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先前由于人的观念阻碍,总觉的自己文化水平不高,还有许多修的不够的地方,一直不敢提笔写点什么。目前正法洪势已到了最后的阶段,师尊又一次给了大法弟子实修提高的机会,深感师父的洪大慈悲,我把自己修炼的点滴心得向师父和同修做一个简短的汇报,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喜得大法,返本归真

一九九八年二月的一天,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喜得《转法轮》,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心里明白能得到这么好的大法,一定要好好学。我在乡镇医院工作,得法前是一个性格要强的女性,做事雷厉风行,遇事总不会吃亏,讲理也不认输。身体是大病没有,小病不断。随着不断学法修心,先前许多坏脾气改掉了,身体也健康了,病也没有了。渐渐的当地得法的人多了起来,共有二十多名。我的个人经济条件好一些,便自己添置了录像机、录音机,每逢初一、十五大家自发的集合到我家里看录像,听师父讲法,集体炼功,交流心得。修炼的人在一起真是一块净土!那段日子真是太美好了!

(二)信师信法,坚定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旧势力发动了最邪恶迫害,一时间,中华大地阴云密布,邪恶铺天盖地。七月二十二日,我看了电视,得知大法与师父蒙难了。这么好的大法被政府禁止了,我心里非常难过,十分迷茫。毕竟经历过“文化大革命”,心想该是又出冤案了。这时我站在楼上从窗户边外望,四个派出所的警察正往我家走来。我立即藏好大法书籍和资料,将以前用坏了的炼功带,两本大法的书放在电视机旁“伪装”,一面若无其事的看电视。他们一進房间就收走了磁带、书,还有师父的照片,并把我带到派出所。的确,回想起来,当时得法时间短,学法不深,还有很多人心,不懂得拒绝配合坏人的指使,后来想到那两本书和师父的照片就心痛。

一到派出所,还没坐定,我就很认真的向他们声明,我学法轮功,只有受到益,没受到一点害,如果要我昧着良心说大法不好或背叛师父,我做不到。我对他们说“就是砍了我的头,也只不过是碗大一个疤。”当时那所长一听,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我的大姐,这是什么形势,你口口声声碗大一个疤,你也太胆大了!”我说“我天生一个讲真话的人,这是我做人的原则!”由于受党文化的毒害,当时自己根本察觉不到,压根儿想不到这么大一个国家新闻机构,特别是重点节目“焦点访谈”居然当众造假。我只是向他们讲我得法的过程,学法的体会,身体健康了,心情开朗了,脾气变好了,道德回升了……电视上讲的那些人如果说他们学了法轮功怎样怎样,那他们肯定是学的冒牌的,不是正宗的。他们做了记录并要我签了字,也许我的讲述起作用了,他们无可奈何的告诉我,上面交待了,他们也没办法。也许是自己一身正气,他们对我还算客气,请我坐下,还倒了茶给我。回想起来当时心里还是有几分紧张,手铐就在旁边放着,剑拔弩张,空气中都透着邪恶的味儿。几个小时后,我回到家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第一关。

后来,邪恶根据我「七二零」以前的情况,在干部大会上宣称我是头目,把我上了所谓的“黑名单”,并暗中监控我,电话也被监听。邪恶的迫害致使许多旧友不敢与我往来。我就找机会和他们接触,把我学大法后受益的实际情况讲给他们听。和生人接触,有机会的时候,就主动和他们攀谈,告诉他们自己修炼大法的真实情况。从派出所出来之后,后来什么表态会、洗脑班,邪恶都没敢动我。说实在的在法上我悟的不是很高,但凭着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在师尊的呵护下,我就这样走了过来。

(三)随师正法,精進不停

我所在的县是一个比较偏远的山区,大法弟子不多,那个时候资料很难得到。内心非常迷茫,面对严峻的形势,无可奈何。师父的《心自明》发表后,过了一段时间才得到。我读着《心自明》热泪盈眶,一下拨开了我心头的迷雾,更坚定了信心,开始走上了正法修炼的路,渐渐的跟上了不同阶段正法進程。开始发真相资料是几份几份悄悄的发,渐渐的怕心少了,发资料慢慢的多起来了。后来有机会就开始当面给资料,把当面给和悄悄发结合做,次数越来越多,怕心越来越少,渐渐的進入了状态。有一次好不容易得到一包资料,那个时候已经住到了县城,一天晚上剧院外搞活动,有很多人。我和婆婆(她还不是修炼人)一块儿去当面发资料,路上碰到了一个同修,叫她一起发资料,她那时还有怕心,不敢当面发资料,就在一旁发正念。我自己心里请师父加持,一边发正念,一边在人群中发放资料,婆婆也帮着发,不一会儿,一包资料就发完了,我们迅速消失在人群中。在师尊的呵护下,正念正行,真是心想事成,又一次体验到了大法的威力。在纯净心态下做的救度众生的事是宇宙中最好最正的事,谁也不敢轻易动你!

日子过得真快,一转眼到了二零零四年,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发表了,师父叫我们大陆弟子讲真相“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我知道,正法洪势急速推進,时间紧迫了,把讲真相的重点转到面对面的讲,我觉的面对面讲真相不难,把真相讲好难,尤其是不敢开口讲的同修带动他讲更难。一次我和一个同修去电信局交话费,该同修在讲真相这一点上还不够,还有怕心、顾虑心,不敢开口。当时营业大厅有四个营业员,交费的人不多,我和一个同修加上一个常人。这时其中一个营业员突然讲起了法轮功“有一个人炼法轮功,后来跳楼了……”,我一听,这不对呀,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应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而且这几个人也要给他们得救的机会。于是我就问:“请问你刚才讲的是发生在你身边的事吗?”她说:“不是,听人说的。”我又问:“告诉你这话的人他是亲眼所见的吗?”她说“也不是,也是听别人说的。”我说:“真正炼法轮功的不会那样,法轮大法是正宗修炼法门。我本人从一九九八年炼功至今,非常好。江ХХ利用手中权力疯狂迫害,要是不好,在这么大压力下谁还坚持呢?” 接着我把天安门自焚真相、大法在国外洪传的情况娓娓道来……“哦,原来是这样,第一次听到。”听的人明白了,我心里非常欣慰。整个过程很顺利,一旁的同修深有感触,也参与進来讲,从那以后,她也开口讲真相了。深感师父慈悲细心呵护,特意安排了这次机会,又有一个同修向前迈進了一大步!

接着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发表了,读了同修的心得,内心十分震撼,同修的所言所行,真的了不起!紧接着《九评》出来了。一晃又是一年,第二届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又刊登了。到今年书面交流大会是第三次,九月中旬得知消息,感慨万千。静读同修的心得,与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确实有差距,仔细找一找自己,还有不少执著。然而这一切只有在实修中才会一步步提高,只有溶于大法之中,执著才会一点点修去,只有按师父讲的去做,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们又一次机会,尽管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一辈子几十年没写过一篇文章,还是努力举起似有万斤重的笔,克服重重干扰,连续几晚加班到深夜,并请同修给我修改,终于写成这篇心得体会。静静回忆这些年来,哪怕是一个细微的小事,都饱含师父细心呵护、慈悲苦度,深感洪大师恩无以为报,只有尽心尽力做好三件事,心里想着无量待度众生,努力做得再多一些,再多一些!各位同修,让我们携起手来,齐心协力,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越到最后越精進,美好殊胜的一切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