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职工:帮我儿子也一起退队吧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随着《九评共产党》的广传,许多原本为中共邪党卖命的人和受中共谎言欺骗充当邪党替罪羔羊的人,在看了《九评》后,明白真相,知道“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是抵挡不住的大潮,了解了中共解体的必然,都要求在退党网站“三退”,与邪党划清界限。

最近根据明慧网迫害案例资讯打电话到某看守所,第一通电话,接听者一听到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姓名马上心虚的挂掉电话;再打过去是不同的人接的,我请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很生气的说:“不要再打来了!”就又挂了电话。

因为觉的没把真相讲清楚,所以我又打了第三通电话,这次是不同的人来接。讲了真相,聊到退党,起先他问退党是真的假的,跟他提了最近世界各地声援一千六百万退党的大游行,并讲了“退党保平安”,他考虑了一下,最后他说我叫王某,请帮我退队,另外顺便也帮我儿子王某某一起退队吧!我跟他说“三退”需要本人同意,你帮儿子退要你儿子同意,他说:“儿子的事,我这老子说了算!何况是保命的事!”

我还是要求他要跟儿子说。他一面说他会告诉儿子,一面跟我说:“你等会儿,我的另一位同事过来了,你跟他说说。”另一位先生接过电话,我跟他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牟利及退党等讯息,他一劲的“嗯!嗯!”的回应,最后他小声的说:“我看过《九评》,这些我都相信,快帮我三退吧!”

同一天打同一案例至某派出所,跟接电话的公安讲真相,他虽一面听一面反驳,但却没挂电话。跟他说“三退”,他不置可否,我说我打这电话是救人来的,希望你“三退”后能平平安安,最后他说“好!”并说他姓刘,于是我就用“刘平安”帮他上网“三退”。

另一天就一位被非法抓捕的同修打电话到东北某派出所,我说:“我是这位同修的海外朋友,今年三月以来全球曝光你们这里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的事,现在我们找不着他,非常担心他的安危,可否告诉我他的近况,好让他老迈父母宽点心呢?”这位公安语气和善的说你找大队长××,并告诉我电话。我跟他说:听你口气,你一定是个善良的人。他轻声的说他也是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事是真的,目前他只能在家里偷偷炼功学法。我向他提到师父最近的新经文《致澳洲法会》,要他多学法和广传《九评》促“三退”的事,最后他同意退队。

又有一天打电话到东北某派出所找××所长,所长不在,我就跟接听电话的人讲述香港一千五百万退党大游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传《九评》促“三退”的事,并欢迎他来香港走走。他说自己早就唾弃共党,在内心已经退队了。跟他说明“三退”要在大纪元网站上退才有效,将来留存的纪录可作为与邪党划清界限的证明。最后他连声谢谢,请我帮他代为上网退队,并抄下我的手机号码以便给其他想要“三退”的人。

在天灭中共即将到来之际,相信为中共卖命的人,在认清中共走到穷途末路还强拉人陪葬的邪恶本质后,将会有愈来愈多的人以实际行动做出明智的选择──“退党保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