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一切 洒洒脱脱走正大法路


【明慧网2006年2月18日】

学法,自我修炼

去年三、四月之前,我学法很不精進,导致在讲真相的时候问题很多,也不悟,不向内找,反而找远在外地的同修,同修很忙,通过电话交流很不方便。心里烦躁,怕心重,没有正念,遇到干扰很多。后来,是师父多次慈悲在梦里给我点悟,我才醒悟过来,从此赶紧多学法,在法上悟,在法上修。慢慢的发现原来的问题自然被解开了。再加上反复学习师父近几年来的讲法,渐渐明白到的法理越来越多,认识到师父讲的法有无边内涵,认识到修炼的严肃,只有学好法才能让自己提高上来。

最近我开始了背法,背的不快,但只要脑子一有空,就重复念已经背下来的段落,背完了就背其他会背的经文,这样就不是只在有时间坐下来时才能学法了。

师父在经文《溶于法中》中说:“目前大法学员越来越多,而且有后来者在感性认识居上之势,没有当初社会上极左思想的障碍,没有观念上的认识过程,不需要在集体学法时占用大量时间讨论了,那么就应该用大量的时间来学法,尽快提高,思想中装的越多变化越快。”“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

发正念

2004年初我才知道发正念。一开始对发正念的要领掌握不好,做不到真正发挥发正念的作用,也没有按明慧通知做好全球四个正点发正念。通过多学法后才认识到他的重要性,才重视起来。现在,在讲真相或在平时的各种环境里,时时提醒自己以正念去做,尽量要求自己正念正行。四个全球正点发正念还是做的时好时差,常常是早上六点钟那一次没有起来。

还有就是在发正念过程中思想不完全集中,有时会進入昏昏的状态,就象师父在《正念》经文中讲:“目前还有一些学员对发正念的要领掌握不好,有的学员完全和炼静功状态一样,本来有的学员在炼静功时就处于昏昏欲睡的状态,或者不够清醒的状态,或被杂念严重干扰的状态,这样就达不到很好的效果。”

我找回明慧的最新的关于发正念的更新,在每次发正念前提醒自己:
在《正念》这篇经文中,师父对发正念的具体做法是这样讲的:
“做法是:①要集中精力,头脑绝对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强大,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唯我独尊的气势。②暂时看不到另外空间的弟子,在念完口诀时集中强大的念力念一个“灭”字。“灭”字要强大到象宇宙天体一样大,一切空间无所不包、无所遗漏。③能看到另外空间邪恶的弟子,可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去做,正念要强,充分运用智慧。一正本身就压百邪。④发正念时闭眼与不闭眼效果是一样的。睁眼要做到视常人空间的一切而不见。”

讲真相

跟家人、亲人讲真相

首先,最亲近的是爱人,他是个西方人,两年多来我一直给他讲真相,每次都闹矛盾。回头再看看这个过程,自己走了很多弯路,而在家庭这个环境中,师父恰恰利用它们来让我过关,去执著,消业力。

我走出来的晚,所以一开始跟爱人讲真相的时候心态很不稳,带有怕心,他的反应也非常强烈。以后多次都一样,而每次矛盾发生的时候都象是偶然的,他也是真正的生气,不但这样,甚至我一旦说到跟大法有关的事情、迫害真相时他就反感。严重的时候跟我谈到我们婚姻前途问题,好象要我在修炼大法和跟他在一起生活之间作出选择一样。虽然我在法理上、个人表达能力上没有很好的向他解释明白,但是我心里清楚明白这是他在帮我过关,帮我提高,我应该把握住自己的心性。他不好受,我也明明白白的不好受,我从来不跟他干起来。

随着不断的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越来越觉的自己修炼是堂堂正正的,可以正一切不正的,每次和爱人因为做大法的事情发生摩擦后,仔细找找自己,都是因为自己这样或那样的执著造成的。摆正这些关系后,环境就变了很多,大法的事情他都愿意帮助我,有时候通过他,我找到更多讲真相的机会。真是“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洪吟》)。

跟爱人家里其他亲人讲真相,因为他们都是西方人,听了或看了真相往往容易以正义的态度对待和支持大法,这也是他们在摆放自己未来的位置。

而娘家的亲人,由于在国内时没抓好机会跟他们讲真相,现在做起来就不容易,有时候因为过急效果适得其反。我常记住师父大意说过,无论遇到什么事,我们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别人。我应为他们各方面着想,理智的、正念的去做,不要让他们错过机缘。我也还担心家乡的乡亲们,那里大法弟子很少,该怎么办呢?后来师父在法会上讲了,我只记住大意,就是正法这么大的事情,哪里的众生都不会落下的。关键是看他们对大法的态度,让他们知道真相,摆正对大法的态度。我想需要在这方面努力。

在生活环境中讲真相,送真相

有较长一段时间我处于消沉状态。首先,知道要在方方面面都要做好。照顾好小孩、家里人后,一天的时间已过去大半,心里就急躁,我该如何,怎样出去讲真相?只把带有出去讲真相的目地的行为认为是讲真相。这是人的观念想法,也有对时间的执著。

后来我悟到,师父反复强调我们的修炼形式问题,我们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我们在常人中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在修炼中,碰到每一个人都是讲真相的对像。每个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我今天的生活环境决定了我自己该走的路,关键是如何正念正行,救度更多的众生。于是,每当外出我便带上真相资料,不管遇到对方是谁都把真相送上。偶尔碰上亚洲面孔的,上前问是否是中国人,然后给有关的中文真相资料。个人觉的能有机会到海外的中国人,容易得到自由的和各种渠道信息的机会,相对的比较容易接受真相,但也不全然这样。

到了假期,一家外出度假。出发前,我跟爱人商量带上真相资料和大法简介,他由反对到同意到协助,其中又让我过去一关。所经过的地方,小镇、山区,我找到人多的一些适合地方贴上大法简介,就这样在家人面前一切平凡而自然,有时他还会提醒说,你不在这里贴一张吗?后来我干脆把大法简介贴在车后玻璃上。有一天,我们去的地方人很少,泊车的地方根本没人,爱人开玩笑:“唔,这里的树叶会看法轮大法。”因为车正好停放在一棵树后。我一笑没说话。但心想,这棵树能看到了也是它的福气呀。

因为真相资料有限,我就分配的每经过一个地方发放一份或几份。每每回首看看那些走过的林立于山林丛中的小村庄,周围只有山和树,想到已把大法的福音留下给那里的众生,我心里倍感踏实,因为我知道我很难或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再到那里去了。

写完到这,我想自己终于冲破人心观念一关,把自己的落后当成新一年的督促,精進赶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