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根本执著到底是什么?


【明慧网2006年1月26日】最近很多弟子都在讨论根本执著问题,而这个问题我已经想了很久,一直没有特别明确的思路。师父在《走向圆满》中第一次提到修炼人的根本执著问题时,我只是简单的对照了师父指出的那几种情况,然后得出结论我没有根本执著,我是师父说的真修弟子,而且还很热心的帮着其他同修找根本执著,因为师父说了:“即使这样,在众多真修弟子遭受严重困难的情况下,一再延长结束的时间,等待着这些人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因为其中有很多人是有缘人,而且是有希望圆满的。” (《走向圆满》)

然而就在此经文发表后一个多月,我被邪恶抓去非法劳教。在劳教所的高压迫害中,我很快相信了邪悟谎言,而且回来后很长时间陷在那套邪悟理论中不能自拔,还觉得自己有理。直到两年多以后,不但身心状况大不如从前,而且人类社会的现状,尤其是中国社会的可怕现状才使我开始怀疑邪悟理论的欺骗性。当然现在我已经在师尊的慈悲召唤下,回到了同化大法的行列。

我觉得在所有的迫害中,最严重的并不是被迫害致死,而是被迫害的背弃大法,或者站到了大法的对立面上去。正象一位学员说的,伪善、假理比暴力来的更邪恶,因为它更符合人的许多执著,更容易带动人的执著,从而顺水推舟的邪悟,即使自己有时也明白不对,可已被邪恶消磨掉了修炼的意志。作为修炼人,我们都知道背叛大法的后果是什么。所以我一直在苦苦思考,我究竟有什么样的大漏,让邪恶抓到了把柄让我这个自认为坚信大法的人去背叛大法呢?我一定是有什么根本执著,但那根本执著到底是什么呢?

“有人觉得大法符合自己的科学观念,有人觉得符合自己做人的道理,有人觉得符合了自己对政治的不满,有人觉得大法可以挽救人类败坏了的道德,有人觉得大法能治好自己的病,有人觉得大法与师父正派,等等等等。”(《走向圆满》)如果我的根本执著不在师父指出的那几样里,那“等等等等”中究竟还包含了多少呢?

为了找自己的根本执著,我看了很多同修的文章。好象他们有的很多根本执著我也都有,比如对个人圆满的执著,对正法时间的执著。可是,什么是我的根本执著呢?

这时看到另一个同修的文章,他提出:“修炼中不要被各种各样执著的表现所混淆,从入门时的想法入手,抓住根本执著,认清它在不同层次的表现,才能不被它所左右,才能更有效的破除旧势力的干扰,更好的证实法。”这时我突然领悟到:用人的观念去追求圆满永生不灭是执著,而且是根本的执著!

可能因为我书读的比较多,无形当中我一直在象学理论一样的学法,一直在用人的观念去修炼,所以我才会那么执著于圆满,因为想得到“奋斗”后的结果,不想这么多年一无所获;而且还想早点看到、感受到这个结果,从而产生了对时间的执著;执著于提高层次以及修炼中怕吃亏、怕吃苦也都是在用人的观念去看待高层次上的事情。其实这是在用人的观念变异、歪曲修炼,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修炼,难怪师父告诫我们“带着执著学法不是真修”!真修应该是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无条件的符合法的要求去做,并且做而不求;患得患失,权衡利弊都是人的观念。同化是彻底从内在提高自己、改变自己,而不是想靠外在环境的改变,或时间到了,或自己做了什么事而就能达到目地的。

正因为用人的观念在理解法,带着那样的根本执著,所以在劳教所的邪恶环境中我的正念就弱了,神的一面总也出不来,求师父时也是带着人心在求,最终在邪恶考验中摔了一个大跟头,教训是惨痛的。

其实去不掉人的观念,自我和私心就很难去,因为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如何维护自己,如何获取更多的,而真修者明白宇宙的真理,根本就不存在需要在个人利益和他人利益之间做出选择的问题。而如果你用人的观念理解,就容易把利益局限在人类这个空间,比如为大法付出点,做的比常人好点,就感觉自己挺高尚的,分明是在用人心衡量。如果这种人心不去,在目前证实法中就会表现出求心和私心来,如为了建立威德而做证实法的事,为了证实自己而和同修发生矛盾,怕受到迫害而盼邪党快点垮台等等。我非常喜欢有一位同修对正法的描绘:“师尊用“真善忍”造就全新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觉者,使未来的无量大穹恒古圆容不灭”。所以只有彻底摆脱人的观念,站在正法的角度考虑问题,才能成为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才会真的做好证实法的事,才配的上师父对我们的期望:“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 (《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