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讲真相 劝三退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这一阵子日子过的特别充实,每天除了做好三件事以外,吃饭时间就是拿着便当到电脑前打开明慧网,看“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的心得文章。经常是一顿饭一、两个小时都吃不完,大陆同修的正念正行,常常让我感动的止不住眼泪,哽咽的饭都吞不下去。我们伟大的师父造就出千千万万了不起的大法徒。看到大陆同修在那样险峻的环境中,想方设法建立资料点,印真相资料;为保护真相资料点不曝光,在密不透风的屋子里挥汗如雨,馒头和水,日复一日,为救度众生毫无怨言,省吃俭用只为多印几份资料去救人;找任何机会给自己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人讲九评、劝三退。随时邪恶坏人都虎视眈眈的紧盯着,然而这些邪恶却在同修的强大正念中消失遁形。我能强烈的感受到那是一个生命真正从法中明白自己从何而生,为何而来,所表现出来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修炼状态,很受激励。同时也找到了自己很多的不足跟差距,觉的应该更严格要求自己要在法中精進,更用心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大陆同修在主动的克服困难创造讲真相的环境,想想我们海外的修炼环境如此宽松,应该做的更好才对。尤其“传九评、促三退”是目前正法進程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我们如何能利用自己有利的条件,主动的找到一切能做的就去做,我相信对协助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救度可贵中国人,一定能起到相当好的作用。

传九评、促三退的渠道是双向的。国内与海外的大法弟子利用各种真相工具,将九评、退党的讯息传遍中国大陆,但是目前我们接收从中国大陆传出来的退党渠道却存在着不足之处。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说:“人在选择存亡的大事,邪恶不敢干扰,但是这些邪恶的因素在干扰信息传递与接收能力。就是每天打电话也好、是电子邮件也好、出国人员的传递,使通过各种信息渠道接收的退党申请,只能接收这么多。而且还不只是这个渠道的问题,还有很多中国大陆民众要退党找不着办法去退、找不到人去退,就是这样使每天“三退”的人数维持在这个数字上。不然的话人数会非常多,而且人数一多对邪恶的威胁非常大。”

我理解,如何拓宽退党渠道,抓紧时间救度可贵的中国人,是我们每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我们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正邪交战。讲真相的各项工具都是互补的,也各有其针对性和重要性。如果我们都能用心做好每一项讲真相的工作,邪恶就没有任何市场。在此,我想藉由这次难得的机会,把自己打电话讲真相及促三退的经验与同修分享,也希望能对有愿望想参与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起到一些促進作用。

目前电话讲真相,有一个迅速协助大陆众生三退的机制。就是先透过电话自动广播工具将九评、退党讯息大面积的传送到中国大陆。在对方听完真相广播后,我们就可以针对这些有缘人立刻回拨电话,协助大陆众生進行三退。手机人人都有,加上没有时间、地点的限制,人人都可以成为退党服务中心,而且现在还有很多同修打电话劝三退的宝贵经验可供学习。就象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中说的:“看别人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渐渐的就走出了你的路,渐渐的你就会用你自己的方式去做了。”特别是在对方已经听过电话广播情形下,我们很容易找到谈话的切入点。我大多是这样开头的:“您好,祝你平安,我这里是‘全球三退服务中心’,很高兴您刚才听了电话广播,请问声音还听的清楚吗?”这样一问,有一种亲和力感染着对方,他往往很自然的回答“听清楚了”,或者“不太清楚”,这样一来,很容易就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了。

记的有一位得法不到一年的同修告诉我,如果不是亲自打电话跟大陆众生讲过真相,没在那个环境中生活过的我们,实在很难体会到什么是“党文化”,以及“恶党在把中国人变成鬼”(《洛杉矶市讲法》)的涵义。透过电话回拨协助三退的过程中,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救度可贵中国人这件事情的急迫性。

以下举几个电话回拨协助三退,印象比较深刻的例子:

记的有一次回拨电话,对方激动的一直告诉我想加入台湾的某某党,要我帮他加入某某党。我告诉他:“天要灭中共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先退出中共保平安,以后你想加入什么党那随个人的便。共产党做尽缺德事,现在连活摘器官这等没人性的事都做的出来,天理不容,赶快跟它划清界限,退党自救吧!”听我讲完真相之后,他告诉我,他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共产党是真的很不好,共产党真的好腐败,这几年下来他早就看透了。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专管这个办公室里给党员批准入党申请的党委书记。现在我的桌上还有一叠要申请入党的核准书,听完你说的,我决定,绝对不能给他们核准入党申请。”他还叫在场的所有人一一过来听电话,当时办公室里有会计,有刚加入没有几天的新党员,还有一些资深的老党员,他们轮流的来跟我说话。后来办公室里总共有十三个人,全都让我帮他们起了小名声明退党。最后他们还询问了更多的退党的管道,要帮助当地的党、团、队员也退出这个邪恶的党组织。

另外,我曾经听到一个同修分享他的回拨经验。他说回拨电话后,对方很愿意听,每讲一句,对方就说:“继续说,继续说。”后来他告诉同修,他是某某监狱的监狱长,他连姓什么都说了。他说:“今天不只是我本身要退党,我还要告诉我的父母、儿子、妻子一家五口,都应该要退出这个邪恶的党。”最令人感动的一句话是,他说:“我告诉你,今天不只是我一个人退党,我可以号召我们整个监狱两、三百人都能一起退党。”

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相。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我们都不知道师父安排到我们跟前听真相的人是谁,但是只要我们在每一通电话中都用心的将真相讲到位时,我相信起到的作用都是巨大的。不但能帮助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减轻压力,同时也为这些有正念的生命奠定了美好的未来。

我体会电话讲真相就象在常人中云游,碰到形形色色的人,有认同的,有讥笑谩骂的。过程中就是我们证实法,实修自己,去掉执著心的大好机会。同时也更能体会讲真相时,要重视发正念清除空间场内共产邪灵的重要性。记的有一次电话回拨,对方对着我冷笑说:你知道我这是哪里吗?我这里是派出所,信不信我去抓你。我心想:太好了,你是最需要听真相的人哪。我很耐心的一直讲着,对方一边听一边讥笑我,后来竟然开始开黄腔,讲一些下流的话,还说你的声音好美喔,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服务呀?我当时心里只想着要救他,并谨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我不生气,照着法中的要求做,智慧真的就源源不断而来。我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语气和善并坚定的告诉他:“我就是来为你做保命的特别服务!还有更美的事呢,就是退党保平安。以后你的后代子孙会说,我的曾曾祖父当年呀曾经是个共产党员,但所幸能明辨是非善恶,关键时刻明明白白的退了党,没替共产党背黑锅,天灭中共那天保住了性命,所以今天才有我!这位警官,我帮你起个小名叫‘平安’声明退出,跟共产党划清界限,保你今天平安!明天平安!天天平安!”听到这儿,他突然态度变的很亲切,开心的笑着说:“好啊,谢谢你啦。你说话我特别爱听,有空再给我来电话,告诉我一些新消息。”我知道只要我遵照师父的话去做,讲出的话就有力量,就能救了人。

电话也曾经回拨到一个很偏远地区的农村。听完我说的之后,那个人告诉我:“这个电话才刚装没几天呢,就接到了你们的电话,我们这里好偏僻喔,每一户人家都离的很远。我可是一个好人喔,你说的话我都听明白了,好!我要声明退出!然后还帮你去做宣传,问问还有没有其他人要退。”隔几天我再回拨时,他们家来了几个邻居,几个邻居都轮流来听了真相。我一听他们说话就知道,那个明白人真的帮着做了宣传。他们告诉我,他们没入过任何邪党组织,因为邪党说他们:“成份不好,没资格入党。”听完我讲的真相之后他们都笑了,说:当年的“成份不好”,今天看来还真是幸运呢!”

有时也经常回拨到学生宿舍,那些孩子都很渴望知道真相。他们经常是把电话弄成扩音,整个宿舍的人一起听真相,或提出一些困惑让我来一一回答,通常一退就是十几二十人。因为必须本人同意,一个一个轮着说讲下来要花较长时间,常常是放下电话时才感觉到手好酸,耳朵被话筒压的有点疼。但是我为他们明白了真相,生命真正摆脱共产邪灵禁锢而感到高兴,我这点感觉真是算不了什么。

手机电话人人都有,只要一通电话,就能多一条接通退党的救人渠道。每一通电话都向每一个天体的王、主,打开一扇通往新宇宙的门的机会。在讲真相时,我都知道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而我们的师父无所不能。从法中我体悟到,只要我们用心去做,有坚定的救人的愿望,“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就能救的了更多的有缘人。同修们!让我们一起做好吧!

以上交流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香港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