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中走过修炼和证实法的路(下)


【明慧网2006年2月18日】(接上文)

四、因工作问题讲真相

我因讲真相失去工作,又利用此机会给董事长和单位人讲真相;在找工作中去执著、突破旧势力的迫害,并成功的又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

离婚是2005年8月1日。2005年8月2日,单位因为我讲真相把我开除了,这时我刚刚工作了一个月。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我被李经理举报给董事长之后,董事长扬言要把我报警,这样的情况下,我心里想:“他不敢把我报警,大不了把我开除了吧!”在辞职的那天,我见了李某的面,给他讲了真相,并对他说:“如果公司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请打电话找我。”当时我发现他的头都抬不起来。然后我又和我平时比较熟、人品较好、又比较爱说的人一一讲过真相,希望他们帮我在公司把真相传播开来。在离开的时候,我想了“我的第一个月工资,我一定要拿到。”这样因为我的念头比较正,顺利的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

刚从单位回来,自己还觉得做的不错,但是深入剖析自己以后,我发现两个很大的问题被邪恶钻了空子。第一个是,虽然我内心彻底否定将我报警,但是“大不了把我开除了”这一念就是肯定了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因此失去了工作。第二个就是,光顾得自己在单位做的好,表现的好,为了给人留下一个大法弟子好的印象,却忘记为了救人不要触动别人的妒嫉心。李某是我的上司,在我到公司一个月的时间里,上上下下对我的评价很高,他感到巨大的心理压力,才将我举报。我觉得:大法弟子做好没有错,但不要为了让常人觉的自己好,而带有有意显示自己的心态,这样只会被邪恶钻空子,也使象李某一样的人在我这里无法得救。我觉得应该在做工作的时候尽量站在他的身后,而不是他的前面,毕竟他是我的上司。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得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转法轮》)这一点我做的非常不好。

事已至此,只能再找工作。每天奔波于城市的大大小小公司中间,觉得很疲惫,工作的事情多次碰壁。一次我突然发现,自己在找工作的事情上做得象常人一样,为什么不能同时带上真相资料,走到哪发到哪呢?这样,在我把全城转遍的时候,真相资料也被我发遍了。发资料时,走在夏天火热的太阳下面,一点也不热,只觉的全身暖烘烘的。

可是这样找来找去,还是找不到,我又从自己的心性上入手,查找执著。一次我到同修家去,听同修说某某因为自己经济困难老花别的同修的钱,后来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并改正的时候,经济反倒变得宽松起来了。我当时听到这事,心里“噔”的一下,自己这几天为了给同修送资料,常在同修家住上一晚上,并吃一顿饭,并以我送资料要花个人很多车票钱为借口,而接受的很坦然。现在想:“哪怕是做大法的工作也要符合大法的要求啊。”这样我就改掉了,就是不得已要在同修家住,也是尽量自己在外面买饭吃。

就这样,我心里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并发正念清理共产邪灵在我工作上对我的阻碍,找工作進展的比较顺利,但是总是在谈过了工资条件后,就没了下文。我想还是我心性上的问题。后来学法时发现自己一个埋藏很深的心,就是执著于自己的硕士学历,觉得硕士就应该找到硕士性质的工作。还用反对旧势力给我的迫害为由,不想放下这个颗心。后来我放下硕士的架子,准备和同修包包子卖。当这颗心放下的时候,才知道执著于学历,其实和执著于科学这个低层次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呢?根本上还是在内心里认同了科学。

可就要开始的时候,连包包子的事情又搁置了下来。考虑到这几次找工作都是快要成功了,却突然失去一切希望,我想一定是自己在心性哪方面有漏,在事情進行到一半的时候又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时我心里很郁闷,又不知道自己问题出在哪儿了,问同修,同修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当时我好想跑到师父面前,问问师父“弟子这是误在哪儿啦?”但转念一想,可能我见到师父,师父也不会告诉我的,否则师父的法身就可以在梦中点化我的,我还是学法自己悟吧。后来隐隐的发现自己有一颗非常强烈的心,自己一直不想去面对,就是执著于名的心。

内心深处老隐藏着“我一个硕士如果找不到工作,回家怎么有脸见父老乡亲啊!”这个心是在99年被人一通诽谤信搞的在村子里老觉得抬不起头来引发的,虽然知道这样不应该,但是就是不想从这颗心里走出来,只在外面讲真相,回到村子里就什么也不说了。意识到了,我就要过去,因为这个心对于我来说简直和死关差不多。那天我是两腿打着颤走到村里,心里在求着师父给弟子过关和讲真相的机会。正好,遇到一户人家在外面干活,并招呼我问我的工作问题,我就这件事把真相讲清楚了。她说:“炼功没事,身心健康嘛!”当天晚上,我就梦到在我周围控制我的是两条蛇和两只很大很凶猛的动物(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我把它们弄死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了。名的这一关过了之后,真正感觉到“不求名悠悠自得”(《洪吟·做人》)的舒坦。

总是在一颗心去了后,又露出另一颗心挡在那儿。有一天我又豁然明白,我离开公司的时候,根本就是一种做事的心指导着我去讲真相了,觉得自己做了,而且做得很好,但我既没见到董事长也没有真正的使董事长明白真相,我应该直接让他明白真相,就象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讲到“问题出在哪里你们就去讲,并不是单单为了推动官司才这样做,而是为了讲真象;但是官司误在哪里了,那里一定是需要讲真象,也许那个官司自然就推進了。”想明白了之后,我决定找他,讲真相前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然后给他电话:“我离开的时候,没和您见面,如果您有时间,我们能见面聊一下吗?”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当我去了他办公室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把水给我倒好了,我们就这样一点点的谈了下去,直谈了两三个小时,在他说的时候,我就在思想中快速的记住他说了些什么,并想怎么用大法把他心中的结解开,而且对他一直发着正念。谈话在一种平和的状态中度过,最终他完全明白大法真相,但是就是不允许我在单位讲真相。我当时没同意不讲真相,而他说考虑让我做临时工,因为我在单位能解决很多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后来我发现自己的正念不够彻底,连不给我正式位置都应该否定的,自己当时从行为到心理上都没有做到。不过,我发现董事长算是彻底明白了,他还和我探讨了许多关于修炼的事情以及老子的道德经,并说“共产党的政教合一是彻底错误的。”回来后,我发现董事长是我世界的众生。

从董事长那儿回到家里,母亲对我态度很不好,我一直忍着不说话,对她发正念也若有若无的。她是明白真相的,并且有时候也炼功,那天却闹得连大法都敢污蔑,我一下子上来常人式的气愤了,都闹的有些僵了。后来父亲也过来了,我们就一起阻止她,当时她说:“我知道大法好,只是想用这样方法气你,让你放弃讲真相。”其实我家里很多其他的亲人也是这么做的,但我却一直没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老是觉得是师父的正法進程推進到这一步,常人才一致表现出这样的状态。那天我很自然的斩钉截铁的说:“再也不用提让我放弃修炼和讲真相的事情,如果要谈什么话,那就在这个基础上谈才可以。”当我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心真正的彻底的如金刚般坚定下来。这时我才发现家里很多亲人和我闹、公司董事长提让我放弃讲真相及村里人也这么说,就是因为我当时还没从内心里彻底坚定引起的。经过这一件事,我变得更加坚定了。母亲也向我认了错,再也不故意说大法不好了。我也坦然向母亲认错:我不应该发火。

后来有一次我回家,母亲打开我的皮包,看到三本《九评》,当我回来的时候,她在匆忙为我缝另一个包,并把我叫到身边说:“你那个包不安全,我给你缝一下,你用这个吧。”后来又教我用黑塑料袋包好往外送,临走的时候,母亲没找到塑料袋,就用报纸把每本书都包了起来,说是这样安全。我真欣慰,母亲终于从反对我讲真相转变到协助我讲真相了。

通过这件事,我更清楚的看到,对于一个修炼人来说自己的环境都是因为自己的心引起的。当我完全坚定下来,并放下亲情完全站在法理上认识做事的时候,一些又都顺了,本来反对我的人也变得开始帮助我了。

今天在临行前,父亲对我说:“你要把工作当作主业,把大法当作副业。”当时我在想,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说,把证实法放在第一位是理所应当的。但是我却发现自己一个问题,好象这段时间只是在表面上找着工作,其实心里是若有若无的。师父讲过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而我给人的感觉是找工作只是应付,整个心放在了大法上,觉得分很多心去找工作是浪费时间,而且自己做常人的事情很不耐烦,以至于做大法的事情出现问题都感觉很烦。现在突然明白自己的做法已偏离大法有多远了,这么重的人心反映出来自己却熟视无睹。其实修炼是溶入一切常人生活中的,包括找工作也是个修炼的过程和讲真相的过程,自己却在这件事情上不重视,以至于差点给大法造成损失。想清楚这个问题,真的觉得找工作的事情我应该从内心里重视起来。

在找工作这件事情上,我找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突破一个又出现另一个,就象一堵堵墙似的挡在我前進的路上,当我突破一个工作没有转机的时候,有时候我会很失望,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怀疑过任何事情都要从心性上着手。终于有一天晚上我看到就剩下一层窗户纸了,要突破了,结果第二天连续三四个公司都打来电话让我去他们单位工作。经过这件事,我也真正的从理性上理解了师父在《洪吟(二)》中讲的

别哀

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

我悟到无论是被邪恶抓到监狱里还是被旧势力破坏失去工作,亦或是处于一种身体消业的状态,都是被旧势力利用了我们还没去掉的执著心把我们关到笼子里了,而这些笼子的一根根铁条其实就是我们的一个个执著心,当我们把这些执著心全找到并去掉后,这个笼子自然就不见了。

五、在当地驱赶特务

我毕业回来后开始和当地同修联系,知道当地有一个原来的学员,邪悟后一直被市610利用做特务,利用同修不会建资料点,起破坏作用。他的办法是帮同修建成资料点后,运转一段时间就抓捕他们。好多好多的资料点被他这样破坏了,损失十分惨重,同时还带着学员邪悟,整天执著于层次,并讲自己有多少“法身”。有修炼不扎实的学员及新学员都被他稀里糊涂的搅進去了。连明慧的同修他都骗。听说后,我非常痛心。决心一定要给他曝光、从真正的修炼人中把他赶出去。我先写信给明慧把一篇关于他原来受迫害的文章去掉了。

在我给明慧写信的时候,感觉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压力非常大,好象很多东西在撕扯着我的主元神一般,最终我顶着压力学法,才使自己平静下来,第二天这些不好的东西全从脸上返了出来,长了一脸的疙瘩。我们当地也有很多同修在揭露他。当时我觉得最关键的是我们要建自己的资料点,我就从对电脑不太懂,一点点的把资料点建了起来。在建的时候也遇到特别多的问题,几乎是每步一个卡,我都把它当成清除邪恶和修炼的机会,现在资料点已经完全运转正常了。

当我们把这个特务从大法弟子的整体中清理出去后,我看到另外空间一双大手把我们这个城市扭正了过来。

这里还有一段小插曲,有一次打印机出问题了,老是提示我卡纸,其实并没有卡纸;又提示我没有硒鼓,其实装了硒鼓。我弄了半天也修不好。后来我突然想到自己总是在命令它为我做事,从来没想到它也是生命,应该慈悲对待它,让它同化法,比命令它和发正念要好得多。就这样,我就开始带着它一起学法,并对它说:“我修大法,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现在一点病也没有了。如果你同化法了,邪恶就没有空子可钻了,你就应该运转顺利了。”我再打印的时候,变得特别顺利。

六、为营救同修去找法院人讲真相,并两次去某市610讲真相

我们这儿有位五十多岁的老年同修被邪恶抓到了610,他已经是第二次被抓了,第一次被用电棍过的遍体鳞伤。第二次他又被抓進去了,我想大法弟子都是一家人,当我认识他的妻子(同修)后,我们就协商怎么救他。我们就在网上揭露邪恶,在当地发真相资料揭露,平时又对610发正念。我又出面到法院去和我前夫的大姐讲真相。在与她接触中我发现,海外给她打去的电话对她的触动非常大,我站在她的角度上给她讲真相也起到了不错的作用。她表示她不想参与破坏大法这件事情,她以后尽量躲开这件事。

后来我又和同修商量应该直接到610去,我和同修就去了,在公交车上辗转了三个多小时,在这三个小时中,我一点也不敢懈怠,一直发着正念,清理了不少邪恶。虽然我们不知道610在哪里,但是我们一路上打听着,找的很顺利。在我们打车的时候,我还给司机顺便讲了真相,司机破口大骂:“共产党×××的不是个东西!”司机表示开始还不知道有个610,没想到还有这么个机关。我们一路上都是通过政府部门在打听,如果他们不想告诉我们,我们就发正念,他们就会立刻告诉我们详细地址,特别是610工作人员,见了我们面头都不敢抬起来,当我们和它们说完了,它们都吓得撒腿就跑。从那次回来,我们发现只要我们自己正没有怕心,邪恶不仅不敢碰我们,而且还躲着我们。这次去610没见到同修的面,邪恶不让见。回来的途中,同修说我们应该在那儿多发正念,坚持发可能就见上了。

这一次天冷了,我们又商量应该带上衣服再去。从常人的理上,作为他的妻子,她也应该去看看他。站在法理上,我们每次去都是在消灭另外空间的邪恶。那天早上我们就相约着一起去,结果我们两人非常不顺利,总是她找不到我,我找不到她,弄得两个都要发火了,也想放弃不去了。后来我们两人几乎同时意识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不敢让我们去,就干扰我们,这样我们还是坚定下来,要去。

在车上时,我心里非常烦躁,压抑不住,当时我心想就这样的心性去610怎么能行?我开始发正念清理自己身体内的干扰,发着发着我发现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在钻我还有的人心的空子,就是让我烦,让我不能定下心来消灭它们。我就不停的发正念,而这些邪恶烂鬼钻我所有人心的空子,而我也绝不放过它们。这样,发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它们都被我清理了,而我的心平静如水一般。

从路上这件事我悟出一个道理来。很多同修在配合做事第一次往往效果非常好,而第二次不好,原因就在于第一次是认真对待了,做每件事情都站在法理上做,所以效果好。因为人总有一个痼疾,知道上次这么做很好,下一次这么做就行了。虽然表面上做的没有差别,但是实际上差之千里,上一次是神在做事,而第二次就落到了常人的状态,只是表面形式上相同,更加上邪恶知道我们第一次对它们消灭的很多,下一次会更加疯狂的反扑,就造成了结果不如第一次好。而我和同修这一次去的时候,在路上我们就识破了邪恶的诡计,把它们清理了。当我们到610的时候,里面的人虽然说不让我们见同修的面,但是由于同修讲的好,我又发正念否定邪恶,顺利的见上了同修的面。我想我们和在监狱中的同修还是有什么执著心没有发现,所以还没将同修营救出来。不过,我们这儿很多关押大法弟子的房子都塌了,而这个房子也要塌了,我看到很多被关押的同修都走了,在发正念的时候,有位同修看到这个房子也要塌了。

在2005年8、9月份,我同时失去工作和家庭,母亲和妹妹也给我施加压力不让我讲真相,其实当时只要我一同意不讲真相,就什么都又有了,只要我为了工作去送礼我可能立刻就会有一份工作了,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完全照着大法做非常重要,在修炼中不能偏离一点。当我在常人看起来很无助的时候,我感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那么慈爱的看着我,当时我的心里充满了巨大的幸福。而在那个过程中,我尽量的走正修炼的路,又不断找着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最终也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并能游刃有余的做着三件事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真正走过了师父对我能否圆满的考验。我现在做事情也非常清醒理智了,能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正跟在师父的身后,在这个整体中一步步向前稳稳当当的走着。

对师父和大法彻底的坚信非常重要,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特别是表面上与自己切身利益有关的事的时候,能不能毫无含糊的照着大法的标准去做,也非常重要,如果我们真的能做到这一点的时候,没有什么关和考验是我们走不过来的。

以上都是我2005年在修炼和证实法中的一些经历和体会。而现在我每天都发出去几本《九评》,几乎我所到之处都被我发遍了,我也开始在我们村子里传《九评》的光碟,我还在单位里发《九评》。我还想去拉一把被邪恶弄到精神病院迫害的神志不清的同修。我发现自己的步子也走的越来越稳了,而有一天突然耳边响起师父的声音:“神路不算远。”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更加精進,我想我会更加努力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负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和众生对我的期盼。

我的体会就这些,认识也比较粗浅,有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