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中的一些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日】看到明慧网《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通知》,我就想把自己多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同时证实法。可是由于九年来修炼体会太多,一时不知从哪说起,写了一大堆,发现篇幅太长,太罗嗦了,就放弃了。看了《明慧周刊》第二百四十五号,在网上发表稿件要以证实大法为目地,我又想从新写出我修炼中的片段。其实在我九年的修炼中发生在我身上和家人身上的神奇事很多,要想都写出来那得写一本书。

我是九七年秋得法的。得法前我是一个药罐子,腰间盘突出、神经衰弱、严重贫血、心律不齐、妇科病、胸闷,这些病折磨了我八年,花了很多钱也没治好。九七年幸遇大法,修炼半年后身体完全康复,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心情也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干事也顺了,生活也有奔头了,心里无比感激师尊的慈悲苦度。同时也明白了修炼是严肃的,每天的学法炼功就是必不可少的。尽管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的打压,我也没受到影响,因为师父在经文《大曝光》、《道法》、《挖根》中已经把要发生的事情点给了我们。

九九年后和同修失去了联系,一直处在个人修炼状态,一直到二零零一年偶尔碰一同修给了我一本《明慧网》才明白应该讲真相了。可是没有真相资料,碰到有缘人就用嘴讲,开始有些害怕,一讲真相空间场就感觉黑压压的压力过来了,有时感觉浑身发冷,有时浑身发抖。后来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正念》发表后,开始发正念,边讲边发正念,效果就好多了,逐渐的空间场也清亮起来了,怕这种物质越来越少,自己的心也越来越稳。

到了二零零三年,由于拿不到真相资料,心里着急,就学电脑自己做。由于没有底稿就自己写,或在《明慧网》上摘一段海外新闻。由于刚学电脑,很多技术不会,所以浪费了很多时间和资金。当时着急,起了干事心,学法、炼功、发正念都减少了,结果叫邪恶钻了空子,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邪恶非法抄走我家的电脑、打印机、复读机和所有大法书,非法关押我一天一宿。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正念闯出,又汇入正法洪流中。

就在这四个多月的从学电脑到开始打印到走出派出所后这段时间,我真正的体会到师尊时时刻刻在我身边,点化、鼓励、甚至替我承受痛苦。

当时买回电脑,不会排版,不会打印,望着电脑、打印机,不知如何操作,就请卖电脑的来教我,学会了打印,打几本也不太标准。后来逐渐摸索,做的好一些了,就起了欢喜心、满足心、干事心。有一天晚上丈夫喝酒回来找茬骂我,我说了他两句,他就过来打了我一耳光,然后就开始骂我,我看他喝了酒不理智,就進里屋发正念,他骂一会看我不吱声,就冲進里屋要砸电脑,我冲过去用身子挡住,我说:“我哪错了你和我说,为什么要砸电脑,它也是生命,你砸它也是杀生,”他气的就打我耳光,打我后背,但我当时心里很坚定,很坦然。我说你打死我也没有用,这条路我是走定了,你害怕我可以搬出去住。他气的没办法,回屋坐床上骂,骂了一阵,叹气说:“不说了,说多造业。”就又要出去喝酒,我说都半夜了别出去了,你已经喝多了,他说你不要管我,就走了。

我回屋已快半夜一点了,就坐在床上发正念清理他空间场,发完正念后,发现他打我那么重,我怎么不疼啊,我想脸一定是打肿了,下地照镜子一看,不红不肿也不疼。当时只觉的奇怪,并没悟到是师父替我疼,后来才悟到。丈夫一夜没归,第二天也没归家,打电话也不接。我着急了,和妹妹、妹夫一起出去找,也没找到。到了晚上我做饭时他回来了,躺在床上,我做好饭叫他吃饭,他说不吃,我坐在床边问他昨晚在哪了,打电话也不接,他流泪了。我说吃饭吧,他说浑身疼,各骨节都疼,我说你昨晚在哪睡的?他说在公园草坪上躺了半宿零一天。我说:唉,你知道我过去一身病,生不如死,活受罪,多亏得了大法,师父救了我,给了我一个好身体,你有个好身体却不知道珍惜,等失去了后悔就晚了,快吃饭吧,吃完饭睡一觉出场汗就好了。吃完饭我就坐在床上给他念法听,听着他就睡着了。快到十一点了,我发现他喘气呼哧呼哧的,用手一摸烫的吓人,脸烧的通红,我赶快拿凉毛巾给他敷在头上。

我家自从我修炼后一片药也没有,大人孩子身体都好了,也不用吃药。我坐起来发正念,一直发到下半夜两点多,看他好多了,就睡下了。第二天又接着给他读法、发正念。第三天早上起来好好的了。我说:好了?他说:好了。我说:好的真快,送医院就把你当萨斯病了。他说:说句你愿意听的话呀?我问:啥?他说:借你光了。

不久,我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绑架。从我丈夫打我到我被绑架整十天。在派出所我刚到时有点紧张,浑身发冷。警察问我怎么了,我说我心脏不好,他说你有心脏病?我说以前有。他说:你不是炼功炼好了吗?我当时惊醒,心里对师父说对不起师父,差点给大法抹黑。我对警察说:是你们把我气的。警察说:你们不是讲忍吗?还生气?不一会副所长進来指着我的头说:你真蠢,连正念都不会发。我猛醒,悟到是师父点化让我发正念。我把眼一闭开始发正念。一天一宿,整个脑子是空的,什么都不存在了,有时胳膊腿都不知哪去了,只有一丝意念在发正念。我知道是师父加持我,心静如止水,警察進来嘟嘟两句就出去了,在屋里呆不住。一天一宿只有一个或两个警察在看着我,也静静的,不大声说话,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我讲完后,眼一闭继续清理。

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今天就是脱去这张人皮,也不给大法抹黑,不会给自己证悟的一切抹黑,今天来了就近距离发正念,彻底解体这个黑窝,全面清理610办公室、公检法、看守所、拘留所,以后不许它们再迫害大法弟子。第二天中午,我在心里说:师父我今晚一定要回家,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外面还有许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呢。晚上他们把我带到办公室,一个年龄大的对我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是为了维护法,证实法,可你也不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宣传呐,我们还要养家糊口,你愿意炼回家炼去,爱去哪炼去哪炼,没人管你,别在我们眼皮底下。年龄小的说:其实我挺尊敬你的,别人都得坐在水泥地上,让你坐沙发,你签个字吧。我说,不签。他们也没逼我,就让我走了。

正法進程很快,转眼已到了表面空间,开始清理共产邪灵了。“九评”刚出来时很多同修都悟到先清理自己家空间场,把恶党的书籍、字、画、象,烧的烧,扔的扔,同时师父也给我们清理了身体,在我们家非常明显。见到师父发表的退团声明《再转轮》,我紧接着发表了退团退队声明,女儿、妹妹都退了,家里开始清理。有一天早晨,女儿起床发现脸上长满了红疙瘩,叫我看,整个脸肿的眼睛和嘴都张不开了,吓的直叫。她爸和她姨听到后过来看她说:吃完饭领她去医院看看吧。我心里明白,一定是共产邪灵在作怪,我说没事,女儿哭叫道: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你还不如爸和姨关心我呢。我说你找找你抽屉里还有什么没清理干净,丈夫急眼了,又来你那套。我说:我这套有什么不好,这是从根上找原因,解决问题。我又帮她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第二天早上起来,女儿高兴的喊:妈,全消了,一点疤也没落,比以前更光滑了。我说还要上医院去检查吗,一查一堆毛病,多花不少钱不说,说不上还落一脸疤呢!女儿会心的笑了,丈夫和妹妹也高兴了,妹妹说:真神呀!她也开始清理家里,烧的烧,扔的扔,她的身体和心情一下好多了。

大概过了两个多月,有一天早上起来发现右手腕内奇痒无比,一小堆红疙瘩,尖上都是小水泡,痒的钻心,又不敢挠,就用手轻轻的搓。第二天碰到同修,我说:你看前晚让蚊子咬的,真痒啊。她说:那不是邪恶吗?经她一提醒,我赶快发正念,两天后红疙瘩消了,也不痒了,只落下一个印。中午吃饭时,我偶尔瞅了一眼,猛一惊,我让女儿看,你看这是啥?女儿瞅了一眼,哎,这不是锤子、镰刀吗?我点点头说:这就是当时入团、队时,向血旗宣誓,邪恶给打上的兽印,师父给清理出来。那个印痕一个多月才完全消失,很多同修都看到了。

修炼中有太多的神奇,也有很多不足,很多的故事,很多的心得体会,由于篇幅有限,不能一起写出来,有些只能心领,无法言表。丈夫经常说:整天和你生活在神话故事里,对妹妹说:你找个赞助商,给你姐拍部神话故事片吧!我说你可以把他当神话故事,但这都是真真切切的,你要真正的修炼,你就会发现他是真实的体现,而不是幻觉。

今天就写到这吧!我一想起师父或听《普度》、《济世》就要流泪。我经常想:世人啊,大法已洪传十四年,无数大法弟子的经历和真相,也该驱散覆盖在你们身上已久的尘埃,也该使笼罩在你心灵的迷雾散开。在这样的佛恩浩荡下,师尊的慈悲普度中,再不珍惜这万古机缘,珍惜自己的生命,那将是生命永久的悲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