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思执著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曾经做了一个大法弟子绝对不应干的事,给大法抹了黑,同时也给自己的修炼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从劳教所回来后,看到《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我知道我必须把自己的执著找到,完全去掉它。

我从小就有一种很强的执著,就是非常羡慕那种“情投意合”的男女之情,这个执著一直左右着我,上下求索。直到初学大法,知道自己深陷其中的苦,可去这个执著时总是步履维艰,甚至有时抱着这个执著就不撒手。从结婚后,这个执著左右着我,同丈夫一直关系不好,总是要求他这样那样,一直不满足,总觉的丈夫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就是学了大法,也时常看一些爱情小说,沉溺其中。

丈夫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我修大法,但也没有过多干涉,就只嘲笑我天天跟一帮老太太一起。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去北京上访走时,三个月大的孩子放在家里没带。我被当地公安非法带回,丈夫接我回家后就大光其火,动不动就指责我没人味了,孩子也不要了。在矛盾中我没有往内找自己的执著,却向外找以维护大法,邪恶破坏为借口,认为丈夫没有正义感,站在邪恶立场上,以至越来越厌恶丈夫。

这种错误的观念几乎成了以后的定式。这样一直到我第二次从北京回来,家庭矛盾已很激化了。丈夫开始晚归到整夜不归,我也被单位下放到一个很偏远的部门工作,劳动强度也大。自己觉的很苦很累,不自觉的消极承受,还是没有完全做到向内找、在法上修,而是外求的心很强。

后来经功友介绍认识了一位流离失所的功友,准备一起做真相。在同这位功友的接触中,我由外求到羡慕到产生了不该有的男女之情。那位功友从九九年迫害开始一直很坚定,路走的比较正,可这次在男女之情的执著下迷失了。从一开始我俩就知道这种执著是炼功人绝对不该有的,我们最起码不应该在一起做事了。可知道归知道,但实际上却不愿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主意识不强,头脑不清的甘愿被情带动,半推半就的随着执著去了,沉溺其中,自己觉的终于找到理想的意中人了,忘乎所以,慢慢的越陷越深,最终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作为大法学员是多么耻辱,多么不应该的事,可自己却犹如饮鸩止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

慈悲的师父不断的点化着我们,我梦到我俩抱着被子走進了劳教所,他梦到我俩从一个很高的山上滚下来,而我丈夫也秘密打算送我到洗脑班。矛盾已经激化到这种程度了,可自己被执著左右着,迷迷糊糊的听从了那位功友的建议,从家里走出来,离家出走了。当时还误认为这是被迫害走出家的,后来我才意识到这样做对家庭单位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有多大——丈夫公婆都认为我炼功炼的连家也不要了,本来单位的几位领导对我还不错,暗暗的帮助过我,可我一失踪,610的人不断找他们要人,把他们弄的也很被动,对我有了埋怨的情绪,最终导致将我开除。

师父一再讲要走正修炼的路,可我已经偏离大法越来越远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邪恶的旧势力利用执著操纵着我们,不断加强着我们的执著。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往错路上走下去,旧势力就让我们一切都比较顺顺利利,可当我们终有一天要改过分开时,旧势力就对我们下手了。

我们几个功友(我们的关系其他功友不知道)因为听说南方某城市大法弟子少,真相做的少,我们几个就去了那里做资料讲真相。到了那里当地一位功友觉察了我们的不正常关系,于是很严肃的指出并要求我一个人马上离开。我们下定决心改过,由我一个人先到当地功友的一处住所静心学法,可到那里第二天,当地保安伙同恶警以检查身份证为由把我非法抓捕。同时两位功友因来看我也被非法抓捕。

我当时非常清楚这是邪恶针对我的执著和业力迫害,在警察局讲真相炼功不配合,可随着时间长了,怕心也起来了,最后配合了邪恶,我们三个一起被非法劳教三年。这也给当地功友造成很大的损失,刚建成的资料点被破坏,当地功友的工厂损失了至少一辆汽车,还有其它的一些损失。

虽然大法太大,起点远远超越了如何摆正男女关系这个对做人来说都是基本的不能再基本的问题,可慈悲的师父为了挽救我们这些一直不悟、一再犯错的弟子,还是不得不明确的告诫我们:“大法弟子啊,色欲是修炼人的死关我早就讲过了,被常人的这个情带动得太凶、太厉害啦。连这点事情都不能自拔,看来旧势力当初把这样的安排到大陆的监狱里才能改,是不是?”(《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在看守所,我梦中看到慈悲的师父就象我的父亲一样为我承受着业力。我当时追悔不已,可已迟了。

到了劳教所,在怕心和常人心的带动下,违心的写了“四书”。虽然慈悲的师父一再点化我,可我已经没有了信心和正念,破罐破摔了。后来下队后,我慢慢醒悟过来,马上写了悔过声明公开交给了恶警。在整个劳教三年中我一直对自己说:我就是没听师父的话以致如此,我以后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尽全力做好。于是在被劳教的三年中我逐渐的开始不写所谓的作业、不写思想汇报、不做操、不参加所谓的学习,一直到后来不参加强制劳动,不参加升邪旗仪式。那些恶警见了我就皱眉头,我也多次同身陷囹圄的功友们讲:“你们知道我是怎么進来的吗?我就是因为不听师父的话,做了大错事,给大法抹了黑,旧势力钻空子把我送進来的。师父多次点化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没做到,结果在这里一年又一年。你们要以我为戒,不要气馁,就是要听师父的话,多向内找,坚信大法,坚定的走下去。”

从零五年下半年,我们都悟到了共产邪党是个“假恶斗”的邪党,所以每当恶警让我们唱邪党歌时,我们都不开口。把那个为首的恶警气的连跳带骂。我也同其他几位功友从零六年起不参加所谓的升旗仪式,恶警们脸都气白了,可它们动不了大法弟子。

出来后,因为自己走了弯路,给现在的修炼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困难和干扰,家庭环境一直没有正过来,影响的讲真相也做不到堂堂正正。我今后一定多学法,赶上来,向内找在法上修,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