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

也谈绝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七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黑云压城的日子里,我去北京上访,因不报姓名住址,被非法关押到北京昌平看守所。为了抵制非法关押,我们全体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因受到医学知识的影响,我认为绝食可以,但不能绝水,绝水七天会有生命危险,这么好的法,我还没学好,可不能死(这是常人的观念),因此每天早上偷喝点水。

回家后学法,师父在《转法轮》第八讲“辟谷”中说:“有人谈到辟谷的问题。辟谷这种现象是存在的,不但在修炼界有,在我们整个人类社会当中有不少人出现这种情况。有人几年或十几年不吃不喝,但是却生活的很好。”“不少人追求辟谷,还把它说成什么辟谷、半辟谷,还分成等级。有人说他喝水,有人说吃水果,那都是假辟谷,时间长了,保证都不行的。真正修炼的人,往山洞里一呆,不吃不喝,那叫真辟谷。”

九九年十月我又去北京上访,在非法关押中,因为对“辟谷”有了法上的认识,在集体绝食时,我没有任何想法,很平静,认为几年、十几年不吃不喝也没事,因此绝食中精力体力一点也没减,比正常人还健壮。

后来师父教我们发正念,我渐渐体会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意念”中讲的法的涵义。

在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关押中,我想绝食常人也可以做,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外边跑多远去近距离发正念,现在被关在邪恶黑窝里,我把这称做插在邪恶心脏上的利剑,珍惜这机会,高密度、高强度发出强大的正念。一天内多达二十多次,再加上外边大法弟子的加持及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觉正念场很强,很快被转至洗脑班。

在洗脑班因为怕被转化,所以進去后不吃不喝不说话,只是心里发正念,谁也不理,跟人的感觉是冷漠、无情、无礼貌,而我发现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这样。

二零零三年再次被关入洗脑班,因对法有了清晰认识,看清了邪悟的本质,无论什么人给我做工作,我都善待别人,同时求师父加持,打出强大的善念,解体一切邪恶,后来没人理我了。

我发现一位绝食三个多月的大法弟子,个子瘦小,行走十分困难,走两步(两个人架着)歇一会儿,十米远要走半个多小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每天加持绝食的大法弟子,用搬运功从自己另外空间给她补充足够的能量,结果,那几天我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食物,还每天饿极了。管教说:别人都绝食,你吃这么多。几天后,绝食同修被释放了,恢复進食后,同修高高的个子,白嫩的皮肤,特别漂亮。

个人认识,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