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根本执著,不做莬丝子


【明慧网2006年2月27日】有一种植物叫莬丝子,它生存的方式是攀附于其它植物上吸收养分,开象黄豆粒大的小黄花,能使所寄生的植物枯黄、死掉。在二十几岁时,我曾想在世间能够平静、安全的生活,就学莬丝子一样软弱者的生存方式,从那时起,就自认为可以在大千世界不受伤害的活着,可是在尘世中身心仍不断受着创伤直到修炼

在个人修炼阶段,一直认为修得很精進,遇事向内找,在正法时期修炼开始,也自认为在法上修,但那些细碎的观念、为私的变异观念及共产邪灵等的干扰,正是邪恶钻空子的地方,但还只言片语的在法上找依据,却走不出那个层次,很苦。包括最近所遇到的:有的同修被关押、有的出现病业状态、有的出现子女病业干扰等。看到这些,确实感到整体上存在互相配合、整体协调的问题,同时更感修炼的严肃性。深深内找,对修炼模糊不清,看人不看法,执著自我,在常人中养成的观念、习惯竟严重的影响我对法的认识,影响着证实法。

回想入门时,就抱着“求师父保护我”的一念走入大法修炼的,因为我不会自己保护自己。曾一度认为:师父说“我一直要保护你到你能自己保护自己为止”,我就想我怎样才能自己保护自己呢?(其实都是在用人的思想想问题)。于是用人的手段,人的方法等。当有那么一天,几个便衣闯到我单位,突然环境的变化让我感到只是“那一念之差”,我不再软弱,我是最正的,我是堂堂正正的,我是有信仰的,那得了正法的骨子里的正气不知闷了多久了,终于,反问那恶警:“我是不是中国公民?”他回答:“是。”“我有没有信仰自由?”“有。”“我有没有自由?”“有。”我则说开了:“是啊,你们在干什么?你们给我们家带来多大伤害?给我们单位带来多大伤害?给我们左邻右舍带来多大伤害?……”那恶警转身走了,边走边说:“你说吧,你说吧。”回到家,我又后怕的双腿发抖,手脚冰凉,赶快把书、资料放置好(因为公安便衣不止一次抄家),实在慌的不得了。

这时,有两位很久未见面的同修上门来,经过短暂的切磋,法在心中,有师在有法在,坚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稳定了下来。同时找到个人的漏洞:学法少,整体协调跟不上。有位同修送我一本新经文,当我后来看到师尊《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到“在任何环境中,只要修炼者正念足,都会从中得到提高、得到启示和帮助,从而加强正念,不被任何常人的手段、邪恶的诱惑所干扰。”明白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心在法上,主意识强起来,正念就起作用。

噢,修炼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不再追寻那种平静、安全的生活,却什么都没丢,全都有了。又多少明白了:“为什么到了高层上没有修炼,就是选择。”的法理。

现在,修炼到了这一步,很多邪灵、观念等等什么也不是。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败物在发正念中解体了化没了。在正法修炼的这最后时期,我那潜存的“莬丝子”意识该彻底除去了。众生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为众生而存在,我怎么能当寄生于其它生命上的莬丝子呢?!如今要求我的是更加精進,只有不断加强学法,清除一切障碍,紧跟师父,不让对我们抱有希望的恩师失望,不让那些众生失望,我们一定要抓住这瞬间即逝的机缘,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