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学员修炼历程的点滴


【明慧网2005年11月7日】以往看见有关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征稿消息,虽然也心动,然而细想自己的修炼历程,短且不说,实在是平淡无奇,写无可写。但是这一次看到征稿,一句“证实大法”打动了我,身为大法弟子,就应把法放在第一位,同时借此机会回顾一下自己走过的路,也算一举两得。

事实上,我于1997年得法,当时机缘未到,只看到大法最表面一层的理,不久就因懒惰放弃了修炼。直至2004年机缘来临,我才真正得法。

得法之后,我翻看《明慧周刊》,悟到身为大法弟子,是要证实法的。那时周围环境不甚好,认识的同修走不出来,走出来的同修又不认识。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我从周刊上摘录“问答”制成资料散发。那时对法认识不深,总觉着人们一看这资料,天大的误会一下子就会烟消云散。随着时日的推移,渐渐接触一些做得好的同修,同时加强学法,我终于明白了,大法是什么,我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看到、听到常人把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制作出来的资料随意丢弃,我心里又气又急:为常人的麻木而生气,为他们轻易推开这万古机缘而急。

在此之前,我觉得开口讲真象有点不可思议:因我在常人中是一个性格拘谨内向的人,从不主动与人交往。通过学法,我看到这其实是一颗执著的人心,是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一道精神枷锁,我是大法弟子,应该走师父安排的路。自此,我开始面对面讲真象。由熟人而至一面之交的人,只要有机会我就去讲,没有机会讲的,我就把资料递在他们手上,一再叮咛他们仔细翻阅。

修炼一年多来,在证实法中,除偶尔心性不稳,正念不强有点小小的惊险,我的修炼道路是一帆风顺的,但我也无时无刻不领会到师父的慈悲呵护。

在常人中,我是一个性情急躁的人。修炼之后,虽也知道要去执著,一旦身处其境,立刻怒如雷霆,开始时是根本想不起师父的讲法,后来是想起师父的讲法也忍耐不住。我如此不精進,师父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一次,不知为了一件什么事,姐姐大发感慨:“唉,老爸学法轮功,他是这样一个人。妹妹学法轮功,也是这样一个人,炼什么功,我看不过如此。”当时我听了很不是滋味,对姐姐说:“不,大法是好的,是我没做好。”

第二天,我给一个熟人讲真象,给她解释“真、善、忍”,她笑着说:“这个忍字你怕是没做到吧。”这句话不重,却如一个霹雳响在我的头上。师父的讲法如潮水一样涌上心头。我明白了,因我执迷不悟,师父借用姐姐和熟人的嘴来刺醒我呢!自那以后,我的性情发生了一些改变,师父曾借常人的口来肯定这一点,但这时我已明白,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听到逆耳的话要向内找不足,听到悦耳的话也要警惕不生欢喜心。

我是一个爱思考的人,我的磨难也多来自思想中。得法不久,我就被思想业困扰,几乎令人痛不欲生。我念念只在:“得法不易,我已失去一次机会,决不会重蹈覆辙。”由于这坚定的一念,师父助我闯过最初的磨难。以后知晓发正念,当我面对更大的思想业力干扰,只要它一露头我就清除,现在明显感到某些思想业在减弱,而有的只能偶尔“虚闪”一下,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当然,这与学法是分不开的。

我每天坚持学法、背法,法学的次数多了,有些变化是不知不觉的。有的时候在常人中发生一件事,往往这件事情过去了我才发觉,我的心性较前有所提高。

作为一个新学员,我的经历委实有限,我只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只要能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就什么都能做到。

以前我也曾几次提笔,想追溯自己的修炼历程,可能是证实自己心切,往往开了头就难以为继。今天我平稳了自己的心态,这篇文章一气呵成。在此与同修共同分享师尊的讲法:“无私无我”,“溶于法中”,与诸同修共勉。

(第二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