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参加师父在武汉传功讲法班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七日】陆续看到同修们回忆当年亲见师父时一幕幕感人情景,泪水总是止不住的洒满胸前,真是感慨万千。我是一九九三年喜得大法,在这之前我是一名佛教居士。一九八三年后在我人生中最坎坷的时期,观音菩萨多次梦中点化,我走進了佛门,从那以后,除了尽责任养活儿女们之外,人世间的一切,我一无所求,只求佛度我脱离苦海,无论人世间多苦,生活多么艰难,都坚定真正实修诵经坐禅从不放松,有一次在梦中看见弥勒背了一布袋经书,笑眯眯放到我的客厅,示意是给我的,要好好修,后来又常在定中点悟。现在回想起来,那时虽然是在佛教中修炼,其实是师父在细心安排。

那些年我常在外地,无论我走到哪,首先想到的事就是访明师,寻道友,有一次路过外省的一个山区,山顶有座大寺庙,下边有个小庙,住着一个修道人,他说我已拜了两个师父都是不错的,不过你还要拜个师父,这个师父是世上最大的一位,不久就会相遇。时隔不久,我做了个梦,梦中看见观音菩萨站在右边,左边站着一位身材高大一脸慈祥、庄重的年轻人,观音菩萨手指着我,对着那个年轻人说:我送个弟子给你。这时他祥和慈悲面带微笑的看着我,回答说“好”。我看他满面笑容,感到好亲切,于是就恭恭敬敬顶了个礼。

我亲眼见到师父,那是在九三年的一个金秋季节。听人说,有位气功大师在武汉办班,据说很有名气。我听了二话没说,立即启程。我想只要有缘定能找到。第二天赶到武汉,但不知办班地址,我就大街小巷询问。后来在归元寺里一位居士告诉我说在武钢。等我赶到剧院门前,天色近晚,看见人们成群的走進课堂。我问到了报名处,取了门票。六点三十开课。一看时间,来不及找吃找住,就随同人群走進课堂。

我晚到两天,课堂座位已满,足有二三千人,没有一点嘈杂声,大家静静的等待着。我刚坐定顿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我定神一看,瞬间想起站在台上身材高大、魁梧、庄严、满面慈祥、微笑单手立掌向大家致意的,不正是当年在梦中收我为弟子的师父吗?是的,是的。今天我亲自见到了,我太激动了,顿时一股热流通透全身。我感到太神奇了,瞬间忘了旅途的疲劳与饥渴,我明白了法难得。山南海北苦苦追寻的明师,我终于找到了,是缘份是师恩浩荡,佛恩指引着我走上真正修炼的归途。

一节课下来,大家久久不愿离去,学员们都站在课堂外的广场上,好大的一个广场都站满了,我琢磨着,这么晚为什么都不走呢?因为我是第一天来,还没有找到住处,本来我是想走的,可是这种场合我没见过,我知道学员们是在等老师出来再见见。

我也不舍得离开,就不知不觉的来到广场左边停车的地方,站在一辆黑色小轿车门边。刚站好,就看见人群在走动,因为我站的比较远,人又多,前面就看不清,人群走到我面前我才反应过来,才看清是师父站在我面前,我赶快让开,师父好上车,工作人员和司机都上了车。可师父还是站在我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像慈父看见久别重逢的儿女们从远方归来那样无比亲切感人。

我和师父近在咫尺,面对面的仰视恩师,倍感温暖,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含着幸福的泪水亲切的问候一句“师父好”,师父回答说:“好!好!好!”手在兜里,上衣、衬衣、裤口袋掏了个遍,我们都看着不知师父掏什么,在掏时,我仰视师父比所有的人都高,一头乌发,眼睛炯炯有神,和蔼慈祥,平易近人,呀!真是活佛。

这时车上的工作人员请师父上车,师父转过面,问车里人“有谁带了我的名片吗?”当时车上的人都在掏,这时我才发现车里已坐满了,只有司机旁边一个座位等着师父的。车上有人说,我这有一张。师父说,快拿来,我回去还给你。师父把名片亲手递给我。当时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和敬仰,我含泪双手合十恭恭敬敬接过名片,师父这才转身上车,到车上还问,我们挥手告别,我目送车子离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学员们也很羡慕,把名片传来传去看不够。我们都沉浸在无比幸福喜悦之中。

在学习班上,师父和学员们在一起随和自然。有一次师父在讲台上教学员们抱轮。在抱轮时,师父说:轮要抱大点。听那声音就在我耳边,我睁眼一看,是师父站在我身边教我呢。

在学习班里这段经历,我难以忘怀,正如师尊所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转法轮》

八天的班很快就结束了,我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向师父深深拜了一拜,以表我对师父的敬仰和感激之心。每当我想到此情此景,总是撑不住泪流满面,我一定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按师父的教导努力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