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回顾这些年来走过的路,首先感谢伟大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我自始至终坚信师父,坚信法,师尊一直在呵护着我。“坚信师父坚信法”,这不是嘴上说说的,是在修炼中逐渐做到的。

一、百分之百信师信法

我是自学《转法轮》的。从我一开始学习《转法轮》我就信师信法。

炼功前,自己小病不断,如:头痛、颈椎痛、风湿、腿疼、胃痛等等。修炼一段时间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奇迹般的消失了!通过学法明白了法理,严格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去做,信师信法,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医疗费,也真正认识到大法修炼确实是超常的。

每次见到大、中、小学的同学,他们都说:“你是同学中显的最年轻的。”我自豪的告诉他(她)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身心健康,精力充沛。”今年我已六十有余,但头发黑黑的。从外表上就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皮肤细嫩,走路生风,骑自行车一身轻。同学们聚会,我就向他们洪法、劝三退、送护身符,他们都接受了,相继还有六、七人得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与恶党勾结迫害法轮功,公安部宣称共产邪党成员不许修炼法轮功。区邪党委专程派四人审讯我。我义正辞严的说:“法轮功是正法,教人向善,是高德大法。我是自学的,读了《转法轮》我的世界观都变了,我是亲身受益者”。就这样,审讯厅变成了讲真相的课堂。我给他们讲,我是怎么开始学法的、学法后我的巨大变化:“境界比以前高多了,以前全是为了个人利益,现在做任何事都先想到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不再自私了。我修炼大法,是要修去一切不好的东西,去掉一切执著。功法这么好,为什么不让炼?”他们看我这样坚定,就叫厂书记通知我退党(退出邪党),我说正好,我的落款是大法弟子某某某。书记见了,说不行。我说,“行不行我就这么写,因为我现在是大法弟子,还说假话吗?我是修‘真善忍’的,行不行也就这样了。”因为我坚修大法,他们非法扣了我一年的退休工资。在利益面前,我没有屈从于他们的压力:我做好人,不让做,不让学,这是哪个家的法?世上哪有这种理?我就不听邪的!我就是要学,而且要一学到底。就是枪毙我,我还是要学。谁也动摇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

有一次,我被非法绑架到铁路拘留所(因为当时市拘留所放不下)“转化班”。邪党请来的老师、校长讲一些歪理,企图让大法弟子相信他们的胡言乱语而放弃修炼。他们在上面讲,我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看这招不灵,又把家属弄来又哭又闹,企图以此达到使学员“转化”、放弃修炼的目地。但种种手段丝毫没动摇我的心。写“保证”就回家,不写“保证”就继续拘留,这是什么世道啊?后来,我们街道的学员基本都回家了,就剩下我了。一天,片警在窗外看着我,问:你怎么样了?别人都回家了。我说,我更坚定了。片警一句话也没说,扭头就走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被非法绑架到拘留所后,坚持在恶劣环境下背经文《洪吟》、《转法轮》,炼功,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被非法绑架到拘留所的大法弟子都认识到我们不能听邪恶的,他们迫害我们,我们就要反迫害。

在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我给厂书记(女)打电话,向她洪法讲真相,我说:“我做好人,我已经退休,为什么扣我工资?你们做的不对、不合理,我要申诉。我是大法受益者,修大法坚如磐石。”书记听了我的话,有些坐不住了,第二天就来到我家,假惺惺的说:“大姐,你认为好就在家炼,可别上外面去呀!我是和凌河区签了约的,否则会罚款的。”她怕我再去北京上访,(我以前去过沈阳、北京上访)她怕饭碗打了。我用亲身经历,向她讲述我受益经过和大法真相。她当时说:“大姐,你女儿多好呀,姑爷是军官,可别影响他们呀!”她说的倒挺好,可出了我家门,她就去凌河分局举报我。事后警察审问我时说,你老太太干什么不好,干嘛给书记洪法?这就是共产党的干部。

当天晚上就来了三个恶警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当时,我有一念,你们管不了我,我是修大法的,我的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师父说了算。大法工作需要我,我一定要出去。我和同修一起教犯人炼功,教他们《洪吟》。用废纸给他们每人抄一份《洪吟》、发正念,不念监规。犯人们说出去后,也一定学大法,做好人,不再做坏事。正由于心中有法,信师信法,结果十天闯出了魔窟,又投入到证实大法的洪流中。无论在任何邪恶环境下,我们从来没有动摇过。信师信法,百分之百的信法,邪恶对我们妄加的迫害都是徒劳的。

二、按照师尊的教导,做好“三件事”

师尊在每次讲法中,都告诉我们必须做好“三件事”。我通过不断学习关于做好“三件事”的法,对法有深刻的认识,在法理上清晰了,做的时候自然就主动、认真的去做。

第一件事就是学好法,这是第一重要的。我的理解是必须静心学法,不能挑着学,要在纯净心态下学法,升华就快,悟到的就多。只有学好法,心里装着法,在做的过程中就知道怎么做,就能做的好一些。

我只有一个孩子,姑爷是部队的干部,在外地;女儿、外孙与我同住,要帮女儿带孩子,所以我家务非常繁重,买菜、做饭、办事等全落在我一个人身上。怎么办?只有挤时间学法,一点一滴、一分一秒时间都利用上,不能浪费。首先利用MP3学法,下载了师父过去传法时的九讲讲法,每时每刻都带在身上听,又用随身听,轮换听法、背《洪吟》,还把《洪吟》用大纸写上,放在厅中,干活时就一句一句背,有效的利用了一分一秒的时间。我在夜间背《转法轮》,现在已经突破了晚上学法犯困的问题。每晚基本只睡两、三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学法、听法,这样,我的学法时间就够用了。夜间睡这么少,白天学法却不困,真是很像神的状态了。

再说我们集体学法。我们遵照师尊教导,又组织起一个学法小组(由五、六人组成)。刚组织时也很困难。因为小组成员多半是老年人(当然,学法修炼不分年龄大小,是一样的),五十以上的五人,只有一个年轻人。而且有些同修九九年七二零后都不学了,后来在同修帮助下才走出来的。法学的太少,经文更是基本没有读过。有的同修怕这些人落下了这么久,再和大家一起学怕耽误大家时间,不太愿意,想退出这个小组。我知道后,一起学法,大家都悟到:师尊要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们应该帮助拉下来的同修。有一位老学员七十多岁,住得离学法小组很远,在家学法老头不让学,本人又不识字,但她学法的心坚定,每次都是步行来。她的精神感动了我们,经过整体切磋,在法上认识法:集体一起学法,每个人都树立威德,大法弟子要修掉的就是“私”字。“我怎么怎么”,那是常人;我们是修炼人,是超常的,只有大家提高,每个粒子都升华了,由无数个小粒子连成大粒子,大粒子整体升华,那该多好啊!

学了法,统一了认识,就开始集体学法,炼功。我们这个小组个个都精進,真正体现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现在不识字的学员《转法轮》中的字都认识了,念起《转法轮》来顺畅多了,意思也能念出来了。整体升华上来了。我们上午八点半到十一点半学《转法轮》,星期二、四学晚上新经文,从今年的往前学。到现在,今年的新经文学了一遍了。有的经文还重点学。通过学法,大家从理性上升华了,在具体讲清真相也更精進了。上午学法,下午参加市整体近距离发正念。如到监狱、教养院、医院发正念,有力震慑了邪恶,形成了强大的整体。除此之外,写信、发传单、发小册子、当面讲真相,劝三退,都不同成度的在做着。现在小组成员都跟上了正法進程。

第二件事就是发正念。这是师尊在教我们如何清理自己的不好思想念头、如何清除思想业力。因为邪恶在我们身体内外都做了手脚,我们必须全盘否定旧势力,就必须按照师尊教导去做,威力才大。在邪恶迫害中,我们应用了师尊给的法力,发正念,闯过了难关,避免了被迫害,这样的例子每个人都有。就不一一讲述了。现在每天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时到十点钟一定发正念,配合本市整体营救同修。

第三件事是讲清真相。那么我们必须在修好自己、学好法的基础上救人、讲真相、劝三退。每个人都在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方式和机会在做。首先给家里人讲。我家姑爷是部队干部,受恶党毒害很深。我用亲身经历、祛病健身和实际行动说明大法好。孩子要结婚,姑爷家住农村,父母身体不好,也没钱,我们不要财礼,而且全是我们出钱办婚礼,使他感受到温暖。我女儿学法,他不反对。他说:“妈爸是我亲妈爸。”他有时对我们发传单不理解,有时很不高兴,我就反反复复向他讲这是救人。现在他见到扔在走廊里的真相传单就往回捡、还看。他家来人我就热情招待他们,给他们放真相光盘,使他们明白了真相后得救。

我们楼上楼下、左邻右舍,他们看到了我们的为人正派,善良,身体健康,与他们讲“三退”有的退了,有的得法了。明白真相的邻居也帮助我们。例如以前有时社区、警察骚扰我们,他们就说:他家没人,你们走吧。

我与同学(大学、中学、小学)见面、聚会就讲真相,给他们护身符,他们都接受了。现在正在做他们的三退工作。有的已经退了,有的还正在做。面对暂时没退的也不灰心,决心继续做好。到市场买菜、购物有机会就讲,现在退了很多。天天做,不放松每个机会。一次师父点化我,晚上梦见师父金光闪闪的大佛体,还梦见了哥哥,师父说,你哥哥(在外地)也得学呀。我于是打长途电话,催了三次,他终于回来了。我和父母一起向哥哥讲真相,他也得法了、党退了,走时给带了《转法轮》、炼功带等。还有一次,梦见一个大大的法船,大法船上有很多人,显示的是透明玻璃似的(形状),还有人正在往上上呢,还有人没上,大法船正在等着,没开呢。

以上是自己的粗浅认识,照师尊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自己有信心,逐渐在法中归正自己,在今后的修炼中要勇猛精進、再精進!请伟大的师尊放心,我们一定要做好,一定能做好。一定完成我们的伟大洪愿,完成我们伟大的历史使命。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