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广州讲法班的日子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每当我读到《转法轮》中师父所说:“我觉的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转法轮》)的时候,我心里总会涌起一阵激动,常常热泪盈眶。十二年前,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八日至二十八日我参加了师父在广州举办的讲法班,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多么大的福份和幸运!但是越到后来我越觉的这是多么可喜,多么珍贵和难得的机会啊!今年十二月十八日到了,我想把我的经历和感受写出来与同修们分享。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替我净化身体

出发去广州前,我的身体状况好好的,精神也很好,可是在火车上半夜里我的腰就开始痛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就象要断了一样疼痛难忍,不能翻身也几乎起不来了。当时我还不知道因为我的业力太大,不净化下来修炼不了,师父是在替我消业,而且進班前提前就为我做了。因为听朋友介绍过这个功法的美好,所以我放弃了在熟人家休息的念头,当天就去报了名。

修炼之前我腰痛的毛病就经常犯,做过理疗、注射过药水,打过封闭针剂,也吃了不少药,但仅仅是缓解或往后推了,并没有根治。想到师父说:“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转法轮》)我坚持不间断的参加了师父的班,整个听法过程中腰没痛过,更神奇的是以后的十数年中,我再也没有腰痛了。

二、第一天遇到的心性考验

开班那天,我高兴的来到了会场,想早点看到师父,早点听到师父讲法。我的座位在主席台的正对面,而且离师父很近,真是个理想的位置。刚刚高兴的坐下来,一位年纪和我差不多的女同修走过来跟我商量,说她的听力不太好坐远了听不清,希望我能和她换个座。既然同修有困难,我应该尽量帮忙,于是就答应了。等我找到她的座位一看,发现是在师父的左后方,这意味着整个听法的过程中我都看不见师父的正面了。这还不说,我担心的是师父打出的能量等好东西在这后面能接到吗?心里不免有些疙瘩。谁知道,师父好象知道我心里的想法,第二天的讲法中师父就告诉我们:“都不会落下的,在我后面的都不会落下,在会场外面的也不会落下。”师父的慈悲让我觉的分外温暖。内心也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

三、沐浴在纯正祥和慈悲的场中

在听法的整个过程中,自始至终会场都保持安静、祥和。每一个人都在专注的听着师父的讲法,深怕听漏了一句话、一个字。几千人的会场只有师父讲法的洪亮声音在回荡。学员们来自四面八方,有的人每天都从很远的地方赶来听法,但一走進会场就感到慈悲祥和,丝毫没有疲劳的感觉,反而感到从未有过的宁静、舒适,总觉的精力充沛、头脑清晰。即使是少数人一时间产生了不好的念头,向师父提问他的家庭生活时,师父也是严肃的反问:“你是来做什么的?你这是修炼吗?”师父的回答是这样的发人深省,让在场的每个弟子都自然的想到了自己的思想是否纯净。

四、在讲法班上,师父给予我们的太多、太珍贵

在这个班上,师父把宇宙大法的法理讲给我们听,师父说:“不知法一天也修炼不了。”这是我们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机缘;师父为我们开天目时,我两眉间的肌肉十分明显地感觉到往起聚;师父说在这次班上猛烈的清理你们的身体。我感觉到就是在师父的一挥手中,我们全场弟子“一跺脚”中,师父已替我们清除了病业的根,使我们進入无病状态,好的留下坏的去掉;师父又给我们下了法轮、成千上万的东西、像种子一样埋下,同时还下上体外旋机……在这节课中,整个会场不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讲法结束的那天,师父又为我们打了大手印,真漂亮啊!但更重要的是,师父通过大手印对弟子们寄予的希望。在世界上,在整个宇宙中还有什么生命能与我们大法弟子相比呢?古代真正修道之人就有“朝闻道,夕可死”的说法,那么我们大法弟子岂不是更该有超过他们百倍千倍的信心?

五、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

师父讲法结束后,当晚在返程的火车上我做了个非常神奇的梦。我梦见自己到了高层空间。只见有云雾、阳光,在我身边站着一位老道人,他严肃慈祥,目光注视着前方,但没有说话。我沐浴在阳光中,感觉这阳光还有这位老人都给我一种温暖之外的感觉,分外舒适十分美妙,我想这就是慈悲的力量吧!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感觉,溶入我全身每个细胞中。这事过去十多年了,可我从未淡忘,就好象是昨晚发生的一样。我总是用这个梦来提醒和督促自己坚信大法,紧跟正法的脚步。

九九年“七二零”后,全国铺天盖地的谎言和诽谤。我在修炼过程也遇到了许多困难、挫折,但每每想起亲眼看到师父,亲耳聆听师父讲法的幸运和美妙,想起师父给予我们的和为我们承受的,以及我的这个梦,我总是想:我一定要坚定助师正法,兑现我的史前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