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和平、宽松环境下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去年年底从大陆来到澳洲的大法弟子,在将近一年的修炼中,碰到许许多多的魔难,去执著心时剜心透骨的难受。在大陆没有碰到过的事,都反映出许多没修去的人心。感谢师父的慈悲,如果没有这个修炼环境,我这些执著心一直隐藏的很深,有了这个机会和环境,才能去掉我的许多人心,提高上来。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刚得法时自己很精進,我们单位就我一人修炼大法,当时就有想让大家都来了解法轮功的愿望。我是游泳老教练,游泳池每天進進出出的学生、家长,有好几百人,我就是一个对外窗口,认识我的人非常多。从我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中、道德水平不断提升中,使大家都感受到大法的伟大、殊胜和美好,所以我做每件事都想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如果我做不好,就会有损大法的声誉。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到残酷的迫害,邪党大魔头镇压大法弟子,我三次被抓(二次抓進拘留所,一次抓進市洗脑班),每次被迫害时,虽然当时也没有那么大的意识维护法,要做到证实法,但是自己对法的坚定,促使自己一定要做好。有了这个愿望,魔难中感到师父的大手一直牵着弟子往前走。当第一次被抓進拘留所,是被单位与六一零勾结起来迫害的,与杀人犯、吸毒犯、卖淫关在一起,黑暗的、脏的监房里,一开始情绪低落。师尊用一个女警察的嘴来点悟我,使我猛然惊醒,第一次面对警察提审,自己不知如何回答,心里在求师尊给我智慧,很快就知道了该怎样回答,魔难中师尊领着弟子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虽然走的跌跌撞撞,有时做的好,有时做的不够好,最终都闯过来了,感谢师尊慈悲看护弟子。

但是来到澳洲后,环境一下子全变了,身处在和平、宽松的环境中,没有了恶警的迫害,没有跟踪,可以自由的行动,可以自由自在的参加证实大法的任何活动,环境虽然宽松了,修炼的难度却加大了。在国内碰不到的事,隐藏的很深的执著心,一下子都翻出来了,在利益和情中,去执著时剜心透骨的痛苦、难受。

对于大陆来澳洲的大法弟子,首先碰到的是经济问题。在国内时大多都有较高的职位和较高的工资待遇,现在没有经济来源,所用钱都是按澳币对人民币六:一换算来的,现在为了省钱,自己节衣缩食,喝的是自来水,买最便宜的菜、自己剪发,但是我积极参与大法任何活动,尽量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但对于钱的执著,在利益上自己没有把握好。我参加“天国乐团”后,需要一条黑皮带,国内刚好有人过来,让家人给我买了一条,但一时还拿不到手,游行却要用,我就舍不得花钱去买。

刚巧一天走在街上,看到路边被人丟弃的两条皮带,一条黑色,一条咖啡色,就随手拣了一根黑色的带回家。回家后才发现带回家的却是一条咖啡色的。当时我还不悟,心想:明明我当时是选了一条黑色的,怎么变成咖啡色了?不久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消业现象,后背抽筋似的疼痛,走路也疼,甚至痛的我停下步子,身体僵硬,炼第一套功法时,不能做抻的动作,甚至睡觉时都疼,而且发正念也不管用,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开始向内找时,找到问题出在拣的皮带上。

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中说:“……当乐团演奏的时候,放出的能量相当大。无论从能量的放出,还有你声音的放出,还有音乐、音符的本身,都在起着证实法、起着放射能量的作用。……”“天国乐团”这个神圣的名字,大法弟子穿的衣物也是非常神圣的、金光闪闪的、充满能量,而我有缘能参加“天国乐团”是非常荣幸的事,应该以强大的正念、纯正的心态来参加每次活动,而我却随便的拣个皮带来对付,这是大法弟子绝对不应有的心态。

找到了执著心后,我后背疼痛就马上消失了。这一跤,跌的我清醒了。我悟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一思一念,都要无愧于“天国乐团”这个神圣的称号。认真的对待“天国乐团”的每次活动,大法弟子正念越强,放射出的能力也越强,这是对救度众生负责、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同时也希望“天国乐团”的同修以我的教训为戒,使悉尼的“天国乐团”成为救度众生的最好乐团。

来澳洲后,由于语言障碍,使得生活等各方面都带来许多困难,而且远离家乡、亲人、朋友、学生、同事……与女儿住在一起。而女儿突然有一天告诉我她要结婚了。当我独自一个人面对生活与其它困难时,那份寂寞、那份孤独、那份惆怅,使我一下子处在无助的状态,并陷入情的深渊,不能自拔,越执著那魔就越加强它。理智告诉自己,这样想法都是人心,但是就是有一种力量不让我跳出情魔。静下来时,各种常人心不断往外翻,自己非常非常的痛苦,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功在退,身体也在退,我惊醒了,吓了一大跳。这时,许多弟子伸出无私的手来帮助我从法中提高上来,我陷入深思,为什么在国内当面对生死魔难时,我都闯过来了,而现在我却被情魔压倒,理智不起来了,主要原因是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在邪恶的环境下,尤其是在邪恶的洗脑班,每天都被邪恶包围着,不是强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就是听广播、开会,为了不给邪魔压垮、洗脑,自己分分秒秒不离法。在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时,脑子都在背法学法。睡觉时,背一段法,才入睡,思想稍一放松,就有可能被邪魔钻空子,而使自己掉下去。

在新的环境中,在这自由的宽松的环境下,对自己要求不够精進了,背法也少了。其实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其背后有着相当复杂的因素。旧势力给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做了安排,还有旧宇宙的因素,那么没归正的生命,都想左右我们的一思一念,当我能真正站在法上,才能把握自己,才能破除不正的念头。

学法中师父的讲法触动了我的心。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师父还说:“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当我从法理中认识提高上来时,马上就从情魔中摆脱出来,我的身体又变化回来了,人也轻松了,离神路又走近了一步。失去这环境就没有我提高的机会了,更加体会到我为什么会来到澳洲。更加体会到师尊为了弟子的提高苦心安排。

现在三退人数每天在二、三万,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很远,怎样在自己所在环境中做好三退工作,我开始给国内熟悉的人打电话,劝三退。另外我在礼品公司做营业时,尽量做好三退,有时人不肯退,我也耐心的与人们说清道理。休息日没有大活动时,我就到旅游景点、唐人街发九评和劝人三退。有一次与二位大法弟子约好火车站碰面,一起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到时候她们俩人都有事不去了,劝我也别去了,而且那天正好还没有火车,我想了想,我回去吗?不,我决定没有火车坐巴士,一个人也去接受这小小的考验,修炼没有榜样,没有人告诉你怎么做,全都靠自己从法中悟,我战胜自己的依赖性,锻炼了自己的独立性。

来澳洲将近一年的修炼中,碰到了许许多多的魔难和心性关,过的很苦、很苦,在学法中自己又有许多的感悟。每当好不容易过了一关,接着第二关就又上来了,同时也感到正法進程的加快,师尊加快的把弟子往前,弟子有什么心,师尊全看到,当我提高上来时,刚想放松放松,接着下一关又上来了,没去掉的心,得赶快去掉。当自己从魔难中走过来,提高上来时,心中无限感慨,谢谢师尊、谢谢师尊的安排。写到此时,我已泪流满面,今后自己要好好修,少让师尊操心。

我是第一次参加大型的法会,第一次写修炼心得。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最后以师尊经文《乌克兰法会》的一句与同修共勉:“修炼中去人心虽苦,道路是神圣的。”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