳嗽就要上不来气甚至要昏过去,必须有人照顾,我就主动去照顾她。经常给她讲法理,劝她学法炼功(因怕心,那时她和父亲都不炼了),我说:“你原来有那么多重病,整天打针吃药也治不好,修炼后全好了,师父都给你净化身体了,几年都不用吃药了,师父还给开了天目,看到了漂亮的各色法轮等一些美妙的景象,这不都是最真实的吗,而且还引导了好几个人得了法,人家都修的很好,你怎么反而不修了呢?”她深有感慨的说:“是啊!我也知道大法好,也很想炼,虽然这段时间不学不炼了,可心里并没放弃,不就因为家里家外都反对才不炼的吗。”我说:“这不也是对你的考验吗,你听师父的还是听常人的,师父能度你圆满,而他们能吗?他们甚至怕传染都不敢来了,另外那天你怎能说出那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呢,这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度之恩吗?”母亲深有感触很懊悔的说:“是啊,我怎么能那样呢?当时好象不是我说的。”我说:“那是邪恶操控你说的,它想毁了你,可师父还要救你。”母亲说:“师父还能管我吗。”我说:“只要你真修,师父慈悲一定管你。”就这样母亲又开始学法炼功了。慈悲的师父为母亲承受了很多,替她消去了很大业力,并不断的点化、鼓励、加持她。她身体很快康复了。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我也有所理解了。小妹说:别人都怕传染,就我二姐不怕,这还说啥,还是大法好,愿意炼就炼。父亲在我和母亲的影响下也时常学法炼功了。

我现在常去给父母读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并与他们交流。我母亲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遇到有缘人也会讲真相。有一天我回去后,母亲激动的对我说,昨晚天目看见师父对他说:我给你的左眼打开了。这时母亲清楚的看到一棵大白菜一半绿一半白,母亲高兴的连声说谢谢老师!谢谢老师!我给老师磕头了,然后师父就走了。现在她眼前总有一道亮光。我说:“这是师父鼓励你要好好修炼,坚信大法一定会成功的。”因我母亲总有些自卑心,觉的自己病业关没过好,对情的执著也较重,认为自己很难修成,这回她很有信心的说:“是啊,师父真的在身边看护着我们,我一定好好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我丈夫原来一看我学法炼功就来气,因此,我学法得背着他,怕他毁我的书。有几次真相资料都让他撕碎扔到楼下,我又捡回来粘好发出去。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间,他吓的把寄存亲属家的大法书都扔了,因这事我心痛的够呛,痛哭了一场,向内找认识到也是自己的怕心促成的。丈夫还三天两头的晚上在外面喝酒、回家撒酒疯骂人,并常对我说再出事就离婚,第二天早晨就说什么也不记得了。就这样,我不理睬他,总是被动的承受,还觉的自己的忍耐力很强,认为他骂我是给我德,并帮我提高心性,有时觉的他没救了。

那时有一年多的时间,因原住处的社区、办事处总来家骚扰,并说要办洗脑班,我只好搬了家,与同修也失去了联系,得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等资料,真是很苦闷着急。后来有缘与甲同修联系上了,我内心高兴的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感谢师父的安排。甲同修对我无私的帮助使我很感动,我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大法书和《明慧周刊》、“九评”和其它真相资料等,并当即就以真名退出恶党团队组织,还写了严正声明,因我爱人曾代我写了“三书”,一直使我很内疚。回家后我如饥似渴的读完所有这些书,真正体会到生命溶于法中的幸福和心性在大法中升华的喜悦,梦中见到自己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洗去很多污垢,醒来顿感神清气爽,非常轻松,举目望晴空真有一种“天清体透乾坤正”(《洪吟(二)》〈劫后〉)的心境。

对我丈夫的态度我受到《明慧周刊》中同修文章的启发,向内找自己的不足,认识到自己的自私心,对他在生活上的关心也不够,没有对丈夫负责,我觉得丈夫也挺可怜,他被邪灵控制着对大法造了很多业,也是被迫害者。是师父慈悲一再给他改过的机会,我对他不断的发正念:清除他思想中、身体中共产邪灵和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并讲真相、劝“三退”。开始他很顽固(他在单位是邪党书记),说些很难听的话,我不气馁,还是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我,并把家里的邪党的物品、书、像等彻底清理干净。有一天我跟他说:儿子都声明退团了,你也退了吧。他终于默许了,我很严肃的对他说可以帮你声明“三退”,但你自己必须真心退出才算数,我还郑重的拿出《转法轮》对他说:“我学法炼功这么多年没吃过一粒药,我受益你亲眼所见,这么好的大法,我要堂堂正正的学法炼功,谁也管不了我。以后你也不要说离婚的话,要是因我修大法你非要离婚我也不怕,若跟我过就要尊重我的信仰,也希望你也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才会有好报。”从那以后我学法、炼功、发正念等他再也不捣乱了,正念之场的威力制约了他。就这样我用善的真诚去对待亲人,圆容着家庭,矛盾不断化解,使家庭出现了比较和谐的环境。

回顾自己走过的修炼路程,每一步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总觉的在法中得到的太多,付出的太少。我常用师尊的诗《洪吟(二)》〈无阻〉:“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来勉励自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走正走好成神的路,随师父圆满回家。

在写这篇稿的过程中,感觉自己内心被洗涤的更加纯净,借此真诚的谢谢师尊的加持,谢谢同修的帮助,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