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阿姨”清除自己体内的党文化余毒


【明慧网2006年2月28日】前几天,读“弟子切磋”中,中学生同修的文章提到一些“同修阿姨”受后天观念影响的行为时,心中砰然,“同修阿姨”们身上的问题,我身上不但存在,而且“恶党文化”的痕迹更不容忽视。

一位同修因自己的常人丈夫不肯“三退”而着急,想着换一个外人劝可能好些,便请我帮忙劝其夫。我见到其夫后用《九评》的理说开去,他很认同。進入劝退时,我却动了一下心眼:如果用他对女儿[同修]的亲情作切入口,可能更容易达到目地。于是开始说其女儿如何如何关心老爸,是女儿嘱咐我帮劝父亲退党的云云。渲染得活灵活现。其实他女儿并没有委托过我做这件事情。虽然这位父亲是退了,也接受了我给的《九评》和一些资料,同修也很感谢我。但后来,同修告诉我,她丈夫竟然说我给的资料是乱七八糟的。给我的感觉是她丈夫对我的印象不是很好。

我联想我曾经向一个外省的官员朋友劝“三退”碰钉的事。那位朋友千里迢迢来我市,跟我讲了很多贴心话。对我很信任。我说真相她也还听得進,可她突然问起我家买房的事,问我是多少平方。我脱口回答的数字竟然凭空比我房子实际尺寸大了二十多平方。她听后很快表现出不耐烦,并且对我说的炼功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的事实表示了怀疑,最后不欢而散。

两件事情一联系我震动很大。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是那么神圣的事,怎么能给人留下这样的印象呢?

当然,同修的丈夫不会知道委托我帮劝其退党的是其妻而不是其女儿,那位外省的朋友,也不会知道我的房子实际是多大,但是为什么他们都表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反感?

过后我问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凭空把自己房子加大?这尺寸和说真相本来毫无瓜葛,可我为何却不由自主的说假话?原来我看这位朋友在常人中是特权阶层,我凭空加大房子尺寸的潜意识是想制造我在常人中地位也不比她低的感觉。我终于明白,讲真相、救度众生,众生明白的一面是不会反感的,是我在做事的过程中夹杂着的那些不真、不纯的因素,让众生微观中等待得救的那一面察觉到了。

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表面上是人对人做工作,在另外空间,发出的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巨大能量场,这个场越慈悲,越纯正,就越能打進众生先天明白的一面,使其突破后天被邪恶蒙蔽的一面,返出先天的本性。如果我们为了达到目地,用夹杂着种种不纯的心态与手段来做,那么发出的场必定不能完全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没有同化、甚至背离的那部份,就必定会被宇宙真、善、忍特性所制约。这就是明明在做神圣的事,却达不到效果,还反而给人不好印象的原因之一。

我们这些“同修阿姨”年龄段的人,泡在恶党的宣扬中,从小饱受恶党洗脑,邪恶的党文化已经侵蚀我们整整一代人的灵魂,给我们的道德、人格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稍不留神,早年被灌输的恶党文化就马上乘虚而入。如以上的例子,我在做如此神圣的事情中竟然走了党文化中“不问过程、只求结果[猫论]、为达目地不择手段”的路,玩弄了虚假、浮夸的手段,这正是隐藏在体内间隔里的恶党文化病毒的发作!希望“同修阿姨”年龄段的同修,多读《九评》,清查自己体内的恶党文化余毒,更重要的是静心学法,用大法洗净我们身上的一切余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