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电话讲真相小组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下面我们代表悉尼打电话讲真相小组的学员对我们这段时间的修炼体会做一个汇报。

我们这个集体打电话小组还很新,原来也悟到了通过电话等途径讲真相,救度可贵的中国人的重要性,但是总觉的很难长期坚持下来。打几个遇到一点挫折或者遇到骂人的,或者有其它事情一忙,就找个借口走开了,下一次又拿不起来了。直到有一天,我和几个同修都悟到了打电话讲真相是我们修炼中重要的一环,不能因为怕心和求安逸心在修炼中留下这样的空白,再难也应该把它坚持下去。同时我们也意识到一个人坚持自己长期打电话可能因为干扰和怕心不容易坚持,那我们就几个同修定期在一起集体打电话,互相鼓励,切磋,共同把打电话讲真相坚持下去。就这样我和另外几个同修成立了一个小组一起对大陆的中国人打电话讲真相。

通常在我们打电话前,就先集体发正念,背《论语》,然后简短交流一下今天打电话的重点和讲真相的内容。刚开始集体打电话时正好是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刚刚被曝光,需要向即将到美国去开会的中国医生打电话。才打过去时,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说,直接说活体摘取器官的事情,他们不承认,也不帮转接电话给医生听。打着打着,智慧就出来了。大家悟到可以换个角度打,改成说我们有朋友要做器官移植,听说你们医院做了很多这方面的手术,他们马上就说,有啊,很多,你要做哪个方面的。开始了解到一些真实情况。那段时间打了北京、上海、重庆等地的一些大医院,他们的医生说有这样的器官移植,技术都很成熟,最快的时间有一个星期,最慢不会超过两个月。有几个医院我们还直接找到了要到美国开会的器官移植医生,他们都说可以做这样的手术。我们比较智慧的告诉他说,听说这些器官的来源是不合法的,是从法轮功学员的身体上摘取来的,有些医生听了真相很震惊,说不可能,也有些医生不说话,默认了,有的说器官是从死刑犯身上来的。就借这个角度把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告诉了接电话的医生和护士。告诉他们国际社会要到中国去调查,参与做摘取器官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在犯罪。

有些平时不太善于表达的学员,对打电话没有信心,主要是帮忙发正念,发传真,不敢拿起电话来打。后来听了其他同修打电话的各种讲真相方式之后,有一天也开始拿起了电话,心态很纯正,第一个电话打过去,刚一讲完,对方就同意退出中共了,同修受到很大的鼓舞,从此以后也有信心打电话了,不但参与集体打,自己回家之后有时间也坚持经常给中国的邪恶迫害场所和普通民众打电话讲真相、劝三退。

每个参与的同修都感觉到,同修之间的互相鼓励、配合对我们的共同提高和形成一个整体帮助很大。在这个场里,每个人都感到说不出的舒服和祥和。每次打电话,都是越到后面打的越好,一个学员打电话,其他学员有的帮忙拨电话,有的发正念,或者在旁边提醒。感觉打电话的时候,不但邪恶很难干扰,学员都越打正念越强,智慧越多。

下边讲几个小故事:

有一次我给一个老年女士打电话,我说你的声音听起来挺年轻,你是不是就三十多岁,她很开心的笑了,说我已经六十多岁了。我就借着她开心的时候,跟她说现在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在国内入过党团队的人,要赶快退了。为什么呢?你在国内也看到了,邪党的官已经把我们中国都贪黄了。一个家出了这么多败家子,这个家面临的就是灭亡。她说我没入过党,也没入过团,什么也没入过。我又给她讲很多预言讲到中共灭亡的事情,也讲到贵州亿年前的大石头上面都写了“中国共产党亡”。她就很神秘的问我,你是不是法轮功?我说,听到你这个语气,你应该是很了解法轮功吧。你真是个有福气的人,法轮功在国外八十个国家炼,人们都很支持法轮功。法轮功是一种佛家修炼,你如果相信佛法的话,你就会知道佛法的力量。这个邪党现在迫害佛法,面临的就是灭亡。所以告诉你退党的这个信息非常紧急,所以不光你要退,你还得帮你的家人退,她说我没入过党,入过团,队。我说那我就给你退了,她说行。她还说家中有十四口人没有入过党,但入过团和队。我说,这样吧,我先帮你和你的家人退了,过两天,我再给你打个电话,你得让他们每个人都同意,你到时候告诉我,这样邪党垮台的时候,他们退的声明才算数。她说行,太谢谢你了。这样过了几天,我又给她打电话,她说十四口人都同意退了。

有一次,我给山东的一个劳教所打电话,开始是一个男警察接的电话,我告诉他现在在海外法轮功特别受欢迎,你们劳教所在国内还迫害法轮功,其实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信息,劳教所里不抓坏人,抓好人。你们警察应该接触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你们都应该知道他们是好人。迫害好人是天理不容的事情。中国人是相信善恶有报的,邪党迫害佛法,今天它遭到的报应就是灭亡。这个警察就把电话挂了。我接着又打过去,一个女警察接的电话,我就告诉她现在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要退出党、团、队,中国的现象你也看到了,邪党的官把中国已经贪黄了,赶紧退出去,我说我给你退了可以吗?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因为你在中国,拿你的真名退很危险,我给你起个名字,你只要同意就行,她说行,我说那好,谢谢你。我刚要把电话放掉,就听到对方说了一句,“哎哟,我的妈呀。”在场的同修都感到正念的场抑制着她,邪恶的东西没有机会控制她,一切都是大法弟子说了算。

打电话的过程其实也是对我们修炼状态的综合检验,包括我们对大法法理的理解,是否能在短时间内根据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态有针对性的讲真相,以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慈悲心触动对方的心,启发他们的明白的一面,为自己的生命做出正确的选择。

有一次,几个同修接连打同一个电话号码,开始的时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接的,他说没有入过党、团等任何组织,就挂了电话。接着另外一个同修打过去,是一个年轻女士接的,她说自己没有入过党、团、队,又挂了。后来我们想在中国,凡是上过学的人,都难免入过邪党的少先队或者共青团,对方不承认还是因为害怕,没有明白三退对自己生命的重要性,再说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党团员也说明还有希望救他们。于是第三个学员又打过去,这次是那个男士接的电话,学员抱着今天一定要救他的心态很平和的对他说,我打这个电话是自己出钱,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打给和自己有缘的中国人,今天打通了这个电话,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你是安全的。但是你能接到这个电话,说明你还是一个善良的人,是在大难来之前有机会知道信息,得到平安幸福的人。他就说,那是什么事,我就告诉他,为什么要劝你三退呢,这和政治没有一点关系,只是想使你平安幸福,远离灾难。他说:退党为什么会和我的平安幸福有关系?学员就说,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就给他讲了罗马帝国在迫害基督徒之后短短几年间,就遭遇了四次大瘟疫,街上死的人都没有人来抬,这是他们迫害神、迫害信神的人招来的报应。人不信神,但是神在管着人,我们中国人说“三尺头上有神灵”。现在执政的中共,几十年里,在和平时期杀害了八千万中国同胞,还迫害法轮功,迫害佛法,你想想,造的业,只会比当年迫害耶稣的还大,现在到了神要清算它的时候,是它的一员,那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你现在只要以化名退出,就可以得到平安幸福,远离天灾人祸,就好象不用钱买个保险。有什么不好的?他马上说,谢谢你的好心,我明白了。我入过少先队、共青团,没入过党。学员说:好呀,那你的家人呢?他说,还有我太太,她也是团员,还入过党,我还有一个小孩,入过少先队,帮他们都退了吧。学员就给他太太起了一个化名,他说能不能改成叫大山的山,学员说:好啊,你就记住吧,并且要告诉他们,他们一定要亲自同意才有效。他说:有这么严肃吗?我说了还不可以吗?学员说:神看人心,一定要自己表了态,她自己做出选择,才有效。他说:哦,我记住了。

在打电话的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如果一周以来我们自己的学法修炼状态好,心态纯净,在法上的时候,打电话时就充满了智慧,讲出的话中慈悲的力量也很大,包括警察和看守、派出所所长、政法委主任,还有六一零的主任都同意退党了,旁边的同修都能感受到,话没有说完,都能感觉到对方肯定能退。那一刻感到不是我们人的一面在做什么,而是神的一面在做,而且师父也在加持。状态不好的时候,心态不纯净,同样的话讲出去没有力量,对方或者无动于衷,或者放电话,旁边的同修都提醒说你今天状态不好。

其实打的这些电话里面,我们体会到凡是经历过很多运动的人和受到过中共谎言欺骗的人,都深恶痛绝邪党,打电话过去,念完郑重声明,他们马上都表示愿意退党。有些还是中共的资历很深的军人和老干部。比如,一次我们随机拨号,念完郑重声明,问他是否愿意退党,他马上平静的说:“愿意”。并且讲,中共都是用谎言欺骗老百姓,他说我曾经是中共称为“最可爱的人”,参加过对越反击战受伤,是二等残疾退伍军人。我和我的战友都明白共产党是什么东西。现在我和我的战友都知道共产党算是完了,不得人心。他还给了我们他岳父岳母和他战友的电话号码。他说他的岳父岳母是南下老干部,现在都在干休所里,让我给他们打电话。他还帮他死去的老干部父母用真名真姓退党。他还把他的地址告诉我,让我给他邮寄九评。他说,等收到九评之后,他会拿给他的战友看,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看的。这个电话对我们电话组的几个学员鼓励很大,我们就是要抓紧救度这些善良的中国人。如果这些人不知道真相,没有来得及退党,到时候被淘汰了,那就是我们的失职啊!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公平的。现在有很多中国老百姓,特别是下岗的和农村的贫民,饱受中共的迫害,我们一打过去三言两语就同意退党了。还有很多接到电话的人,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九评和退党的信息,打过去给他们,他们感到很鼓舞。他们说,共产党早就该完蛋了。其实我们就是应该抓紧救度这部份能够救度的人,我理解也是师父正在等待和给时间的人吧。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们悟到,打电话讲真相就象是一个在世间云游和修炼的过程。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传完后师父又告诉他:你有许多执著心要去,你出去云游吧。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经过多少年他云游回来了。师父说:你已经得道了,圆满了。”现在全面向中国人讲真相,劝退党也是对大法弟子的一个全面考核,是去各种最后剩下的执著心。目前退党的人数一直徘徊在每天两三万人,还远远没有能够达到师父的期望。这就需要所有大法弟子都动起来,通过各种渠道帮助中国民众退党。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拿起电话来,即使不会说什么,哪怕把郑重声明念给他们。如果每个中国人都接到真相电话,听到了九评和退党大潮和天要灭中共的信息,那就会形成一个正的场,中共会感到一个四面楚歌,人心溃散的形势,不用推它自己就垮了。现在全球电话小组几乎有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大法弟子参与,经常有全球统一对中国重点地区和重点行业集体打电话的行动。记得一次海外的学员交流全球电话组同一时间集体对北京地区打电话的时候,该地区上空的邪恶在那个时间就全部清理了。我们悟到每次全球整体打电话也对应着一个宇宙空间当中的正邪大战,在过去几年中,我们参与全球整体打电话讲真相这一块基本还是空白,我们对应天体中的众生也就错过了参与这样宇宙中正邪大战的机会。

现在的时间都是师父留给我们大法弟子证实法,建立威德的机会,所以我们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能救多少救多少,起码不给自己的将来留下遗憾。师父的法身和神把有缘人带到我们面前,如果我们错过了救他们,都将给我们的未来留下遗憾。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六年澳大利亚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