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孙女生“病”看穿旧势力的把戏


【明慧网2006年2月22日】昨天女儿在电话里告诉我;六岁的外孙女这几天“病”的很厉害,连续高烧,已经折腾好几天了,打针也不见好转……。我告诉她要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几个字,大人孩子都要念,诚心诚意的念,很快就会好的。女儿答应了。

放下电话后,内心的“情”搅的我不得安宁。它一个劲的怂恿我“去看看外孙女吧,孩子小,又病成这样,当姥姥的能不去看吗?又不是不知道,知道了就该去……”可是我还有很重要的证实法的事情,放下事情去看外孙女吧?两者孰重?似乎都重要,都放下,外孙女可爱的形像浮现在眼前,这孩子连遭打针吃药及病痛之苦,怪可怜的,我的心更放不下了,心被揪的很痛,一时烦心,什么也干不下去了。

师父的话回旋在脑中“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去执)》),稳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外孙女突然病的这么厉害?又通过电话让我知道,使我这么烦心?是因为自己一直“情”太重,对亲情放不下,执著心太强。这种物质在我的空间场太多太重已堆积成山,旧势力就会钻空子做手脚,使它扩大并迅速膨胀,形成顽石或大山挡住我修炼的路上,几年来这样的“亲情关”还真不少,可谓方方面面,矛盾百出,花样翻新。有来自家庭的,(这方面最多,几乎天天有),有来自亲属的,也是突如其来,教你防不胜防,琢磨不透,摸不着边儿。

当你面对你的亲人或亲属对你无理智的恶毒性的谩骂,或者无端用尖刻、欺凌的语言嘲讽你污辱你,甚至伴有野蛮粗鲁的态度,在精神上极大的伤害你的时候你感觉如何?对于我这个一向妄自尊大、自命清高、极力维护“自我”绝不允许别人伤害一丝一毫的人,着实是个严峻的考验。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啊!为修去自我之心,这些关关卡卡有的除当时受到的剧痛刺激没过好关,过后通过学法向内找,都有质的飞跃,即爱和恨逐渐被慈悲所代替,心中不再有委屈和怨恨之情,只有宽容和理解。

当你心性在法理上认识提高时,这些难过的鸿沟(情关)在你面前什么也不是,象鲤鱼跳龙门一样轻松跃过。只要在法上认识,没有过不去的关。这次外孙女的有“病”也是如此,因为我对亲情太执著了,尤其对隔辈人那“情”更重,旧势力就针对我这颗心在孩子身上下狠手,以设置的这种对“亲情”能否放下的考验。

恰好我看了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这一段,师父说:“出现什么问题大家都心不动,每个学员除了作为大法弟子我能帮你我就帮,没有什么可浮动的;我帮不了你也要正念对待这个问题,该做什么做什么,不用人心去执著,不在思想中加深这些问题,关系都摆的很正,没把它看的很重,非常平静。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他病业一下又好了。这是一种情况。”

这段法给我的震撼太大了,师父就是针对我此时的心境讲的。法理已经讲明了,他象明镜一样把我的人心、执著全照出来了。我心里一下子平静了,也亮堂了,做我该做的,不在思想中再想这个问题了。

第二天女儿高兴的在电话中告诉我,按照我告诉她的办法,孩子的“病”好了,烧也退了,啥事也没有了。外孙女还在电话里跟我聊了一会儿。

我万分感谢师父又帮我过了这一关。我深深体会只有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法理去做,放下一切人心,关关都能过,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以上是自己在过“情”关方面的点滴体会,因修炼的层次有限,认识的肤浅,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