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度众生

堪培拉大使馆前讲真相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零年元旦得法, 当时刚刚看了几遍《转法轮》,还没有开始炼功,身体上多年的各种疾病,妇科病、肾炎、偏头痛、痔疮就一扫而光。无病一身轻美好的感觉,法轮功使人身心健康的神奇效果,对我的震撼是巨大的。我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 我从最初修炼为了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到慢慢随着学法的深入明白了自己是多么的幸运,在这千古难逢的正法机缘,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加明确了正法弟子要做好的三件事情,要肩负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

位于堪培拉的中国大使馆是邪恶聚集的地方,是窒息邪恶的重要阵地,应该有更多学员到那里发正念,然而堪培拉当地的学员很少,需要悉尼的学员到那里去支持。从二零零二年开始,我每周末坚持到堪培拉中国大使馆发正念讲真相,几年下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相互扶持下,我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不断修炼、提高、升华。下面分几点与大家交流。

一、体悟到“放下执著轻舟快”

开始去堪培拉时我没有想太多,只是考虑到其他很多学员都有家庭,没有条件每个周末来回跑。而我是单身,女儿也修炼,能理解我,可以一直坚持去。

起初,我带着女儿一起去的,她和我一起跑了四个多月后,因为开始做其它项目,周末不能离开悉尼,我只好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自己坚持去堪培拉。但是女儿当时才十六岁, 我心里很放心不下, 经常是人在堪培拉, 心里老惦记着她。 每天在堪培拉也是心神不定,一到晚上回到住的地方, 就连续给她打很多电话,问她这问她那,总是放心不下。在一起的学员看到了我的这个很强的执著心就对我说,什么都得放下啊,任何一个执著心放不下,都会象一个锁一样拴住你离不开人这里。放下对女儿的情,这个过程真的是剜心透骨去执著心的过程。一个一个周末过去了,从心神不定到不怎么想了,这个情慢慢的就放淡了。当我的情放淡了后,我发现女儿的状态其实不象我原来想象的那样,一个人呆在黑屋子里面,很孤独害怕,没有饭吃,她反而感觉自己一个人在家很自由,我什么时候在家多了,她还觉的烦,没有了我这个当妈的在旁边唠叨,她更开心。而且女儿也更懂事了,周日晚上我刚从堪培拉到家,以前从没做过饭的女儿已经把饭做好了,我吃完饭,她也不让我洗碗,说我在堪培拉两天风吹日晒很辛苦,让我洗个澡就赶紧睡觉。虽然看起来我去堪培拉很辛苦,而师父是在看护着我们的修炼,让我在其中去执著。放下情后,我们母女互相都为对方着想,关系更加和谐。

二、师父,谢谢您带我回家

刚开始到堪培拉中使馆去发正念时,我是从在家修刚走出来,虽然悟到一些法理,但毕竟是刚刚起步,来了一段时间后,觉的很辛苦。特别是到了冬天,屋里和外边一样的冷,来堪培拉讲真相的学员也越来越少,自己就想打退堂鼓了。

这时同修及时打电话和我交流来中使馆发正念的意义,特别在来堪培拉路上三个小时交流对法理的认识,怎么跟上正法的進程,生活一周在常人中,来到车上就好比在净化着自己的身体。我们有时也争的脸红脖子粗,但是大家都在法上很快就会达到共识。同修的这种搀扶和鼓励使我在中使馆门前坚持了下来。一天在中使馆前炼抱轮,看到离自己只有咫尺距离有一座桥,桥的那边美丽的金光灿烂,离回家的路只有一步之遥,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在点悟我这条路走对了。有一天我听到一首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里面唱到,“师父啊,谢谢你带我回家”,这句话深深震撼了我,我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真切感受到了跟随师父回家的美好,这真是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背后的内涵,万古的机缘我搭上了末班车。师父在《洪吟》〈缘归圣果〉中说到:“寻师几多年,一朝亲得见,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

常年坚持在堪培拉的学员,都是经济上不太宽裕的,堪培拉的菜又很贵,所以我就承担了每周为堪培拉学员买菜的任务,挑选的过程又费时间,又费力,而且住在堪培拉的学员东西南北的都有,生活习惯,吃的口味都不同,长期下来,一些学员就有了想法,甚至有人说我尽给他们买烂菜吃。听到这些话,我心里非常委屈,想想自己为了给大家省点钱,要转几圈才能买到合适价格的菜,扛上扛下还不说,花了这么多力气和时间来为大家服务,反而还是这个结果。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我明白了人的空间一切都是假相,矛盾出现了是为我们修炼提高的。回头想一想,自己买什么菜也没有和大家商量,是自己没做好。这样我经常和大家商量,矛盾也就自然而然的过去了。

同时我也从常年在堪培拉中使馆前坚持讲真相的这些学员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伟大。坚持在中使馆前的学员并不多,多数是老人家,年龄最大的已经八十岁了,他们默默无闻的坚守在那里,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法不正过来,我们不回家。”一位七十岁阿姨的儿子看到妈妈常年住在堪培拉,因惦念要来看看,阿姨坚决没让来,说因为儿子不修炼,怕看到妈妈睡在地上不理解。平淡的一句话,看到老人家对大法一颗坚定的心。几年来中使馆门前的讲真相让堪培拉当地的居民路经中使馆时都会向我们鸣笛致意,还有一位教师利用他的假日时间来帮助我们拉了一天的横幅,他说:“我要和我所有认识的人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三、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从二零零三年以后,来澳洲旅游的中国人急增,堪培拉中使馆成了一个中国游客到堪培拉的必观景点,每天来中使馆的游客越来越多。这样,在堪培拉中使馆前的学员就不仅仅是发正念了,同时承担起来向大量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的责任。记得开始的时候邪恶的形式很严峻,来的游客口出难听的话,骂人,甚至要打人。面对这些,我自己的火也直往上冒。目送着远去的车辆,心里狠狠的想着让你的车半路抛锚,甚至想到抛锚的景象很开心,那时真的是用情而不是用慈悲在救人。

有一次,在中使馆前发正念的时候,看到很多中国人在往楼梯下面走,最后都淹没了他们的头顶。我悟到师父是在点化我抓紧救度这些中国人,他们的生命都走到很危险的边缘,而大法弟子是他们今天得救的唯一希望。面对来往的游客,我们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救度这些可贵的中国人。因为来中使馆的游客他们都神情紧张,为了让环境轻松下来,我们尽量达到和他们聊天的程度,使他们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看到东北人就要说:你们是东北来的吧,看到咱们东北人感到很亲切,我也是东北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有一个人马上躲开我,离我远一些距离,我就会说:看你让邪党吓坏了,你怕回国受迫害,这就是邪党把咱们中国人整怕了。

一个旅游团的导游故意领着喊邪党万岁,然后哈哈大笑,他们照完像我就说,其实邪党是个什么东西大家心里最清楚,瞬间没有了声音。我就说现在邪党贪官把咱们中国都贪黄了,在海外一个贪官的公子哥要养三个宝马车,那钱都是哪里来的,都是你们纳税人的钱啊。从他们的眼神、表情都能看出非常赞同。那个场也一下正过来了。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说:“而且在讲清真相中,你们发出的善心,你们发出的正念,都在解体邪恶,都在使被救度的生命清醒、找回他自己,能够使人理智的真正自己去认识这些问题。” 我体会到劝三退是对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全面考核,讲的过程中就在清他们背后不好的东西,消下去那东西讲退党也就容易了,心性差一点就退不了了。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自己的智慧也是源源不断的。有一次几个当官的在往车上走,我在后边跟着讲,有一个人回头挡住了我的去路,还说神经病,我笑着跟他说:“你说神经病能说出这些话吗?你偷着乐吧,在国内你哪有这样的机会?”那些人都笑了。这样和他们的距离拉的更近了,也就抓紧时机告诉他们:你以为我们吃饱了撑的给你们讲这些?我们是修炼人,告诉你紧急的信息,我们知道要发生什么事,赶紧退出党,团,队,就能躲过这场灾难。然后跟靠近自己身边的人说:“我给你用小军这个名字退出党团队,好不好?”他马上说行。

一次一个面包车下来的人照相,他们听的入了神,导游也特别的好,他们上了车还开着门让他们听,然后我站上门的台阶,我说我在点数,你们八个人我都帮你们退了,他们笑着说行!

十月一日这一天的游客人山人海,因为堪培拉一年一度的花节,一些学员去发资料,中使馆前只有两个学员打横幅,两个学员过去讲真相。我对游客说:你们知道吗?国内的保鲜就是冲这本《九评》来的。一个人指着另一个男的说,他是我们书记,你去和他说,我们都听他的。我说哎呀,我正找书记呢,我刚到他跟前,他一本正经的唱起了国歌,我说:你呀,别摆出架势让他们看,其时你是当领导的,你心里最清楚邪党是吧?退党这件事情非常紧急,只要点一下头,我们起任何一个名字给你退了,这对你是最好的。将来你就知道了,好不好?他说行!这一天我们退了五十七人。

四、在救度众生中整体提高升华

在堪培拉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提高心性,互相圆容和支持的过程,这其中也有很多心性的考验和过关的过程。一次,一个学员在中使馆前面挂了一个横幅,上面有师父的名字,大家都觉的不合适,要求她不要打了,她坚决自己一个人拉那个横幅。晚上大家都来和这个学员交流,每个人谈自己的看法,还找出师父的讲法来批评她,有点象批斗会。她刚一進来就说,你们今天谁说我也不会把那个横幅拿下来的。我就交流了自己看到的这个学员的巨大变化,我刚开始认识这个学员的时候,对她的印象并不好,但是三年过去了,我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的变化很大,我尽量把她好的那些变化交流出来,尽量看她好的那一面。没有了指责没有了埋怨,被一片祥和的场笼罩着。那天晚上交流完以后,这个学员自己主动提出明天她来做饭,那个横幅也没有再打了。我体会到了我们面对问题要从正的一面去看,看到同修好的方面这也在开启对方的善念。反过来这也是给我们在过心性关。我们周围的环境取决于我们自己。

回顾得法几年来到堪培拉讲真相的修炼过程,自己摔摔打打,虽然付出了一些,但是修炼中的升华和提高却是远远超出自己的付出,真实的感受到在这个过程中师父一直在看护和点化着自己,带着我往上走,感谢师父给我和其他同修这样的修炼机会,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感激,唯有更加精進,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珍惜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每个机会,继续稳健扎实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