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大法 走稳正路


【明慧网2006年2月11日】我是一个入道得法一年的新弟子。看到明慧网的征文后一直想把这一年的体会和收获总结出来,无奈人的执著使我犹豫再三。每想到师父为救度我所承担的一切和给予的一切,我为自己走不出来而愧疚。其实写稿的过程也是修炼提高的过程。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向师父汇报自己的收获和教训,以激励自己不断精進,并得到同修的帮助。

与众多同修不同的是,我入道得法是经历了漫长的等待。我曾在气功高潮时,为祛病健身先后学过两种气功,后又误入邪门,发现问题后退出。其间也曾与大法失之交臂。那时我多少知道一点,人要往上修需要师父找徒弟,没有师父的保护不行,我渴望有师父教我,不再误入歧途。直到去年末,我的缘份终于等到了,师父安排我借到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

读《转法轮》让我感到那么亲切,我认定这就是我内心的需要,我就是要做一个高级智慧的生命,所以立即决定修炼。在我最初读书的那一个月,我的身体就发生了变化,腹泻几天后就感到师父为我下上了法轮,我看见有那么多法轮在我头顶和身上转。师父的话“真修大法的,看书一样会有同样状态出现,同样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转法轮》)在我身上灵验了。我发誓决不辜负师父慈悲的呵护,这条路我走定了。以后每当我承受最大的痛苦或遇到危险时师父就出现在我面前保护我,或者每过一关后就显现美好的未来鼓励我继续前進,让我随时都能感受师父的慈悲。我也看到师父是如何调整我搞乱了的身体,使我的慢性病都痊愈了。

法轮大法带领我走進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年的修炼经历使我明白,修炼是件非常严肃的事,决不是儿戏。这条上天的路是笔直的,容不得走错半步,不断学法才是走正路的保证。初读大法最突出的感受是他的通俗易懂,读一遍又一遍的体会,常常会读到某一句话时眼前一亮突然明白了,那感觉棒极了。大法书指引着我一步一步走下来,解决了我修炼中的实际问题,让我放不下。我明白了过去气功修炼出现不好现象的原因,清理了我的错误思想,排除了过去的阴影。当时还真有些后怕。

端正学法态度

正法的修炼后,我很长时间是在端正自己学法的态度,改变原来学理论的习惯,保持“无所求而自得”的心态。我感到,当头脑中什么念头也没有时,才能溶入大法之中,自己只有象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愿意从头学起,老老实实的学才学得快,学得明白。

背“论语”的过程首先教训了我。一个读书人背点书应该不难,可是我愣是背了许久,会了又忘,忘了再背,真的挺难。慢慢我认识到难就难在我没有领会其中的道理。“论语”概括了全部大法内涵,我刚开始学不可能都理解得了。我这才感到原有的学识和资历都派不上用场。

有一些大法的段落我能背下来,但是我又发现那段文字需要过很长时间才能理解他的涵义,并自觉的按照他去做。例如《精進要旨》的“警言”,我记住了,我明白“你们不想改变人的状态,从理性上也升华到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你们就将失去机会”。但对“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这理性升华和这壳之间有什么关系呢?直到我读了师父国内外的经文,了解了物质世界、宇宙的大概的构成时思想才豁然开朗。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师父在《无漏》中说的:“法有不同的层次,修炼者对法的认识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每个修炼者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

提高心性

修炼者突破层次的关键是提高心性,放下人的一切执著和欲望。以前我只是知道佛家修炼直指人心,要放下名利情,修起来很苦。我也曾经历过一次常人放下名利的考验,虽然那是自己选择的,可滋味也不大好受。正法修炼以来,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苦和难。我感叹人怎么有那么多的心要去除!我一向认为自己做人还可以,真修炼起来,竟碰到那么多问题。麻烦到来的时候人会那么难受痛苦,甚至痛哭流涕,恨自己不争气时能打自己。这是我这辈子还没发生过这等事。我感到大法是那么的正,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都会让他给反映出来,无处逃遁。

大家恐怕都无法想象,一个不爱争斗喜欢和谐的人,在魔的控制下会与孙辈较劲,把关系搞紧张,只是因为孩子常常无故顶撞我,对我不礼貌。女儿批评我和孩子一般见识,我还委屈的不行,心里就是过不去。开始我不理孩子,以后又为自己辩护,美其名曰“正一切不正的”。当我从找他人的错误转而找自己的错时,我发现是自尊心作怪,但是长时间不肯承认自尊心也是人心的一种,修炼人必须去掉。

我抓住这件事進一步分析终于找到,我之所以如此,是把自己等同于常人了,忘了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没有保持住正念。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所做的一切都是超常的。什么叫超常的,就是我们不要当常人,不要常人的一切。遇事要用大法来衡量,而不能再用人的标准。记不得自己是大法弟子不就承认自己是常人吗?这太危险了!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很大。在其中我也认识到修炼中没有小事。正如师父说的“你们只要有常人心在,那就是魔所能利用的东西,自己不注意随时都可以被利用。”(《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师父还说:“因为一个人想得度,人就必须亲身在这个艰苦的环境中、在困难中、在利益中、在情欲中走出来。任何事情都会牵扯到修炼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触动着你这个人、你的思想情绪、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执著的东西。你怎么去走、选择什么,那就是不同。”(《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这件事还暴露出我对“正一切不正的”的错误理解。大法弟子的这种能力不是嘴上的功夫。它是修炼中产生的功能,是具有灵性的高质量物质所形成的“能量场”所起到的作用。正如师父说的“如果你们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里,周围一切的环境都会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做好三件事自觉清除人的观念

我开始炼功时,“九评”已经发表,那时我对正法的形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并不十分了解。我只顾自己看书炼功,没有主动去了解。直到我的环境允许我自由的上明慧网,大量阅读了师父在国内外的经文以及许多的真相、历史回顾,我为自己长期被谎言蒙蔽而愤怒,感到修炼大法的人就是了不起,非同常人。我也愈发敬重师父相信大法。从那时起,我开始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去修炼。

修炼对我的要求一下子提高很多。我决定尽快补课,改变自己的状态,跟上正法的步伐。但是,因为自己差得太远不免有些担心急躁。我想到师父早就指出,“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好在大法我们今天讲出来了,过去你想修,还没人讲呢。这样你遵照大法去做可能做得好一些,能不能修,能不能行,突破到哪个层次,全看你自己了。”(《转法轮》)我决心走自己的路,什么也不想,把一天大部份时间用来补课、炼功、排除一切干扰、清理自身的障碍。之后又尝试去讲真相

这个阶段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做好三件事对去除人心是更直接有效的修炼方式。因为这个环境更艰苦,更复杂,更能考验修炼者心性,要求他承受更大压力的同时,必须在方方面面都要做好。于是我更加注意学好法,去除人后天形成的观念的大山。其实观念问题师父在“论语”中第二句话就说到“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那时理解得很简单。之后师父又多次谈到这个问题,《为谁而存在》是专门针对人的观念,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使我从感性认识升华为理性的认识,从而自觉清除人的观念。

我悟到为什么有些人会那么顽固,与之讲真相会对我冷嘲热讽,会怒吼两眼冒凶光,根本不让我张口,就好象扎了他们的心肺,完全不象他们本人了。原来他们是被人性恶的一面支配了。因为他们受邪党蒙蔽的太深了,要给他们时间。所以,我不该恨他们,不该觉得委屈。我就得有“大忍之心”,还要不断排除他们身后的邪魔,即便一时不能奏效,也不能轻易放弃。

从读不進“九评”的问题开始,我找出邪党文化对我的毒害远比我以为的深的多。与此同时,我也不断找出自己人的执著。我一向对肮脏的政治不感兴趣,我害怕血腥,从不看打斗片,不给自己负面的信息,追求简单宁静生活。这些人的执著都直接影响我去讲真相,怕心使我失去了很多讲真相的机会。为此,我渐渐养成了随时发正念,去掉最大的人心──怕心,并改正了爱着急发脾气的毛病。我必须不断努力,修好自己,修出神的慈悲。

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救度中国人,我深信只要我时时保持正念,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心不动坚持自己该做的,我一定会跟上正法的步伐,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

感谢恩师。感谢在网上给我启发帮助的同修和编辑们。

不足之处,望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