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在学法中去掉执著的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曾经在色上犯过错,虽然早已经改过了,但是色心一直没去干净,梦中过关也过不好,但是最近我彻底的过去了,我想写写我是怎么过去的,希望对还有此心的同修有些帮助。

我到男友这儿来了。我们做资料,他这儿很偏僻,有点象世外桃源,吃穿住用的东西都要从外面运过来。这里同修很少,在我住的小镇上只有五位同修,加上我六个。而且直到我来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自己做《九评》的资料点,天天发的都是单页。正好我有些经验,就帮助做了起来。因为各方面经济条件和恶劣的自然条件及做资料方便,我不能搬出去住,我们只能分室而居。起初,困难真是太多了,不仅是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还有诸多的不方便,这些都不写了,就写写在男女关系的问题上,我们是怎么过的,怎么走过来的。

当我们要做九评,但是又是未婚夫妻同居在一起,开始最大的干扰迫害就是我的色欲被严重加强。他有时候说我的眼神都不对劲,冒的都是色迷迷的光。说实话,我虽然色欲之心当时还没有去掉,但是总不至于那样,但那时就是如此。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色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

但我也一直在守。我一直背法,一直给师父上香,跟师父说,我不承认这种迫害,但我几乎对所有的男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动色心。开始,我分不清楚那不是我,因为来自思想太深处,我以为那是我自己有很重的色欲之心。这样的事情真的很羞于启齿,但我知道我是修炼人,那一点虚荣心也是要放弃的,我就把自己恶劣的思想跟男友曝光出来,无论它多么不堪,因为我要去掉它,而曝光邪恶才能清理的更快。

在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有时控制不住自己就会凑过去。当时就是那么强。有一次他做梦,梦到,我从自己房间里裸着身体走向他,身体是女人的身体,却是黑色的,走过去后,脸由我的脸变成了男人的脸了,还挺可怕的样子。这个东西走的越近,男友就失去了一切思想,他不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他就使劲让自己想起来自己是大法弟子,他越能想起来,它就变小,最后变的非常小,可惜最后让它跑掉了。起来时,他跟我说,他忘记发正念了。我说,我平时就是那样,根本想不起自己是大法弟子了,被色欲缠身,只有一点模糊的意识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从那以后,我轻松一些,但是还是过的很累,一次一次的,我把经历写出来,如果有色心还没完全去的同修,说不定还有点帮助呢!

其实我已经在努力控制自己了,学法的时候,师父也不断点化我,“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转法轮》第四讲),我突然明白,只要我能忍的住,我心性就提高上去了。一连几天,我在关键时候都忍住了,都过去了,但是又因为不注意的一点点的松懈了,被钻了空子,虽然没出大事,因为他能把握住那一点,但毕竟行为不对了,然后就太难过了,哭……后来爬起来再学法再修,走了过去。梦中师父会鼓励我,我已经走过原来的一片天空,那片天空已经晴朗了,再進入的又是细雨濛濛的世界。

后来,我学法的时候又看到师父讲的“我们学员心性提高的很快,当时这个小伙子就警觉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炼功人,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这个念头一出,“唰”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本来就是幻化出来的。”(《转法轮》第六讲)我好象第一次发现师父说的这句“我们的学员心性提高的很快”,原来当时能想到自己是炼功人,走过去,这方面心性就提高上去了。后来每次我在关键时候都能想到,都能走过去,大约又过了十天左右,我又犯错误了,当然不是那种大错误,是没达到那样的标准。我又大哭一场,次数多了,都有点失去信心了,当时确实觉的修来修去的,心性一直在那个位置上,一直很强,男友还说我不抵制那种心还好点,怎么看我越抵制越强呢!

我知道他说的不对,我还是继续抵制,心里想着只此一条路,绝不回头!过了一会,我哭完了,想一下,还是要学法!又走了过去,梦中,我看到出彩虹了,真是太漂亮了,想起来上次的梦,梦里是下着雨的天空,我知道这片天空又晴朗啦。

后来学法,深深的记住了师父的这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以前好象从来没有这么印象深刻,我知道一切都能忍过去,一切最终都能行的。我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严格要求自己,神经是紧绷着的,一天天都在我的严格要求中平安的过去了。但是又有那么一天,因为别的心没意识到,它们又通过那个心,还在色方面钻空子了,出的事情还是和从前是一样的,我倒在床上很长时间,后来又起来学法了。又走了过来,梦中梦到,我掉到浴池里快淹死了,不断的喊着“法轮大法好”,师父把我救起来,搭在浴池边上了。

一直觉的怎么抵制它还是那么强?一直持续大约两个月,真的很容易放弃,但是我当时一点放弃的想法也没有,就继续过。最后有一天,我在改字。改字的时候,思想中突然出现“我们旧势力也不容易啊,其实我们是不明白,才做这样的事情。应该饶过我们的。”当时我突然觉的它们说的对啊,突然转念一想,这是我在想吗?是它们在想!它们犯了那么大的罪,破坏大法,使那么多众生失去了救度的机会,它们有什么好可怜的。这是它们在哀求我,这可不行!师父说过,旧势力是要彻底清理的。

就在我明白的时候,我发现一球球的旧势力从我大脑深处滚了出来,我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只能用一团团的来形容,它们被我清理掉了,而从前我一直感到我身体周围是被旧势力包围着的。随着它们出来,我看到了那些色欲之心都是它们发出来的,反映到我大脑上,让我感觉到就是自己。

自那以后,我一下子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有一天,我和男友一起做饭,我突然感受到了儿时没有色欲情时的轻松快乐,我才发现没有这些东西才是真的快乐,沉浸在其中的时候,那不是快乐,是被动,是苦。当天晚上,我就做梦过色关,无论那个男人怎么要求,我就象小孩子一样,对此事很讨厌,就这样过去了。醒来后,我才知道,梦中过不过的去色关,不是我们平时在睡觉前怎么要求自己当天晚上一定要守好就能行的,而是白天的修炼是个基础的,因为我白天心性完全到位了,所以晚上就能过去,而且过的很轻松痛快。

后来又多次考验,都过去了。只有一次没过去,那天我和他出去办事,连续两天没学法,就被情干扰了,对他无法抑制的动情。后来梦中考验时,大约有十次八次吧,前几次全过去了,只有最后一次没过去。当时醒来心里很难过,我坐起来发了很长时间正念,严肃清理情魔色魔和自己残余的这方面的心,发现自己那天身体特别轻松了。结果当天晚上,他在梦中对我动了情了,居然跑到我房间里,我一下子醒来了,当时还迷糊着,不过因为白天的正念强,就一下子跳起来,坐到一边去了。我看他稀里糊涂的样子,说他:“不行,肯定不行,快回去睡觉去吧!”他回去刚躺下,我就问他刚才是怎么回事,他居然什么也没听到,我知道当时他是被利用了,而如果我白天没发那么多的正念严肃清理,还不知道那天晚上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

后来再有的考验就全过去了,梦中非常清楚的知道这样不行,有时候直接就说“我是大法弟子,不可以!”那种景象就一下子消失了。

那段日子太艰难了,是师父一直在不断的鼓励着我,走了过来。如果师父不鼓励,也许我会中途放弃。因为两个月的时间实在太长,而且怎么去,它表现出来都是时时刻刻那么强的时候,是很容易放弃的。现在我明白,其实无论它怎么显示出来强还是不强,作为修炼人,只要不为表面所动,就一定能过的去。在大法中修炼,没有去不掉的执著心,只有自己不想去的执著心。我现在没什么太重的色心了,偶尔有点,也淡淡的,一下子就能处理掉了。和他一起住,也不会出现什么事情了,只是他动情时,还想骚扰我,我不让,我想肯定是因为我还没完全纯净,他才会这样的。

我这段时间去掉的心特别多,真正的原因就是背法特别多,每天十页八页,有种两三天就象换了一个人的感觉。只有大量学法,才能知道自己哪里有不好的执著心;只有大量学法,才知道大法对我们要求的标准是什么;只有大量学法,才能坚定自己去除执著心的信心;只有大量学法才能修炼的更坚定,走的更稳。

因为背法多,还有这么一次体会,非常美妙,写出来与同修们共享。有一天,我在他亲戚家讲真相,突然人的一切观念和怕心都没有了,思想中只有法,而且自然的只有法,师父讲过的法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就非常轻松的照着法去做了,而且做的轻松成功,只一句话就退了。我初步知道了生命完全符合法是什么滋味了,太美妙了,回家的路上,我特别想哭……

还有很多体会,不想一一写了。最近九评做出来了,已经在一批批的出了,过段时间还想印刷《转法轮》,工具基本都办齐了。

最后,提醒同修,一定要多学法,我是背法学法提高心性是第一位的、在此基础上做事的。所以很多事情做的也快,是在心性提高的同时,做事情好象是附带着就做好了……不象人那样为了盖一座大楼爬上爬下的那么费劲,看到很多同修为了讲真相累的要命,但是效果却不是很好,而且挤的自己的学法时间都没有了,真是可惜。我现在是认识到了,只要在学法修炼中,心性提高了,原来“很难”的事情很自然的就知道怎么做了。

这是我最近的一点点心得,写出来,如果有不足的地方,希望同修们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