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交流(2)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接前文)

四、 特殊性与另一面

外地来京弟子:北京这个地方确实有它的特殊性,表现出来的方方面面现象都是很复杂的,邪恶的中心嘛。我现在感受到了北京在正法中的另一面,就是在这些表面复杂、邪恶现象后面有一种更大的东西,那就是正法的洪势。比如说吧,退党人数现在800多万,统计下来中国大陆退党人数最多的是哪个城市?就是北京。所以不能只看表面,其实北京学员有他们做的非常好的一面,六年多来每一个能坚持讲真相到今天的北京大法弟子都是了不起的。

北京弟子:我觉的北京真是有它的一些不同于外地的特点,不能单一的和外地来比。比如外地做的好的地区,一夜之间真相资料可以贴满全城。在北京到处都是监控器、电子眼、保安和巡逻车,这就需要我们用更大的智慧去做。其实我知道北京有好多学员一直在默默的讲真相、劝三退。

还有一个特殊性就是:有很多学员是常人中各阶层的精英、各级中央部委里也都有学员或学员家属;北京又是一个国际化城市,与国外接触联系都很便利,这些都是我们讲真相的便利条件。我越来越觉的北京的正法过程就象是“润物细无声”。你看退党,静静的北京就退了那么多,这就是正法洪势推过来的一种表现。

北京弟子:“大道无形”,现在我们就应该达到这样的状态。六年多走过来大家也应该成熟了。你看99年迫害刚开始的时候,外地学员一批一批的来天安门广场证实法,那么现在就不是那个时期了。那个邪党最终是怎么死的?它就是人们在饭桌上、茶室中、聊天中、议论中,自然而然就把它给议死了,这就是道解邪魔。师父说:“看上去简简单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常人这边表现得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得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高层有信息渠道,知道许多内情,因此很多人知道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底层贫困潦倒的老百姓深受恶党迫害,也很容易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是邪恶的,但大批中间状态的市民却很容易被表面的浮华和平静蒙骗。因此抓紧时间让更多的北京市民及早明白真相,对北京弟子来说工作量还很大,这里要看重的不是采用轰轰烈烈还是细雨无声的形式的问题,而是不管用哪种形式,一定要注重救度的效果。

北京弟子:就是因为六年多来那么多的外地学员一批一批的来北京证实法,北京大法弟子也在不断的走出去,不断的开创着环境,才给今天我们在北京能证实法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当然邪恶破坏也从未停过。我自己感觉北京现在的形势已经比以前好多了,很多走不出来的也逐渐都在走出来。但是与法的标准来比,用正法时期不同阶段对我们的不同要求来衡量,我们落下了,有差距。反过来说,邪恶的中心要做到也象外地那么好的话,这件事也就基本结束了。

其实我们普遍感到那个邪恶在它疯狂的背后已经很弱了,和99年相比那已经差别太大了。北京在正法中走过了这么多年,现在已到了最后的最后,该整体上突破了。好多北京学员只是被那么一层表面东西抑制住了,一旦那个东西捅破之后,那马上就不一样了。邪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它就利用学员没修去的各种人心死死的抑制着、阻挡着。

以前感到在北京老是邪的力量把正的给压住了;这一个阶段大家各自在不同层次上整体都有所突破,现在好象就处于那么一种僵持、胶着状态;所以现在就是需要突破,不是个人的而是整体的突破,在法上整体提高上来,冲破这层间隔,那就完全是另一番景相了。

五、 集体学法,建立学法小组

北京弟子:我觉的北京学员整体存在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没有形成一个整体,各做各的,有点儿一盘散沙;另一个就是对正法修炼认识不够,不同成度的还有点个人修炼的东西。这两个问题归根到底就是没有整体从法上提高上来、跟上正法的進程。

外地弟子:因为我们是修大法的,不管是什么环境,不管它有多邪恶、多特殊、多复杂,不管学员有怕心、安逸心还是有什么状态,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切,只有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去过一些地区,根据这几年来我们那儿的经验,一个地区如果被迫害的严重,那就需要整体突破,我们就去和那里的学员交流,交流前先集体学法,然后谈一谈做的好的地区是如何做的、学员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往往对大家触动都比较大,因为一对照就找到差距了;然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帮助当地建立起学法小组。多和大家一起学学法,小范围的交流几次,多建立几个学法小组,很快大家状态就不一样了。只要从法上提高上来了,他们当地学员自己就知道如何去做了,一切就都能迎刃而解。

北京弟子: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一种修炼形式,而且是必不可少的。现在那么多传假经文的、从内部乱法的,“7.20”前怎么没有?就是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在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在法上认识的都很清楚,这些东西一有苗头,大家马上就把它制止了。而且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大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正的场,普遍都比较精進。99年“7.20”刚开始迫害时,大家一批批的走出去护法,那时真是没多少怕心,胆气很足,那是长期集体学法炼功的结果。现在为什么反倒没那时候精進,怕心都比较重呢?失去了那种环境了。一个人的能量、一个人的法力当然没有大家在一起那么强了。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环境》)。邪恶迫害一开始,就先把集体学法炼功这个环境给破坏掉了,那我们就要把这个环境给开创出来、扭转过来。以前没有集体学法,现在我们就开始集体学法;以前没有整体配合,现在我们就开始整体配合;以前没有协调起来,现在我们就协调起来。把这一切都正过来。

北京弟子:我这几天接触了几个学员,谈起集体学法的事,大家都有这个想法,不谋而合,可见也到这个时候了。其实学法小组不需要很多人,就近两三个、三四个学员就可以组织一个小组,每周在一起学一次、两次都可以,根据具体的情况去做,也没有什么固定的形式。学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体会和经验,也可以和别的学员谈一谈,他们可能也会有集体学法的想法,他们自己再建起来学法小组,互相都可以交流一下经验。

北京老弟子:我们那片已经有学法小组了,坚持了好几个月了,刚开始也是有干扰,现在都走过来了,挺好的。听说别的地方也有。

北京弟子:首先自己从法上提高上来,有个突破。至于时间,肯定是可以协调好的。不就是常人中那点儿事吗?把法要摆在第一位。但我也不强求自己,常人的事也得做好。把集体学法时间定好了,到时候谁没来也不用等,就开始学。我想过程中有什么困难都能克服。先从自己做起。学法小组也能遍地开花,这是邪恶最害怕的。

北京弟子:集体学法不能流于形式,不在于每天学了多少,要真正理性上升华到对大法的认识。我们集体学法的经验一个是要静下心来学,不要赶时间。师父说:“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另一个呢最好学一段时间大家停下来交流切磋一下,这样效果会更好。每个整点大家可以集体发正念。再就是不要为学法而学法,学到一定成度,条件成熟的,可以建立家庭资料点,把讲真相的事情协调起来做,正法时期对我们要求很严,三件事都做好才能提高的。师父说:“有困难时大家坐下来多学学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回复秘鲁大法弟子》)

北京弟子:据我所知,北京有很多学员长期以来大法的“三件事”做的都很好,就是只局限于个人做好,缺少整体配合,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多学法、小范围集体学法。目前北京地区学法小组也不少,但存在一个普遍问题,就是互相交流、沟通、整体协调很少,每个地区或学法小组形成一个小的范围、小圈子,为了保护自己等原因,很少和外界交流,这就给整体配合造成了一种间隔,同时也使一些学员满足于现状,长期处于一种状态中突破提高的较慢,这与学员对整体配合的认识也有很大的关系,希望一些有能力的学员主动承担起协调人的工作,改变这一状态。

北京地区是邪恶盘踞的地方,确实有它的一些特殊性,但正如师父教导我们的:“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在常人中修,这在历史上从来都没有过。要走好各自的路就会有困难,面对困难而上是为了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和反迫害。”(《回复秘鲁大法弟子》)

六、 北京大法弟子,承担起北京正法的使命

北京弟子:要在对三件事的认识上和行动上整体提高、成熟起来。在北京有这么一个特殊现象:就是每过一段时间,总有一批外地的或者北京的学员走出来,和大家交流,交流的目地也是想让大家整体提高上来,但是交流完了就是要大家在一个具体的时间、一个具体的地方(多是天安门广场)统一的都去做某一件证实法的事情,带动一批学员就去了,然后他们就被邪恶关進去了;过一段又出来一批,又通过交流带动一批学员去集体做什么,又進去了;老是一拨一拨的。现在回头一看,就是带着一颗老想把大家动员起来统一去做事的心,这其实是一种功利心,结果往往被邪恶钻了空子。

有一篇学员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项目 大道无形有整体》,师父评语说:“大法弟子是个整体”“不同的做法就是法在运转中有机的分工圆容方式,而法力是整体的展现”,我的理解是:整体提高决不是集体统一做事,大道无形也决不是一盘散沙;我们的整体提高也是大道无形的。在法上不断找到自己的不足、在提高心性中更好的做三件事,这才是正路。

北京弟子:北京是邪恶的一个中心。我就在想:什么是中心?中心的概念是外围的一切都围绕着这儿动,反过来说就是这儿一动周围就跟着动,牵一发而动全身。为什么2004年的时候在曼哈顿又分出去了一个邪恶中心?我想就是要减轻北京大法弟子的压力,让海外弟子分担一部份,加速解体邪恶。步入2006年,大家都感到北京这个中心的正法形势也到了一个转折点,很关键的时刻,所以北京大法弟子的使命就凸显出来了。

外地弟子:我觉的六年多的风风雨雨中走过来,在这么大的魔难中,在这么邪恶的地方,每一个能在做好三件事中走到今天的北京大法弟子,不管他自身还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问题,从整体来看都是极其珍贵的,非常了不起的,就象师父说的神都是佩服的。好多北京学员意识不到自己在这里所起的作用,觉的没有什么,从全宇宙的正邪大战都聚焦在这里这一角度来看,每一个北京弟子都是珍贵的、都是必不可少的,都是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且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

北京弟子:我们北京大法弟子现在真的是不能再等、再靠、再有那种依赖心理了,我们等什么呢?等神佛来结束正法吗?等邪党来给我们平反吗?等海外弟子和外地同修来帮我们开创环境吗?那我们自己的位置又在哪儿摆放呢?我们还在等什么呢?众生都在等着我们。不能再消极、被动的承受了,北京的证实大法得我们北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做,每一个人都主动去承担、去做,不是为大法做,是就应该这么做,我们不就是为这个来的吗?我们要承担起自己的使命来。

外地弟子:通过我来北京这几年在证实法中的体会,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不管北京是邪恶的中心还是形式表面看有多复杂,我们不被假相所迷惑,我们大法弟子不承认它。面对困难和邪恶决不能回避和绕着走,要用正念去面对,“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

北京弟子:师父在《警言》中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我们人人都从法上提高上来,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承担起北京证实法的使命,扭转乾坤,在北京这个最邪恶的中心“打出一片天来”,最终彻底解体这个邪恶的老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