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质上放下自我利益 修出慈悲与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师尊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天,能够在澳洲法会上与大家交流,感到非常的高兴。以前,我不太愿意写修炼体会,虽然明白写出来是很好的提高过程,但是,还是以各种借口一直拖到最后。不想写,是因为有更深的执著隐藏在那里,不愿暴露出来去掉它。然而,写出体会才是真正的反省自己,做到实修向内找。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从本质上放下自我利益修出慈悲与正念

一、摆正修炼的基点,从本质上放下自我利益

几年来,我一直都在做媒体工作,头几年作为一名普通的编辑、记者一直都很顺利。但是,从二零零三年起做协调工作以来,周围的修炼环境就在不断变化,遇到的问题也多,甚至矛盾也很尖锐。虽然,自己在开始时有所准备,可是真正遇到尖锐的矛盾时,还真是直戳心窝。有一段时间里,有些同修对我意见很大,认为我对别人要求过高,太严,甚至有人说我是为了成就自己的名利。而我却认为看到的是不符合法的行为就要纠正,看到的是他人修炼中的种种不足,嫉妒心、争斗心、显示心、做事心等等。

记得有一次,一位同修在学法后,指着我大声说道,你就是反对我,不让我做等等时,表面上我没有与其争吵,但内心里我感到非常的反感。事后,有同修对我说,你没说过这样的话,他误解你了,把你的话改了,别往心里去。可是,师父讲过修炼人遇到的任何矛盾都不是偶然的,都得向内找。于是回家后,我来到书架前,随手拿起一本经文翻开,眼前出现的是一位同修问师父,作为修炼人如何从本质上放下自我利益?我反复看了多遍,也没找出自己有哪些本质的利益没有放下,只是觉的反感的心不能有。但是,我也知道,没找出来有哪些本质上的自我利益,是因为法没有学好。因此,遇到矛盾看到的都是对方的不足,虽然自己没有反对这位同修的心,又没办法让其明白自己的真实意思,那就不再提要求,毕竟大家都是想要把媒体做好,如果再提要求,受损失的是整体。

不过,通过这件事,我第一次真正意识到还没有从本质上放下自我利益,而对于修炼人来讲,不能从本质上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那就是没有摆正修炼的基点,想到这里自己感到不寒而栗,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根本的执著,找不出有哪些自我利益还没有放下,如何称得上是一名大法弟子呢。遇到矛盾,心就波动,看到的都是他人的不好,说明自己法没学好。那么,是什么样的执著没放下呢?为什么法没有学好呢?

师父在经文《走向圆满》中讲道,“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

一次,在与一位同修的交流中,对方的一句话使我看到了自己修炼的基点没有摆正的真正原因所在。当我谈到所看到的一些不符合大法的现象时,这位同修对我说:“你太理想主义了吧,这是修炼呀,就会暴露出这些问题,不是说修炼了,就都那么美好了,这就是要我们修的呀!”听了这位同修的话,想起师父经文《走向圆满》中的法,再回过头看看自己当初开始修炼时,就是带着这种大法好,师父好,修炼人好的想法走進来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在国内得法开始修炼的,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得法时的神奇经历和感受。在《转法轮》中,师父以浅白的语言却讲出了那么高的法理,使我看到了这正是我生生世世所追求的。国内大法弟子实修的环境与境界,使我一直感觉到大法的美好正是自己所追求向往的。然而,多年过去了,自己依然带着这样一颗心,没有实修自己,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溶于法中。这种根本的执著不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在这样的基点上如何修炼?遇到磨难就抱怨,看他人的不足,用师父的法去衡量别人,要求同修,这也是为什么看不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和没有从本质上放下自我利益的根本执著所在。

由于找到了修炼中的根本执著,摆正了修炼的基点,在学法中,逐渐的能够以法来要求自己,修一思一念,从找不到执著,到学会了向内找,不再将眼光对向他人,用法来看别人的不足。

二、向内找去掉名利情 修慈悲与圆容

刚来澳洲时,对澳洲的修炼环境不是很理解。除了参加点上的炼功、学法和各种洪法活动,不太愿接触更多的同修,加之家庭的教育和自身的原因,使得我一直有着一颗清高、骄傲的心。特别是在做媒体的协调工作后,这颗心就变的更为突出,矛盾的出现也正是由此造成的。不愿与人接触,看他人的不足,认为自己对,即使被错怪了,也只是看他人。这不正是对名利情的执著吗?甚至还以为,谁修的好,谁修的不好,我是在用法来衡量,不跟人走,是在跟法走等等。

师父让我们学好法,将修炼的法宝交给我们,可我却执著自己的对。就是对了都得向内找,找出证实自己的那颗心,去掉对自我名利的维护。别人说什么,好与不好都不放在心中,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一个过程。我知道自己要修的是容量,宽容,对同修、家人、周围的所有人都要有一颗宽容的心。

师父在《大法是圆容的》这篇经文中讲到:“在高层天体中,大觉者的世界与生命是由正法理中产生的或从正法理中修炼而圆满的。他的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觉者也是这一世界之王,但那不是人认为的统治方式,是以真善忍的正法理来善化其世界一切众生的。”有的同修给我指出,你有负面的东西了,就让你看到不好的东西。现在法对我们要求更高了,还要加大容量,不要去感受那些负面的不好的东西吧,不被其带动,就做师父要的。

当我静下心来学法时,我发现自己很多时候是带着观念在学法,看到的法理是针对别人的。静不下心来学法,是怕自我的利益被冲击。不能宽容他人,向内找也是骄傲的常人心没有意识到。而隐藏在后面的还有争强好胜;认为他人不好,其实,也是妒嫉心的表现。作为一个修炼者,去感受各种常人之心,甚至被其带动,还认为自己对法的理解是对的,这不是修自己,这是负面的为私的观念在起作用。旧势力就是让我们在看他人的不足时,达到在大法弟子中间制造间隔,让我们互相斗来斗去,你看我,我看你。而师父讲的正法理,是让我们每个人都看自己的不足,以洪大的宽容之心善待他人。

明白了法理,我努力去争斗心,也能善意的理解别人,看他人的好处。每个大法弟子都在修的过程中,大家修的都是同一部法,我们现在做的,目地都是为了讲真相救度世人,师父看的是弟子那颗想要修炼的珍贵的心,甚至是看生生世世。而自己的狭隘观念不仅负面还片面,也不在法上。找到了自己的执著,能够放下它们,随之包容的心出来了,宽容的心也能体谅他人了,遇到矛盾就找自己,不再顶着劲儿了。作为修炼人,不是圆容自己所要,而是圆容整体,圆容师父法中对我们的要求。

在《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谈到:“什么叫圆容法呢?可能我们许多修炼人还不知道。这么大的法,能度我们,能使我们修炼到不同层次、不同境界中去,能使我们圆满。怎么还要人去圆容他呀?其实呢,我们大家可能想到了:常人社会也是这宇宙无边大法在常人这最低一个层次中的体现,常人社会中的一切表现形式,也是这法给予的、开创的。那么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在利用着这样一个环境修炼。那么常人社会它虽然在不同层次上来看都认为它不好,可是它也毕竟是法开创的一个层次、一个境界。那么我们在修炼当中如何跳出这个层次,如何摆脱常人社会中的各种行为观念,明确了你们就能够突破这些障碍,也就能升华上去。这是你们在修炼中必须要做到的。”

的确,同修中出现的常人心的表现也好,工作中、家庭里遇到的常人社会的表现形式也好,作为修炼人只有在这种环境中实修自己,打出一片天。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去掉“为私为我”的利益之心,才能有宽容、善念,没有了情的执著,心中才会有慈悲、正念。随着我的改变,以前对我有意见的同修,也开始转变了态度。特别是在最近的讲真相的项目中,大家相互配合,忘记过去。每个人都在修的其中,每位同修都有其闪光的地方。大家都在圆容整体,圆容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现在,有的同修会说,你们这个项目组大家真的很齐心,互相也能配合。其实,这就是善的威力,

三、去观念,放执著,正念讲真相

自“九评”发表以后,讲真相中劝“三退”也成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方面。可是,真要到讲的时候,却发现有很多观念障碍着自己,张不开口,怕对方不接受。特别是在给家人、亲友中讲真相、劝“三退”,有许多同修都感觉到有困难。通过学法,我发现自己的观念与对情的执著才是障碍,带着种种观念和对常人心的感受,就无法有强大的正念,因而,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好。一次,我讲了没成功,可是,儿子两句话就解决了,事后我问他,你两句话就劝退成功,为什么呀?他说,你想的太多,其实很简单,你就告诉他退了吧,对你好!原来,孩子没观念,心纯。而我没做之前已经想到了家人的种种执著和常人心,这已经是承认了旧势力给人造成的各种观念和干扰因素,并且,潜意识中有对亲情的执著,甚至替家人担心等等,没有正念、慈悲,对方如何退呢?

随着观念的放下,去掉对情的执著,向家人讲真相的效果也起到了变化。以前,我的丈夫不太愿意听我讲,由于我在生活中放下姿态,内心里不再想他的不好,把他当作众生的一员,不再斤斤计较,心里只剩一念,只有“三退”才有生命的未来,他的态度也在转变。

当时是退党服务中心刚刚成立的时候,周末,我去了退党服务中心,没多久,他就打来电话:“听儿子说,你今天去退党俱乐部了?你现在不做报纸、广播,又参加退党俱乐部了?你可真行啊!不就是退党吗?全退,咱们家都退,我也退。”就这样,经常与我拧着劲儿的丈夫,这次自己主动提出退党。其实,任何一个众生都有其明白的一面,大法圆容不破的法理使我得到了改变,修炼上得到了升华,家庭中的亲人也跟着受益。前不久,他的信基督教的妹妹、妹夫也办了“三退”。而当时,我的丈夫也帮我一起劝他们退出。同时,他还帮我介绍有缘人讲真相。

由于我的工作环境经常变化,就有机会结识不同的人,于是,我就利用生活工作中的一切机会讲真相,从大公司里的董事长、经理,到公司中的普通员工,一有机会我就讲。我想,既然我的工作不断变化,那就是让我有机会与更多的众生结缘,让他们知道大法,了解真相。

有一个同事,当我刚去不久,她就向我讲述了生活中与丈夫的矛盾和离家的打算。于是,我就在她能够接受的程度上,将“真、善、忍”的法理讲给她听,慢慢的她忧郁的心渐渐转变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一天,我将大法真相光盘送给她,叮嘱她回家一定要看。第二天,她惊喜的告诉我,她的丈夫没有和他争吵,一家人都安静的坐在家里,把真相光盘全部看完,孩子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她丈夫也没有这么认真过,她实在不敢相信,太神奇了。

其实,每一次讲真相的过程中,都是对自己的实修的考验。这位同事自我刚去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容,态度也不是很好。但是,我心里非常的平静,没有任何感受,主动关心她,帮助她,使她对我有了信任,我知道这是大法的纯善的威力感染着她。不管在何时,我就想她好,打出善念,使其有机会与大法结善缘。师父在《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中说:“你们圆容法首先就是要做一个好人。大家在做好人的同时就已经是在圆容法了。可是你们毕竟是在常人中修炼,你们还要高于这一切。那么你们自身如何能真正的去理解法,在法中修炼,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真正的修炼人。这样大家就是在圆容着法,换句话说,你也是在维护着法。因为每一个学员在常人社会中的表现,都是代表着法轮大法的形象,是不是这样?如果我们都做得不好,那么肯定会给大法抹黑,同时我们也不能说在圆容法。”

还有一位做管理工作的中国人,当我将“九评”光盘送给她时,她马上说:这个我看过了,太偏激了,你别给我。哪个国家都有好的,也有坏的。于是,我就将中共的邪恶本质讲给她听,告诉她,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半个多世纪里使八千多万的人丧失了生命,又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迫害上亿人,并对自己的国民進行大规模的活体摘取器官的罪恶。这不只是坏,这是邪恶。这样的恶党你不退出?可是,她又说:“我没入过党。”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说:“你入过团、入过队,这都要退。”并告诉她,当人在宣誓时,就是邪党的一员,被打上兽的印记。如果你现在不表示退,就还是它的一员。“我今天帮你退了吧!”对方听完我的一番话,一边点头一边说:好吧,退了吧!

我知道,每一次讲真相的过程,都是对自己的一种考验,也都是去执著心的过程。讲不出口,是有利益之心在作怪,对方理不理解,自己的工作是否会受到影响,人家会怎样看我等等,都是名利之心,后天的观念在起作用。每一次讲不出口而发出的第一念就是观念。那么,我在讲真相前,或观念冒出时就发正念,首先清除自身空间的邪恶因素。

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只有不断的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处处以法为师,才能做到向内找,也才能修出慈悲正念,去掉名利情,才能没有了为私为我的观念,做到圆容整体,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

以上心得由于修炼的层次所限,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