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六日】很久以来觉的自己找到对自我的根本执著了,现在看来远不是那么回事,那个根本执著方方面面的表现是什么?平时的一思一念与根本执著有没有关系?这些在当时是都没有意识到的。对于自己做过的证实法的事情,内心没有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到是师父在成就这一切,而自我认为都是自己做的,从而在内心中有些飘飘然,结果是栽了大跟头,很长时间不能够从法上真正提高,很多证实法的工作也做不来,辜负了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宇宙众生的期待。

我开始放下心来大量的学法,同时也看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很长时间我没有心思看同修的交流了,感觉到一种巨大的障碍,我想这很不对头了,以前借口忙,现在暂时先不做什么了怎么还不愿意看?我发正念解体这个阻碍我与同修交流的因素后,我开始静静的看《明慧周刊》第二百五十三期。交流文章《正确认识各种类似“消病业”的状态》中的一句话:“我为什么要回忆过去呢?我执著旧宇宙的一切,那我不还是旧宇宙生命么?我对过去的历史、信息、经历、事物、旧宇宙的一切的记忆还装在脑中,还时时想起,那就是旧宇宙生命。”引起了我的警觉,我开始对照师父的讲法找自己。

在得法之前,当时我曾经学过武术气功,那是阻碍我真正得法的巨大障碍,当时的我身体虽不好,看到大法后没有因为治病的念头修大法,可是那个武术气功却让我难以割舍,就因为在人世间它看起来很正。《转法轮》中有这样一句话:“在高层次中修炼,要讲一个专一的问题,要把住一门去修,修炼哪一门,一定要把心放在那一门上,直到在这一门中开功开悟,你才能转入别的功法再修,那是另一套东西了。”这让我决定修大法,因为在大法中开功开悟后还可以练那个东西;后来通过学法和看同修的交流知道武术气功中的东西大法中都有,这下我就专心学大法了,因为一切一切法中都有。对于武术气功好象是放下了,实质上我并没有真正放下过,在思想深处经常的还想比划比划,为的是满足那个想显示显示的心。

更关键的是,我专心学大法的一念源于“这一切法中都有”,还是有求。让大法来符合自己的观念这能是修吗?

师父说:“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走向圆满》)

我继续向内找。长期以来我和妻子不和,我一直在要求她,让她的所作所为符合我的观念,旧宇宙为私为我的根本属性让我一直在求得人世中的幸福。想到这里一下子让我觉的修炼是严肃的,必须严格要求自己,让自己的一思一念符合法,这不是为了她,也不是为了我,这是宇宙正法的需要,正一切不正的,圆容师父所要的。

从外地回到相对固定的住所后,收拾厨房,因为桌子的摆放位置和同修有不同意见,刚想表达自己的想法,一下子想到了那个为私的根本属性,它就象泄了气的皮球,而后我很高兴的接受了同修的想法。有位同修从外地过来,学法是很精進的,她与当地同修接触后交流了很多,回头给我说出了整体存在的一些问题,我竟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什么?我抓住那一点点感觉往下看,是妒嫉心!一次次清除它,它怎么还有存在的空间?一下子又让我看到了是那个旧宇宙为私的根本属性在起作用。我是大法弟子,是新宇宙的法造就的生命,我必须圆容师父所要的,同修做的一切不是促進了整体提高吗!作为大法粒子的我应该高兴才对。在念头转换间我真的为之高兴起来。

同修给我提到做《九评》又是做的小本的,因为字小大家有不同意见。是呀,这是个县城,资料发出去更多的是面对农村的百姓。年纪大的人,字小了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一种障碍。做资料的愿意做小本的,做同样数量可以省不少纸,可以减少進出的物资量;发资料的好携带好发,拿在手里不显眼。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小小的意见不同,可是我们的基点在哪里?我们是给予众生方便还是我们自己方便?为私的因素就是这样不经意间起着作用。是让我们的观念在做大法的事情还是我们真正的理智起来证实法?

大法弟子的根本执著是邪恶的旧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从根本上找到它,去掉它,从而在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救度众生。我们要做好这一切,只有学好法,新宇宙的一切都是“真善忍”大法造就的,任何一点不纯都带不到新宇宙中去。

修炼过程中的一点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及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