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根本执著的认识过程


【明慧网2006年2月13日】我是个老学员,但对法的理解认识差,体悟不深,在修炼中不够精進。在师父发表《走向圆满》经文以后,没有悟到自己的根本执著是什么。当时也想自己入门时是抱着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大法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的思想走進大法的,认识到这是人的想法,是根本的执著,必须去掉。可是怎样在法上认识法却认识不清,虽然坚持学法,背法,仍然悟不到法的深层内涵,只能理解表面意思,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师父无量慈悲,等待着我的醒悟,多次在梦中点化我。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在梦中听到一句话:“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就必须……”听到这儿就没了。我想了很久也没悟到。后来再一遍读《论语》时,读到这句:“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常人的观念很多,究竟什么是观念呢?也没明白的悟到,结果在根本执著问题上栽了跟斗。

师父在《转法轮》“心一定要正”中说:“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我的法身会阻止你,会点化你,一看你老是这样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强迫叫人家修炼的?不能够强迫你修,逼着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谁也没有办法。理也给你讲了,法也给你讲了,你自己还不想提高,那你怨谁呀?你自己想要的,法轮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证是这样。”

一天晚上,我在楼梯上把脚脖子崴了,第三天晚上,师父又点化我,在梦中我走在一个坝子里,坝子中间有条直伸的高出地面的路。我要到这条路上去,走到路边我正往路上跨时,我崴着的脚踏到路底的一个洞中,我一下醒了。这才悟到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向内找,也没找到自己的执著。这时同修送来了《明慧周刊》,看到一位同修的文章,很类似我的情况,他“悟到了是利用大法达到为私为我的目地是根本的执著”,当时我茅塞顿开,原来我学法几年来一直是在利用大法,是为了追求个人无病无痛的舒适生活和美好的未来而停留在大法中。在邪恶疯狂迫害中,为使自己不被迫害而抓紧学法。在做三件事情时,虽然也在做,但怕心很重,做得不好不扎实,不是完全发自慈悲救度世人和证实大法,而是为了自己能圆满,这样一颗强大的为私为我的心,长期将我和大法隔开,使我无论采取什么办法,都看不到法的内涵,因此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自身存在的本质问题,我将大法当作我实现个人目地的工具。我对师尊和大法如此不敬,是多大的罪过呀。我这样的学员,师父仍然没有放弃我,我真正体悟到师尊的洪大慈悲溶化了我这个顽固的人,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自己那些肮脏的变异的思想,我伤心的哭了,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我决心痛改前非。

我学习师父的经文《大法不可被利用》,反复读,经常背诵。并向师父表示:师父,我把这颗心交给您,我坚决把为私为我的根子挖掉,摆正基点,一切为了做好三件事,走正自己最后的路。首先我从思想上挖根,每天整点发正念前提前几分钟清除头脑中的私心和怕心。在行动上主动同化大法,纯净自己的一思一念,学法时对照大法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从而去掉它。我发现很多执著与观念都出自于私心,一思一念,一举一动,时时事事处处都体现出来,所以我遇到问题发出的念头,我就查找它的根,如果是为私的就绝对清除,然后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有时明明知道这念头是为私的也找借口,这时想起自己向师尊怎么表示的,你不能只停留在口头上,而要付之于行动啊,这样才能弥补前几年的过失,从而达到新宇宙无私无我的标准。举个实例:我们这里资料的协调人由于种种原因不能继续干了,协调人找到我,当时私心怕心又出来了,找借口不接受,但内心很不平静。

那段时间我反复学法,我认识到只想从大法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是为私而利用大法,是有罪的,而且是罪不容恕的,怎么配当大法徒呢?当法正人间时不就是淘汰吗?不想为大法说公道话,那不就配合了邪恶吗?基点都错了,怎么还是大法徒呢?

正法赋予大法徒的神圣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作为一个大法徒就是该履行自己的职责,完成大法赋予的神圣使命,为私为我的执著一定要去掉,并付之于行动,因此我乐意的接受了资料协调人的工作。开始接送资料时还是有些怕,我就想:怕也是为私为我的表现,怕吃苦怕遭受苦难,怕失去自己的利益,这个执著一定要去掉。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应当一切为了维护大法。有法在有师在怕什么,是邪恶在害怕,因为它就要彻底解体了。可这个人心时不时的还会出现。有天晚上在街上接到资料,我一回头,看见一个人正向我看,还与另一个人窃窃私语,我马上回头向另一个方向走,边走边发正念,拐弯抹角来到一个僻静的小巷,把资料交给一个同修。同修接下资料后说:“这是你的怕心促成的。不过我告诉你,如果真有问题,你这样做,不是也暴露了我吗?损失不就更大吗?以后要多学法去掉怕心,别让邪恶钻空子。”我听了很惭愧。

回家学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因为你的任何一颗心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都可能被邪恶利用,当你的念头一出来的时候,邪恶就可能给你演化出一种假象来,那时候就会造成一种干扰。”我认识到怕心是最大的人心,邪恶利用它,加强它,达到被其控制的目地,多危险啊!有了坚决去掉它的心,我不断的背法,发正念就是在一点点的清除它,心里渐渐平静了。

我文化成度不高,学法不深,在认识上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